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2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旺哥没事干的时候就带着一帮学生欺负他们班的呆瓜,扇呆瓜耳光,揪呆瓜耳朵,对呆瓜拳打脚踢,几乎是想到什么花样就用在呆瓜身上。
  不过旺哥最喜欢干的就是用笔尖扎呆瓜的脸。
  呆瓜的脸上被旺哥扎的都是窟窿,又因为笔尖有油墨,呆瓜的脸上留下了一个个小黑点,就像是雀斑一样。
  呆瓜他爸是一个窝囊废,不但不敢去找旺哥,还一个劲地打呆瓜,说呆瓜如果不招惹旺哥,旺哥怎么可能欺负他。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的脑子里面都是屎,不是每一个欺负你的人都是因为你招惹了他,他才会欺负你。
  学校门口那些混混经常随便拦住学生借钱,难道也是因为你招惹了他们?
  一些抢劫犯半夜三更拦路抢劫,难道也是因为你招惹了他们。
  呆瓜他爸就是这种弱智,总认为别人欺负呆瓜,是因为呆瓜惹到了别人。
  至于呆瓜他妈?

  呵呵,因为怕吃苦,在呆瓜三个月的时候就跟着一个开三轮车的跑了。
  对于旺哥这种垃圾,不教训教训他,实在是天理不容。
  旺哥看了一眼四周的学生,有些为难地举起手“啪啪”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就在旺哥准备扇第三个的时候,我摇了摇头:“声音太小,估计连蚊子都打不死!还是我帮你吧!”
  我抡起胳膊狠狠地扇了旺哥三个耳光。
  “啪啪啪”的声音清脆而响亮。

  旺哥羞愤无比地捂住了脸。
  我转过头,一边向厕所外面走去一边冷冷地说:“旺哥,初一的时候,你当着三十多个学生的面扇了我三个耳光,今天我还回去!”
  回到教室,正好拉响了上课铃。
  这一节课是班主任老师贺树海的课。
  贺树海站在讲台上,斜着眼睛轻蔑地看着我,就像我是人类世界中最稀奇的物种一样。
  “张楠,你坐到最后面去!”贺树海指了指班级最后面靠门的座位说。
  我就知道经过上次的事情后,贺树海肯定要报复我,特别是马娇转学后。
  不过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贺树海堂堂一个男人,居然比女人还恶毒。

  我什么也没有说,收拾起书本坐到了最后面。
  我在心里面想着,等我初中毕业了,一定要把这个披着人皮的“人民教师”狠狠地揍一顿。
  现在有很多老师美名其曰为辛勤的园丁,其实干的都是龌蹉无比的事情。
  我们高中部的一名男老师就爆出了丑闻,强迫他们班级的女学生和他发生关系,还导致其中一名女学生怀孕。
  事情泄露之后,这个人渣老师最后被抓起来判了七年。
  像这样的人渣应该判死刑,而不是短短的七年。
  我已经想好了,等我毕业后,带着一帮哥们,用麻袋将贺树海装起来,然后扔到尿坑。

  听说我们上上届有一个学生得罪了老师,老师经常给他穿小鞋,他毕业后就将他们老师用麻袋装起来,扔到了垃圾堆。
  “张楠!”我的同桌悄悄地和我打招呼。
  现在我的同桌变成了潇婧琪。
  “你好!”我和潇婧琪打了一声招呼。
  潇婧琪撇了撇嘴:“好什么好!自从得罪了贺树海,我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潇婧琪原本学习不错,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贺树海,也被弄到了班级最后面。
  我们班座位从前到后的排序有规律。
  家长当官的有钱的同学坐在最前面,学习好的同学坐在中间,老师看着不顺眼和学习不好的坐在最后。
  我好奇地问:“你因为什么得罪了贺树海?”
  潇婧琪看了一眼正在专心上课的贺树海,压低声音对我说:“我和你说了,你可不要和别人说!”
  我点了点头。
  潇婧琪说:“贺树海这个老畜生想欺负我,我不让他欺负,所以他把我扔到了后面!”
  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贺树海虽然人渣透顶,但是还不至于这么下作吧!
  潇婧琪冷笑起来,十分不屑地说:“怎么?你不相信?”

  我点了点头:“不会吧!我怎么没有听马娇说过贺树海骚扰她!”
  马娇那么漂亮也没有听说贺树海欺负她,贺树海怎么会欺负潇婧琪。
  当然了,不是说潇婧琪不漂亮,只是潇婧琪和马娇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潇婧琪冷笑起来:“你是马娇的男朋友,难道你不知道马娇的家庭背景?给贺树海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潇婧琪的话提醒了我。
  马娇一个短信就能将梁校长叫来,可见马娇的家庭背景不一般。
  而且我干妈沈蕊似乎也十分忌惮高天。
  贺树海肯定不敢对马娇心怀不轨。
  接着,潇婧琪和我说了贺树海干过的龌蹉事。
  原来贺树海经常让女学生去他家补课,先是让女同学坐到他的大腿上,然后……
  潇婧琪指了指我们的语文课代表说:“你知道她为什么能当上语文课代表吗?”

  我睁大了眼睛,难道因为她和贺树海有一腿?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班文文静静的语文课代表居然是那种人。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潇婧琪怕我不相信,对我说:“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在每周五下学的时候去贺树海的办公室,你就会发现他们干的好事了!”
  潇婧琪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也许我不用等到中考完就可以报复贺树海了。
  只要我将贺树海和我们语文课代表那个的场面拍下,绝对可以送贺树海进监狱。

  我们现在是未成年,贺树海居然和未成年做这种事情,绝对会被判刑。
  想到这里,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潇婧琪。
  潇婧琪有些为难:“这样不好吧!”
  我冷笑起来:“像贺树海这样的人渣,把他留下只会祸害更多的女学生,其实我们这是在做好事,在造福。”
  我接着又说:“潇婧琪,难道你不想报复贺树海吗?”
  潇婧琪想了想说:“张楠,你说的不错。一旦我们毕业了,贺树海会重新教下一个班级,到时候下一个班级的女学生可就遭殃了!”
  我伸出手笑着说:“那咱们就是合作同盟了!”
  潇婧琪握住我的手笑着说:“星期五放学后,不见不散!”
  我点了点头。
  “张楠,你干什么呢?潇婧琪,你干什么呢?你们两个如果荷尔蒙分泌的太多,可以去咱们学校南面的小树林,那里面人们看不见,想玩什么姿势都可以!”贺树海斜着眼睛看着我们,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听完贺树海的话,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
  现在大家都快成年了,自然懂得贺树海的言外之意。
  日期:2016-06-05 08: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