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3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帮我催催娇娇,这段时间都是她在陪我,我习惯了,换个人我不适应"  。何晴面无表情的对赵庆虎说道。
  "换个人不行吗?她一个小姑娘也没有伺候过孕妇,要不然我们找几个有经验的月嫂怎么样?"
  "不行,我只要徐娇娇来伺候我"。何晴固执的说道。
  其实赵庆虎也不愿意让徐娇娇来,原因就是徐娇娇这个女孩太聪明,而且还是何晴的闺蜜,赵庆虎很怕这个女孩和何晴之间有什么密谋,有倒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赵庆虎不愿意用徐娇娇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一直都自称是丁长生的女朋友,而丁长生又是赵庆虎不愿意惹的人,而且这个家伙好像是油盐不进,自己送给他的糖衣炮弹,糖衣倒是留下了,可是炮弹却给打回来了。
  "好好,我安排她回来,唉,你不要生气,孕妇是不能生气的,你休息吧我走了"。赵庆虎无奈的摇摇头出去了。

  看着赵庆虎的背影,何晴的银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恨不得从背后一刀插进这个毁了自己一辈子的混蛋的后心。
  现在徐娇娇最怕的就是接到何红安的电话,一来是因为自己办了一宗违反规定的业务,二来是因为只要接到何红安的电话,那就是再次让她回卫皇庄园去伺候何晴。
  所以徐娇娇接到何红安的电话后,马上就打给了丁长生,满以为丁长生会不同意她去,现在自己也将有钱了,所以自己可以对何红安说不了,可是没想到丁长生居然说明天他会去送她,气的徐娇娇在电话里就和丁长生吵了起来。
  "你还当我是不是你女朋友啊,你怎么会把我往火坑里送啊?"徐娇娇在电话里叫道。

  丁长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因为他此时正在从江都赶回湖州,而且车上还坐着蒋玉蝶,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所以只能好言相劝,说到了湖州就去找她,稍安勿躁,可是徐娇娇现在自诩为丁长生的女朋友,脾气大得很,而且她一直都住在湖天一色的别墅里,生活这么惬意,吃喝不要钱,而且拿着那张卡到度假村的各个地方消费都是免费的,这是湖天一色给丁长生的面子,可是现在被徐娇娇用的是淋漓尽致。

  "我现在往回赶呢,回去我再找你吧,我现在开车呢,待会回去打给你"  。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好啊你丁长生,你居然敢挂我电话,你等着"。徐娇娇生气的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
  蒋玉蝶看着丁长生一脸无奈的样子,而且刚才也听到了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要是不问,就显得自己很假,但是一开口就觉得不舒服,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吃醋了,这个男人一个小时前还在和自己一起滚床单,现在却又好言好语的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调情,自己难道真的有那么大度?
  "女朋友啊?"蒋玉蝶终于没忍住,问道。

  "嗯,算是吧"。丁长生也不想隐瞒,既然和蒋玉蝶就是这种超越了朋友但是却不能达成情人的关系,那么隐瞒就显得自己不真实,对待这样的事上还是实实在在好,好则交往,不好则一拍两散,没有责任承担的心里压力。
  "吵架了?"蒋玉蝶又问道。
  "嗯,经常的事,吵架也是一种交流方式嘛"。丁长生自嘲道。
  "但是总吵架也不是好事,伤感情"。蒋玉蝶说道。
  "嗯,凡事总会有个过程吧"。丁长生自我安慰道,这个徐娇娇和其他任何的女人都不一样,是目前丁长生遇到的最难搞的一个,连凌杉都没有这么难搞,有时候他在想,可能这才是正常的男女关系,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感情都太容易了,那些女人都太好了,徐娇娇才是一个比较普遍的女人,
  "湖州的?"蒋玉蝶问道。
  "嗯,本地的,一个银行职员,唉,没想到这么难搞,看来我这次是失手了"。丁长生笑道。
  "看你说的,好像自己是一个花丛老手似得,不过,你确实是,这次算是看走眼了吧"。
  "有点,不过我可以搞定"。丁长生自信心瞬间又回来了。
  "哪天介绍我认识吧,我帮你搞定"。蒋玉蝶热心道,因为她明白,作为一个女人,讨好男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也包括容忍自己男人那些红颜知己。 
  邸坤成下班后就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等到晚饭时,他老婆甄绿竹推开门差点没有熏出去,用手不听的扇,咳嗽了一会赶紧进去打开了窗户。  (.
  "你这是干什么,想自杀啊?"甄绿竹嗔怪的问道。
  "哎呀,我在想事呢,你进来干什么?"邸坤成说道。
  "吸烟就能想事啊,该吃饭了,走吧,边吃边想"。
  "嗯,好吧,对了,老书记给我的那两瓶好酒还有吧"。邸坤成想了想,将烟蒂摁在了烟灰缸里问道。

  "有啊,怎么,想喝点?"
  "不是,你给我找出来,我今晚去串个门"。
  "串门?去谁那里?"甄绿竹一愣问道,好像在湖州能让自己老公揣着两瓶好酒串门的还没几个人吧。
  "去南下书记家里坐坐"。邸坤成瓮声瓮气的说道。

  "哎呦,想通了?"甄绿竹半是开玩笑半是嘲笑的问道。
  "你一个娘们懂什么呀,快去准备吧,吃完饭你和我一起去,我自己一个人有点不好说话"。邸坤成说道。
  甄绿竹没再说话,她知道自己老公那是顶顶要面子的一个人,从毕业开始就跟着老书记安如山,那是半辈子都是受人仰慕的主,现在到了地方,却屡屡不顺,自己也是很担心他心理别再憋出毛病来  。
  司南下绝对想不到邸坤成会登门,一时间都忘了泡茶了,好在是司嘉仪在家里,还是比较机警的,不一会就将功夫茶泡好了,司嘉仪也知道,邸坤成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事要和父亲谈,而甄绿竹跟着来不过是为了面子,绝不是来听事的,于是将甄绿竹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人谈女人的那些事去了。 
  "南下同志,我们好像还真是没这样面对面的谈过事吧"。虽然邸坤成是客人,但是他却反客为主,抢着拿过去功夫茶的茶壶,给司南下倒了第一杯茶。
  "我来我来,坤成啊,我是辜负了安书记的希望啊,说实话,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啊,我也没想到安书记会走的这么急,但是湖州这个情况,要是你和我联系在一起,估计省里也不会愿意了"。司南下倒是没搭理邸坤成的话,抢先做了自我检讨。
  "南下书记,我怎么不理解你的苦衷呢,唉,我还是缺少基层工作的经验,这段时间我也考虑了很多,如果湖州再这么内耗下去,恐怕我们都没法交差啊"。

  "嗯,我想,石书记也会这么想,对了,我听说那个px项目好像有眉目了?"司南下的消息丝毫不比邸坤成少,毕竟他是在市委办公,所以市委大院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还是能及时得到消息的,比如石爱国会见秦振邦的事,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比邸坤成知道的要早得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