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0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干妈,高天是不是很厉害?”
  沈蕊点了点头:“和你外公差不多!”
  我外公被枪毙之前,在我们县那是说一不二的人,跺一跺脚整个县城就会震一震。
  如果高天真是我外公那样的人,我相信他绝对会干出这种事。

  难道我就这样放弃马娇吗?不行,马娇是我的最爱,我不能放弃她,我要让她当我的女朋友,让她当我的老婆。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让沈蕊知道,否则沈蕊肯定会担心我。
  也不能让高天知道,否则高天绝对会打断我的腿,甚至弄死我。
  沈蕊看到我冥思苦想,有些心疼地说:“小楠,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要吊在一棵树上。”
  张丹接着说:“是呀!姐姐我就不错啊!你感受一下!”

  张丹一边说着,一边搂住我的头,往她的那里按去。
  我的脸不由贴在了张丹的前面,我立即感觉到柔柔软软的,就像贴在了海绵上。
  我赶快推开张丹,害羞地低下了头。
  “怎么样?我的小男子汉?”张丹伸出只手,将我的下巴抬起来,媚眼如丝地看着我。
  我的脸“唰”的一下红成一片。

  沈蕊赶快给我解围:“你个**,别闹了!人家小楠这是要找老婆,不是找炮友!”
  张丹撅起嘴,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怎么了?人家就不能给小楠当老婆生孩子吗?现在这个社会,年龄是问题吗?身高是问题吗?就连性别都不是问题了,我和小楠还有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张丹给我抛了一个媚眼,撅起嘴给我来了一个飞吻。
  张丹撅嘴的时候,她的嘴唇“哦”成了一个圈,鲜红的唇膏在嘴唇上显得鲜亮无比,再加上她的唇线非常好看,我的心当时就炸了,热血一下就涌进了脑子中。
  我真想将她推到床上,狠狠地按住她,将她的嘴吸下来。
  张丹真是太会撩人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都让我不能自拔。

  如果张丹穿着睡衣躺在床上,那岂不是要折磨死人。
  我不敢再看张丹,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
  张丹“咯咯咯”地笑起来,摸着我的脸对沈蕊说:“蕊姐,看到没有,小年轻就是这样,都这么生猛。如果是老男人,这个时候才开始和你调情呀!”
  沈蕊笑骂起来:“你个**,我算是看出来了,小楠迟早有一天被你办了!”

  张丹捂住嘴又笑起来,调侃地说:“蕊姐,我记得你以前也特别喜欢嫩草。怎么?你不准备把小楠办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呸!我呸呸呸!”
  沈蕊狠狠地瞪了一眼张丹,没好气地说:“胡说八道什么呢?张楠是我的干儿子,我怎么能做那种事情!”
  张丹笑起来:“这有什么不可!人家隋炀帝不是说过吗?生我者不可,我生者不可,其余的人皆可!”
  隋炀帝是历史上有名的昏君。
  隋炀帝不但强自己的嫂子,自己的后妈,自己的婶婶,甚至连自己的侄女、外甥女都不放过,古往今来可谓是第一性情中人。
  我没有想到张丹居然把隋炀帝搬出来说事,更没有想到张丹还懂这些。
  在我的印象中,像张丹这种娱乐场所的女人,除了玩乐就是玩乐,其他的几乎什么也不懂。
  沈蕊说:“你呀你!思想就不能纯洁一点。”
  紧接着,沈蕊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中放过两道精光:“咦!小楠,我上次见到的那个女孩就不错!她叫小雨吧!”
  我没有想到沈蕊想让我追求小雨。
  小雨性格大大咧咧,我们做哥们还差不多,如果是男女朋友好像不合适。
  “谁是小雨?”张丹好奇地问。
  沈蕊将小雨的事情告诉了张丹。
  张丹白了一眼沈蕊,没好气地说:“蕊姐,你还是我姐妹吗?怎么总给我添堵!”
  沈蕊说:“怎么了?我儿子的事情我还不能做主!”
  沈蕊和张丹又斗起嘴来,我没有心情听她们说话,一直想着马娇的事情。
  晚上十点多,沈蕊和张丹走了。

  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梦中我梦见我和马娇坐在小溪旁边的青草地上,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不知不觉中,我们突然就像干柴烈火一样滚到了青草地上。
  当我从梦中醒来后,我发现我梦遗了,还沾到了白色的床单上。
  恰好今天病房换床单。
  当护士姐姐看到一圈圈黄色的痕迹后,不由向我望来。
  我尴尬地低下头,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护士姐姐不但没有骂我,还调侃地说:“不简单啊!发育的挺好啊!”
  被护士姐姐这样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住在医院,沈蕊和张丹几乎天天都来看我。
  一周后,当护士姐姐再来换床单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护士姐姐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调侃地说:“小家伙,想不到你精力这么旺盛!姐姐今天晚上值班,姐姐晚上来陪你!”
  我还以为护士姐姐和我说笑,没有想到晚上她真的来了,还美名其曰要给我检查身体。
  护士姐姐其实并不丑,虽然比不上沈蕊、马娇和小雨她们,但是要比韩雪漂亮。

  如果非要给我认识的这些女人分一个等级的话。
  沈蕊、张丹、马娇和小雨属于特级。
  护士姐姐和女校医,还有我们英语老师属于一级。
  韩雪则是二级。
  当然还有三级、四级、五级,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护士姐姐走到我床边,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张楠,把被子撩开,姐姐给你听一听你的呼吸怎么样?”
  我这次受伤住院,就是被韩磊他们打的肺破裂呕血。
  护士姐姐给我听肺部非常合理。
  不过一想到护士姐姐白天的话,我就有点发憷。

  护士姐姐可是说了,她晚上要陪我的。
  这个“陪”字的意义包含很多种含义,原本我是不应该往那上面去想。
  但是当一个女人拿着你梦遗的床单说你精力旺盛,她准备陪你的时候,那这个女人的意思十之八九是指那个了。
  我看着护士姐姐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有种小白兔面对狼外婆的感觉。
  我往后靠了靠身子,有些不情愿地说:“姐姐,能不能明天啊?”
  护士姐姐摇了摇头,拿出了听诊器:“张楠,你看看,姐姐听诊器都带来了!”
  我挠了挠头,在心中暗想,如果我让不让护士姐姐听,她会不会兽性大发,把我那个了?

  我可是处男,我的第一次必须给马娇,谁要我的第一次我就跟她急。
  就在这时,护士姐姐自作主张地撩开了我的被子。
  我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护士姐姐。
  护士姐姐将听诊器放在我的胸口上。
  我看到护士姐姐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到了肚子里。
  护士姐姐闭上眼睛,一边用听诊器听我的呼吸,一边伸出手在我的胸口上弹起来,节奏感极强,就像在弹钢琴一样。
  我诧异无比,这是干什么?
  她这么弹能听到我正常的呼吸声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