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3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想到贺树海这么龌蹉,居然在全班同学面前这么说我们。
  先不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就是我们做了不文明的事情,你贺树海身为老师,也不能这样说。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攥紧了拳头。
  潇婧琪立即拉了拉我的手,让我坐下。

  “怎么?不服气?有本事你打我啊!你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干妈吗?”贺树海皮笑肉不笑地说。
  贺树海不但侮辱我,居然还侮辱沈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我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慢慢地坐下,在心里面说,贺树海,咱们周五见。
  “谁让你坐下了?给我滚出去!”贺树海指着我冷冷地说。
  我被气得七窍生烟,就差火山爆发了。
  潇婧琪踢了踢我的脚,让我不要发火。
  我强忍下满腔的怒气,向教室外面走去。
  “还有你!也给我滚出去!”贺树海指着潇婧琪说。
  潇婧琪站起来,跟在我身后,和我一起走出了教室。
  在走出教室门的那一刻,贺树海讥讽地说:“不学无术,迟早有一天要蹲监狱!”
  我在心里面冷笑起来,贺树海,你这个人渣,你等着吧!蹲监狱的是你,而不是我。
  走出教室,我和潇婧琪靠在了教室的墙上,这让我想起了半个月前我和马娇靠在教室墙上的一幕。
  可惜啊!马娇转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

  潇婧琪说:“张楠,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说!”
  我说:“你说!”
  “你是不是真的被一个老女人包养了?”潇婧琪小心翼翼地问,眼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潇婧琪从同学变成了哥们关系,我真想给潇婧琪一个大耳光。
  这个问题现在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
  不过潇婧琪当着我的面问,说明她把我当成了哥们,否则她不会这么问。
  我没好气地说:“你说呢!”
  我转过身向楼梯走去,我想下楼去散散心。
  “喂!喂喂!你干什么去?不会是生气了吧!”潇婧琪快走了两步追上来。

  我一边走一边说:“生个毛啊!我还没有那么小气。我只不过想下楼去散散心!”
  潇婧琪“哦”了一声:“你下楼不怕贺树海看见吗?”
  我冷笑起来:“贺树海巴不得我滚得越远越好,他怎么可能在乎我!”
  潇婧琪点了点头说:“也对啊!估计我也是!嘻嘻!”

  我和潇婧琪走下楼,看到七八个男生围着一个男生。
  这七八个男生的带头人是旺哥,被围住的男生居然是呆瓜。
  呆瓜蜷缩在墙角,一动不敢动,就像个榆木疙瘩。
  旺哥手里面拿着一次性打火机,一边打着打火机一边说:“哥今天心情不好,特别想吃猪蹄。呆瓜,我看你的猪爪就不错!来来来,让哥烤了吧!”
  旺哥说罢抓起了呆瓜的手。
  呆瓜不敢动,低着头站在那里,就像一个傻瓜。
  旺哥“砰”的一声打着打火机,烧呆瓜的手。
  呆瓜被烧的立即缩回了手。

  “哎呀!敢往回缩手!你不想让哥吃猪爪了?”旺哥抡起胳膊扇了呆瓜一个耳光。
  旺哥身边的几个学生立即扑上去,对呆瓜一阵拳打脚踢。
  呆瓜就像木头桩子似得站在原地不敢动。
  打了一会儿,旺哥说:“兄弟们,不要打了!哥继续给你们烤猪蹄!”
  人们都散开了。
  旺哥拿起呆瓜的手,似笑非笑地对周边的同学说:“呆瓜这次如果还敢往回缩手!你们就扒了他裤子,让他去操场澎湃一下!”

  “好!”
  “好!”
  “好!”
  周边的同学们不但没有一个怜悯呆瓜的,还纷纷叫好。似乎呆瓜越痛苦,他们就越高兴。

  潇婧琪叹了口气说:“呆瓜真可怜,上了三年学,被欺负了三年。”
  我看到呆瓜这样也觉得特别可怜,可是这和呆瓜太窝囊也有关。
  如果我是呆瓜,有人这么长年累月的欺负我,我绝对会和他同归于尽,甚至灭他全家。
  “我们走吧!”潇婧琪叹了口气说。
  “我去!你居然还敢躲!找死啊!”旺哥抡起胳膊狠狠地扇了呆瓜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的力道太大了,那清脆的响声响彻四周。
  呆瓜捂住脸吓得靠在墙上,手都在抖。

  “给我扒光了他!”旺哥大声地咆哮起来。
  同学们一拥而上,一边对呆瓜拳打脚踢,一边扒呆瓜的衣服。
  我原本是要走的,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不可能为了呆瓜去得罪旺哥。
  之前我扇旺哥三个耳光,虽然也有看不惯他为人的原因,但是大部分是因为旺哥初一的时候扇过我耳光。
  我走到旺哥他们背后,指着旺哥他们说:“你们干什么呢?”
  旺哥转过头愤怒地向我看来,可是当旺哥发现是我后,一脸的愤怒立即换成了笑容。
  “哎呀!是楠哥啊!楠哥,您没有去上课啊!”旺哥走到我身边,低头哈腰地说,似乎和我非常非常熟。

  其实就在二十多分钟前,我还刚刚扇了旺哥三个大耳光。
  其他同学看到我,也立即停下手,十分拘禁地站在一边。
  我指着呆瓜说:“别打他了!他挺可怜的!”
  说到“可怜”两个字,我突然间有些心酸。

  其实我也很可怜。
  从小爹不亲,娘不爱,好不容易有个舅舅对我好还被抓进了监狱。
  如果我不是遇到了沈蕊,一旦我的身世被学校的其他同学知道,我的下场与呆瓜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天天被人嘲讽被人欺负。
  旺哥点了点头:“行!既然楠哥这么说,我肯定听楠哥的!”
  旺哥一招手:“兄弟们,我们走!到前面的操场活动活动去!”
  一群人跟着旺哥飞快地从我身边走过,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特别是旺哥,跑的最快。

  我估计旺哥怕我收拾他,所以跑的最快。
  我转过头,对潇婧琪说:“我们走吧!”
  潇婧琪点了点头。
  可是就在潇婧琪刚准备转过身走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左手捂住了嘴,伸出右手指着我身后。
  我十分好奇,这是怎么了?
  我转过身向我身后望去。
  呆瓜不知道什么时候跪在了我面前。
  “你……你这是……”我心中诧异不已,不知道呆瓜这是要干什么?谢谢我帮了他吗?
  “楠哥!我想跟着你!求求你收了我吧!”呆瓜不敢抬头,低着头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呆瓜既木纳又胆小,还跟着我,我怎么可能要这样的小弟。

  我说:“呆瓜,还是算了,你既不敢下手胆子又小,不适合跟着我。不过,如果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来找我!我帮你摆平!”
  看在呆瓜这么认可我的份上,我准备以后帮一帮他。
  “楠哥,我真的很想跟你!”呆瓜低着头,坚持说。
  我没有再理呆瓜,转过身和潇婧琪走了。
  谁如果收呆瓜这样的小弟,肯定会被人笑死,我可不想被别人指指点点。

  我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人在背后指点,那种感觉真他吗的不好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