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4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楠哥,其实我不是胆小!我是没有靠山!你如果收了我,我以后肯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呆瓜在我身后说。
  我笑了笑,就当听了一句笑话。
  和潇婧琪逛了一会儿,我们回了教学楼,继续靠在教室的墙上站着。

  大约二十分钟后,下课了。
  贺树海从班里面走出,看都没有看我和潇婧琪一眼。
  我和潇婧琪也懒得搭理贺树海,假装没有看见他。
  等贺树海走远后,潇婧琪用胳膊撞了撞我:“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准备回教室。
  “张楠,你给我过来!”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们班出来了。
  我转过头,看到小雨面罩寒霜,十分不爽地看着我和潇婧琪。

  我忍不住笑起来,小雨肯定是以为我和潇婧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走到小雨面前。
  小雨当即劈头盖脸地问我:“张楠,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怎么?想见异思迁!”
  我立即摆手,调侃地说:“小雨,我即便见异思迁也只会迁到你身上!”
  听了我的话,小雨的脸立即绯红一片。
  我这才想起来,我和小雨在城市大酒店的时候似乎有点那个。
  小雨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告诉你,你想歪了,我和马娇可是亲闺蜜!对了,马娇来短信了!”
  听说马娇来短信了,我激动无比,一把抓住小雨的手:“真的?她说什么了?”
  小雨被我抓疼了,一把甩开我的手,没好气地说:“张楠,你捏疼我了!”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嘿嘿干笑起来。
  我刚才的确用力太猛,小雨的手现在还有些泛白。
  我拿起小雨的手,在上面吹了吹,眨了眨眼睛说:“不疼了吧!”
  小雨的脸更红了,她抽回手,有些幽怨地说:“张楠,你别这样,让别人看到咱们这样,还以为咱们正在交往呢!而且极易让马娇产生误会!我们可是闺蜜!”

  我拍了拍小雨的肩膀,调侃地说:“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脸怎么那么红?”
  “呸呸呸!”小雨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喜欢你个小痞子!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小雨一边说着,还一边推了我一把。
  我凑到小雨面前:“好了,不逗你了!马娇短信上说什么了?”
  小雨将马娇周五下学后约我去公园的事情告诉了我。
  听说周五放学就可以和马娇见面,我立即攥紧了双手。
  今天是周三,再有两天就可以见到马娇了,我真想仰天大笑。
  不过紧接着我又想到,我要和潇婧琪去拍贺树海的罪证。如果我和马娇见面,罪证肯定就没法拍了。

  我激动的心情顿时又黯淡下来。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真是闹心。
  小雨见我脸色不对,关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你的伤势复发了?”
  我沮丧地摇了摇头,将我和潇婧琪约定的事情告诉了小雨。
  小雨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还有这样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
  小雨转了转眼珠子:“我也要加入!”
  “你?”我指着小雨说。
  “对啊!我为什么不能加入啊?”小雨看着我,眼神清澈而明净。
  我想了想说:“那马娇的事情……”

  小雨拍了拍我的肩膀,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说:“你放心,我帮你搞定,而且肯定让你们在周五晚上能见面!”
  小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谁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我就要兼得!
  我不由向贺树海的办公室望去,在心里面暗想,贺树海啊贺树海,对于你这样的恶人,不是上天不报,是时辰未到。你等着,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辛勤园丁,监狱的大门已经向你敞开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我立即伸出左手扶住墙,伸出右手捂住了额头。
  小雨看到我神情不对,关心地问:“张楠,你怎么了?”
  小雨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看看我是不是发烧了。
  我靠在墙上,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上次我和马娇被韩磊关进车库,我不但被打的肺部破裂,还被打成了脑震荡。
  脑震荡这个病需要好好的调理,否则一旦上火就极易引起脑膜炎。
  “那到底是怎么了?”小雨一把扶住了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

  看到小雨这么关心我,我心里面一阵感动。
  从小到大,除了沈蕊因为我发高烧给我量过体温外,就连我该死的爸、混蛋的妈也没有帮我量过体温。
  我记得我舅舅曾经和我开玩笑,我两岁的时候得了肺炎,十多天没有人管,整天趴在地上。
  后来我舅舅看不下去了,带着我去了医院。
  大夫说再晚送去半个小时我就挂了,因为我的肺部因为得了肺炎已经脏器衰竭。
  我没有想到,除了沈蕊,现在小雨也这么关心我。
  我的心暖暖的,那种感觉很温暖,似乎能融化掉我小时候所有悲惨的回忆。
  我说:“小雨,你对我真好!”
  小雨的脸上升起两朵羞涩的红晕,她看到我有力气说话,一把推开了我,不过她还是关心地问:“你到底怎么了?人家真的很担心!”
  我苦笑起来:“我有点头晕!刚才差点摔倒!”
  “啊!真的!”小雨又赶快扶住我,脸上吓得一片铁青,刚才羞涩的红晕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我点了点头。
  小雨想了想说:“张楠,我扶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同意小雨的想法,我现在实在是晕的厉害。
  小雨抱住我胳膊,扶着我向教学楼外面走去。

  走路的时候,我的胳膊一不小心就会蹭到小雨前面。
  小雨前面充满了弹性,弄得我一阵心猿意马。
  在青城大酒店的时候,我就通过小雨的领口看到过里面,当时我就心跳加速。
  小雨因为关心我,全然没有注意到,依旧紧紧地扶着我。
  不一会儿,我们走出了教学楼,来到了医务室外。
  不知不觉中,我下面已经澎湃起来了。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进医务室了,可是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为了避免尴尬,我弯了弯腰,往后撅了撅屁股,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尴尬。
  推开门进了医务室,女校医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后就笑起来:“哎呦!是你!”
  想起上次弄脏了大夫的床单褥子,还弄脏了衣服,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
  女校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下移。
  我立即夹紧腿,生怕女校医看出什么。
  女校医玩味地笑了笑。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我的一举一动根本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

  小雨看到我和女校医好像挺熟,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你们认识?”
  我点了点头:“认识!”
  女校医看了一眼小雨,调侃地对我说:“哎呀!想不到你还是个‘半月谈’啊!刚过了半个月就换女朋友了?”
  小雨被说的面色潮红,赶快解释起来:“我不是他女朋友!”
  紧接着,小雨轻“咦”出声,既疑惑又生气地说:“张楠,什么情况?难道你背着我们家马娇在外面偷食?”
  我赶快解释,上次陪我来的人是马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