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5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雨听说是马娇,阴沉的脸立即换了颜色。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女校医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和小雨,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小年轻怎么全是妻管严。不但是妻管严,还是闺蜜严!”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女校医,心中暗想这个女校医怎么说话呢!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为什么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我反驳道:“我愿意!更何况,我那是喜欢我女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谁能管得了我!”
  我大大咧咧地向椅子上坐去。
  可是因为头晕,我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差点摔倒。
  幸亏小雨在旁边拉住了我,并将我抱住了。
  靠在小雨的怀里,我既好笑又感动。好笑的是我堂堂男子汉居然需要小雨扶,感动的是小雨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女校医抓住我胳膊,嘲讽地说:“别说大话了!说说吧!到底怎么了?”
  我将我的病症和女校医说了。
  女校医想了想说:“我给你打一针吧!”
  女校医转过头从药柜里面拿出几瓶针剂和一个一次性针头。
  做完准备后,女校医对小雨说:“来,你帮帮忙,帮我把他扶到床上。他头晕不能站着打!”
  小雨点了点头,和女校医将我扶到了床上。
  “你出去吧!我给他打针!”女校医示意小雨出去。
  小雨转过身离开了医务室。
  女校医笑眯眯地说:“脱了!”
  我“哦”了一声,开始解腰带。
  我一边解腰带一边想,女校医不会报复我吧!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怀好意。
  女校医按住我的屁股,拿出针扎了进去,那种感觉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
  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女校医收起针头,“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我:“好了!”
  我没有想到女校医并没有报复我。
  我还以为她要狠狠地扎我,吓得我刚才紧张无比。

  女校医将针管扔进垃圾桶,调侃地说:“你们这帮愣头小子,天天就知道打架。”
  其实我也不想打架,但是有时候是迫不得已。
  我没有回答女校医的话,躺在床上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
  不一会儿,小雨进来了。
  小雨询问了一下情况,准备带我走。

  女校医建议我躺在床上再休息一会儿。
  在床上躺了大概十几分钟后,女校医说:“差不多了,你们走吧!”
  在小雨的搀扶下,我离开了医务室。
  回到教室,里面已经在上课了,我不好意思敲门,准备到操场再去转一圈。

  小雨看到我没有进教室,她也没有敲她们班级的门,走过来问我:“为什么不进去?”
  我摇了摇头说:“不想进去。”
  小雨说:“张楠,那我陪你走走吧!”
  我不想耽误小雨学习,敲响了班级的门,走进去上课。
  小雨见我进了班里面,她也回了她们班。
  这节课上的是英语课,英语老师踩着高跟鞋,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语法和词汇,对我的迟到视若无睹。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坐在座位上假装看书。
  潇婧琪用胳膊捅了捅我:“你和小雨是什么关系?”
  女人天生就是八卦,总喜欢问这问那。
  我将我和小雨的关系告诉了潇婧琪,但是潇婧琪不相信,非要说我和小雨的关系不一般,还说小雨已经喜欢上我了,只不过她不知道。而且我对小雨也有好感,只不过把自己的感情藏起来了。

  紧接着,潇婧琪又问了我一大堆男男女女的问题。
  我不回答吧!显得我不够哥们义气。
  我回答吧!实在觉得无聊透顶。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我一溜烟跑出了教室。
  上课了我也没有回去,干脆直接回家了,反正再有一节课就下学了。
  上课期间,我们学校门是关闭的,不能从校门出去。
  我只好爬墙回家。
  爬上近三米高的墙,我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差点从墙头上掉下去。
  我这时才想起来我脑震荡还没有好。
  我不敢随便动,趴在墙上紧紧地抱住墙头,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恢复了。
  就在我准备从墙头上爬下去的时候,墙里面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果然是鸡鸣狗盗之徒,不走大门却翻墙。你等着吧,你的视频我已经拍下了,明天我会送去教务处的!“
  我顺着声音望去,居然是贺树海这个人渣。
  贺树海拿着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迈着八字步得意洋洋地走了。
  我朝贺树海吐了一口口水,在心里面大声骂起来,你个人渣,你还拍老子的视频,老子明天把你的视频拍下来送给丨警丨察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不让我过初一,我他吗的就不让你过十五。
  贺树海听到我吐口水转过头哈哈大笑起来:“张楠,你就等着教务处的处分吧!”
  说罢,贺树海更加狂妄地哈哈大笑起来。
  我窝了一肚子火,可是却无处发泄。
  我慢慢地从墙头上爬下来,回到沈蕊的家门前。
  打开门后,我听到卧室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和那些片子里面的声音十分相似。
  我在心中暗想,不会是沈蕊把其他男人带回来了吧!
  我转过身准备走,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又忍不住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当我透过卧室的门缝向里面看去的时候,我惊呆了。
  卧室里面只有沈蕊一个人,根本没有什么男人。
  沈蕊之所以发出那些奇怪的声音,是因为她拿出了那些她收藏的器具。
  那些种类繁多的器具,一件一件地摆在沈蕊的面前。
  沈蕊用完这个用那个。
  我没有想到沈蕊爱好这一口。
  沈蕊虽然说不像某些富婆那样有钱,但是想包养个小年轻富富有余,不至于这么做吧!
  更何况沈蕊现在才三十岁,正是一朵花的年纪,追她的人一抓一大把,不用钱也能解决问题,根本没有必要用器具解决自己的需要。
  我慢慢地向后退去,准备关上门离开。
  就在我刚刚退了几步的时候,我的腿不小心撞到了茶几上,发出了“呲呲”的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

  “谁?”沈蕊在卧室里面说。
  我在心中大喊倒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谁?”沈蕊一边大声喊,一边收拾床上的东西。
  卧室里面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不想让沈蕊担心受怕,赶快回答:“干妈,是我!小楠!”
  听到我的话,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停下了,沈蕊没好气地说:“小楠,你怎么搞的?回家怎么就像鬼子进村,蹑手蹑脚的!”
  日期:2016-06-0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