《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子看了看我,说:“你闭嘴。”
  贺兰婷骂他道:“你闭嘴!”
  男子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拿起水杯,直接泼他脸上,他一下子上半身湿了,脸上都是水,跳了起来,擦着。

  贺兰婷对我说道:“还不走?”
  我说:“还没上菜啊?”
  贺兰婷说:“换个地方吃。饿不死你。”
  我急忙跟着她出去。
  我问道:“就这么走了啊。”
  贺兰婷说:“你想留你留。”

  我说:“这么对那个男人也太过分了啊。”
  贺兰婷说:“让他嘴欠抽。”
  我说:“泼水也过分了些。”
  贺兰婷说:“只有这样,才让他知难而退,别来烦我。”
  我说:“别这样嘛表姐,其实我觉得他还挺不错,真的,高大威猛,看起来也挺有钱的。从任何方面看,外表什么的,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贺兰婷说:“住嘴。你喜欢他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你去和他谈啊,我觉得你和他更般配。”
  我说:“好吧。我只是提一个建议,要不要那么发大火啊。你这样子,真的嫁不出去啊,也许给人家一点机会,说不定换来一段美好姻缘不一定,别轻易错过啊。”
  贺兰婷瞪着我:“闭嘴!”
  上车了后,我说:“我真的好饿了啊。”

  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是她妈妈打来的。
  她接了,手机连着车上的车载电话。
  她妈妈说道:“婷婷,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贺兰婷说道:“我就这样。”
  好任性。
  贺兰婷妈妈说道:“婷婷啊,妈妈也说你啊,你是不愁嫁的,可你是个女孩子啊,年纪这样也不小了,就女孩子这个年龄呀。你不是男的,你不用挣那么多钱那么忙的。人家家里有钱。”
  贺兰婷说道:“我自己有钱,我想买的东西我买得起,我就是富婆,我不需要靠人家家里。”
  贺兰婷妈妈说道:“那你也考虑考虑人家啊,他比你找的都强好多啊。”
  贺兰婷说:“他强关我什么事,我不喜欢。”
  贺兰婷妈妈说:“那你喜欢那小子?”
  贺兰婷看看我,然后鄙夷的瞥了一下,说:“是,非常喜欢,非他不嫁。”
  哎呀听得我心里好暖和啊,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就是很舒服啊。
  贺兰婷妈妈说道:“婷婷,这古代人都是知道嫁人要嫁门当户对。”
  贺兰婷说道:“古代人定的规矩,就让古代人去遵守吧。”
  贺兰婷妈妈说:“那现在很多人家也是这么样子,门当户对啊。”
  贺兰婷说:“人家是别人的家,不是我。”
  贺兰婷妈妈说:“你是要活活气死我吗,跟你说话,你都不尊敬我,我是你妈妈!”

  贺兰婷说:“不尊敬你早就挂电话了,还跟你说?你尊敬我了吗?是不是生了我养大了,就可以做主了我所有的人生,包括我的婚姻?”
  贺兰婷妈妈说:“其他的我不管,但是这次,我必须管了,你说你看上的那个小子,你真的是瞎了眼了,他不适合你的!他不能给你带来幸福的。”
  贺兰婷说:“然后呢。”
  贺兰婷妈妈说:“然后什么然后,然后你就不幸福,每天不快乐。”
  贺兰婷学我说话呢,然后呢。
  贺兰婷说:“然后呢。”
  贺兰婷妈妈说道:“我看着你每天不快乐,我也不快乐啊。”
  贺兰婷说:“然后呢。”

  贺兰婷妈妈说:“你是要气死我吗!”
  贺兰婷说:“你这不没死呢。哪有那么容易死。”
  贺兰婷妈妈气得大口呼吸:“你!你!总之,我不许你和那个小子!”
  贺兰婷对我说:“跟我妈妈说句话。”
  我长大嘴巴,惊讶,小声道:“啊?跟你妈妈说什么?”
  贺兰婷说:“说什么都行,快说!”
  我挥挥手,说:“咳咳,阿姨你好啊,我是张帆,我是你说的那个小子。我现在和贺兰婷在一起,我们现在去吃饭,你吃过饭了吗。”
  贺兰婷妈妈说:“你,你?婷婷,你让他听我们说话?”
  贺兰婷说:“全都听见了,没事的,他没你那么容易死。”

  贺兰婷妈妈骂道:“你怎么说话呢你!你,你反了啊,天呐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啊。”
  我也说道:“话说,你这么跟你妈妈说话,唉,真不太好。”
  贺兰婷说瞪着我:“要你教我吗?”
  我说:“你这都不尊重长辈了啊。”
  贺兰婷说:“关你什么事呢?”

  我说:“她好歹也是我以后的妈妈,丈母娘!岳母。你这么骂她,就关我事。”
  贺兰婷妈妈都要哭了:“丈母娘?我怎么会有这么个女儿啊!”
  贺兰婷挂断了电话:“烦。”
  我说道:“你这跟你妈妈也真的不太尊重了,你真要气死她呢。”
  贺兰婷说:“哦。”
  她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说:“她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贺兰婷指着我:“别口口声声她死了死了的,你死了她都不会死,我警告你,你再说一次。”
  她伸手拿防狼喷雾。
  我急忙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和这女人沾边,准没好处。
  谁他妈以后娶了她,谁真他妈倒霉啊。
  我靠,都开了半个钟,去哪里吃啊。
  我开口要问,她以为我又要数落她,直接按了防狼喷雾,我靠,幸好我直接一挡住了脸转头过来。
  然后,满车刺鼻的味道,她靠边停在路旁,两人爬下车,咳嗽着,太呛人了。
  那玩意如果喷到眼睛,不瞎都哭死了。
  我骂道:“妈的你又于心何忍那么对我,你还真下得了手。你妈妈这么骂你,难道你也用这个喷她不行?我不就是想问你开去哪里,我都饿死了!”
  贺兰婷说:“你给我滚!”

  我说:“喂,先带我去找吃的啊。”
  她上了车,我没上车,这边门都没锁,她直接踩油门走了几十米,然后车子好像因为门没关踩油门不起来,她停车把这边副驾驶座的门关好,然后开走了车子。
  我靠,有什么了不起的,滚就滚呗。
  什么暴脾气啊,就许你骂人,我说你两句,直接都把我扔路上,每次都这样。
  走了一段路,麻辣烫,好吧,就麻辣烫了。

  吃了一餐麻辣烫,然后打的回去。
  应贺兰婷的指示,关了高丽禁闭,饿了两天。
  只给水喝。
  当第三天把她押到我们面前,高丽已经饿的走不了路了。
  这是多么的折磨,对这种牛人,就该搓搓她的锐气,让她知道,这里是监狱,是来坐牢的,不是来旅游的。
  贺兰婷看了看她,说道:“放出来。”
  我说:“好。”
  贺兰婷说:“给她拿吃的,别饿死了。”
  给了高丽拿吃的,她倒也没有狼吞虎咽,拿着勺子,慢慢的舀着吃。
  贺兰婷满意的回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