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回到乡里的时候,冯志国等一行刚刚离去,楚天齐暗暗庆幸今天去了县里。否则,还得随队慰问,到时,他看冯志国别扭,也肯定会给冯志国添堵。
  楚天齐不敢怠慢,转天,立刻马不停蹄到学校检查,查漏补缺。十多天的时间里,他和乡总校校长张晓峰,把全乡所有的学校都跑了一遍。虽然之前做了很多工作,但在实际检查中仍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他们及时处理了一些问题,对实在不能解决的也进行了合理隐密规避。这些事情看起来不大,但要是正好被验收组看到,可能就会影响整个验收工作。经过这么一处理,楚天齐和张晓峰心里都踏实了不少。他们力求以能做到的最好状态,迎接验收组验收。

  在各级政府与当地群众共同努力下,抗灾救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果,灾后重建和生产工作很快步入了正轨。尤其是青牛峪的一些前瞻性工作,在大灾来临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就拿菜地里修建的泄洪和抗旱引水渠来说,及时把洪水排出,有效疏通了水中的泥沙和杂质,对蔬菜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既使有很少影响的,经过及时处理,也把影响降到了微乎其微。还有其它的一些措施,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些措施的直接促成者和领导者就是楚天齐。

  其它乡镇和青牛峪相比,不是没有措施,就是措施不全,或者是措施实施不得力,因而多遭受了很大损失。
  普及义务教育、蔬菜销售、抗灾救灾、招商引资的事,让楚天齐忙的不亦乐乎。平时在乡里的时候都很少,不是去村里,就是到县里,也或者到外地。
  工作充实,填补了因被宁俊琦冷淡的空虚。同时,经过这十多天,他也想通了,他认为:其实那天发生的事可以说是一种误会。因为他们之前确实互有好感,关系也在一直向前发展,只是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那天忽然发生的事,让二人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亲吻,当时二人也觉得很自然,都面对了这个现实。晚上,当宁俊琦一个人仔细想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件事情的突然,也才觉得不好接受,所以她哭了,把眼睛都哭肿了。

  对于宁俊琦对自己的冷淡,楚天齐没有一点怨言,相反,他觉得是自己的一时冲动,让她受到了伤害。他感到内疚和深深的自责,尤其是看到宁俊琦日渐消瘦的身影,他的这种负罪感更重。于是,他就用工作麻丨醉丨自己。他告诫自己: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无论感情出现怎样的波澜,生活还得继续。他也期盼她能想得通。
  在这暴雨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每个人忙的忙、闲的闲,忙的内容和忙的程度也不尽相同。但大家也都有着或多或少、这样那样的烦恼,蒋野这些天就一直烦恼不已。这不,他又自己喝上闷酒了。
  首先是对于抗洪工作分工安排不满。一开始,把他分到和黄敬祖一组时,他高兴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他认为这是极大的荣耀,是黄敬祖对他的眷顾。黄敬祖是谁?是青牛峪乡的丨党丨委书记,说的不客气一点儿,就相当于全乡的土皇帝。蒋野认为,虽然宁俊琦、楚天齐等现在跳的欢,但如果黄敬祖要收拾他们的话,还是易如反掌。黄敬祖能让自己和他一组,就是在故意抬高自己,这还不羡煞众人。

  虽然黄敬祖和蒋野一组,但黄敬祖经常不在,他这个副组长就相当于别的组正组长,这又让他觉得高人一等,在人前也不免得瑟一番。
  可是时间一长,他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在乡里开会时,乡长直接把一组的任务都压到了自己头上,让自己倍感压力颇大。在去村里时,十回有九回半是给村民处理问题,又回回都有村民不满意,甚至大吵大闹。
  面对农民的诘难,可他又没法明确答复,因为农民提出的问题基本都涉及农业或是扶贫的事,这两项工作归楚天齐和郝晓燕分管。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权利,却要替他们擦屁*股,往往擦不尽,还要弄自己一手屎。回头向书记和乡长汇报时,又往往会被批评“工作不力”。对于和黄敬祖分到一组的事,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还有一件事,也让他愤愤不平。书记和乡长答应表彰的事,到现在没了下文,肯定是黄了。为此,他在八月初的时候,曾以让乡长帮忙斧正发言稿的名义,去找过宁俊琦,可宁俊琦告诉他“书记暂时让把这件事放一放”。蒋野当时还以为,这是宁俊琦在以黄敬祖搪塞自己。
  于是,蒋野瞅准黄敬祖在办公室的机会,直接上门去求证了。得到的答复,和宁俊琦讲的一般无二,还说是为自己好。他当时很不客气的质问了一句“为什么”,结果却换来黄敬祖的一顿臭骂,说自己不识好歹,轻重不分,简直就是“棺材里挠痒痒—不知死活”。
  蒋野当时真想破口大骂:你黄敬祖凶什么凶,胡三就是你的小舅子,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还吓唬老子。妈的,要是老子进监狱,你也脱不了干系,小舅子在你当书记的青牛峪胡做非为,你能不知道?鬼才相信。
  想是这么想,蒋野当时还是选择了那个字——忍,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还是不要抓破脸。谁让人家嘴大,自己嘴小呢?
  他气黄敬祖和宁俊琦这就是在玩人,就好比,先给弄了一个香喷喷的蛋糕,让闻味。等到自己想张口吃的时候,却被告知上面被人吐了唾沫,这不是成心恶心人吗?黄敬祖还说怕给自己奖赏后,引起胡三的注意,导致对方报复自己。这他*妈的纯属骗老子,胡三怎么的也得判几年,等他出来了,这事早他娘的过去好几年了。

  想着烦心事,蒋野是越喝越不心宽,也越喝越迷糊。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他胡乱按下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了一个公鸭嗓的声音:“蒋哥,你很滋润吧?兄弟可想你了,等那天有空了,老弟去看看你。”
  “你是胡三?”蒋野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惊呼道,“你怎么出来了?”
  胡三的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哈哈哈,你是不是盼着老子死在里头啊?”

  “我……”蒋野刚说了一个字,手机里传来“吱”的响声,没了动静。他一看自己的手机还亮着,肯定是对方手机没电了。他非常庆幸,同时又非常担心,担心手机再次响起来。
  新的一周很快到来。
  星期二,全县抗洪救灾总结汇报会召开。今年的抗灾会比去年要早,当然了,今年的洪灾也来的较早。参会人员包括:县委、政府相关科室,县直委办科局正、副职;县财政、民政、扶贫、农业、水利、治安等科局及相关股室负责人;各乡镇副科以上干部和乡农业、水利、民政、财政、治安等股室负责人、各村书记和主任;邮政、移动、电信、石油公司等条管单位的负责人。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