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在说话的同时,手没有闲着,他把水盆放到地上后,把两个矿泉水瓶放了进去。然后,把她的右脚拿了过来。
  “那平时人们崴脚,怎么还用那些药擦伤处呀?”宁俊琦说着,顺从的把脚放到了水盆里,接着腿一抖,“啊”了一声。
  “别动,现在是凉点儿,一会儿就好了。”楚天齐握着他的小*腿,把她的右脚放在盆里,说道,“人在崴脚后的头二十四至四十八小时内,要把脚及脚踝部位迅速泡在冷水里,也可以用毛巾包着冰块,敷在肿的地方。每次大约半个小时,间隔四个小时左右再冷敷。四十八小时以后,就要热敷了,可以用热毛巾或是暖水袋装水敷。这个时候,毛细血管已经止血了,用热敷的目的就是要活血化瘀,促进肿的部位血液循环顺畅。这样做,还能促进对组织渗出液吸收,让炎症逐渐消退。”

  宁俊琦心中暖暖的说道:“你还懂得挺多。”
  “还有,为什么在刚崴脚的时候不能按摩?也是这个道理,因为按摩会加剧毛细血管破裂,出*血量就会增大,这样伤就更重了。等到热敷的时候,就可以辅助按摩了,但力度和幅度不要过重过大,可以逐渐的增加。如果重的话,就得到医院用石膏固定了。”楚天齐继续卖弄着。
  “我这样用不用去医院?”宁俊琦问道。
  “不用,你的又没有骨折。”楚天齐说道,“再说了,还有我这个神医在你的身旁,我可以做你全职的保健医生。”
  “谁稀罕?美的你。”她用左脚在他的身上踢了一下。

  楚天齐就是一呲牙。
  “至于吗?”看到他的样子,宁俊琦不屑的说道。
  “至……不至于。”楚天齐咧嘴一笑。
  听到他的话,宁俊琦稍微有些诧异,因为刚才的话,不符合他的说话风格。平时自己说这样的话的时候,他可是顺杆爬的。她不由得看向他,眼睛也扫到了刚才踢的部位。
  “啊?血。”宁俊琦看到,刚才自己踢他的地方渗出了血。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现在穿的衣服,已经不是今天一开始穿的那身了。她急忙关心的说道,“让我看看。”
  “没事,擦破点皮。”楚天齐推脱道。
  “快点,别废话。”宁俊琦大声命令道。
  看着她坚决的眼神,他站起身,一边嘻嘻的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半袖T恤下摆掀了起来。

  衣服下面,腰侧的地方,巴掌大的一块血污露了出来,已经凝固的伤口周围还在向外渗着血。看到这些,宁俊琦声音沙哑的说道:“怎么弄的?别处还有吗?”
  “磕的。”楚天齐轻描淡写的说道,“别处没了。”
  “脱了,让我看看。”宁俊琦一指他的裤子,说道,“我怕你骗我。”
  “啊?不会吧。”楚天齐惊恐着道。
  宁俊琦再次问道:“听见没?”

  楚天齐迟疑了一下,把裤腿挽了起来,说道:“看到了吧,没什么。”
  宁俊琦当然看到了,但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没什么”,只是比腰上的伤小一些而已。只见他的小*腿上面有很多划痕,划痕上渗出的血已经结了痂,脚踝处有一片大的结痂。
  “你真傻。”宁俊琦泪眼模糊的说道,“你怎么不先处理一下?你的包里有药吧?拿出来,给我。”
  楚天齐自然的说道:“没事。这不是得先给你把脚弄了吗?”但还是乖乖的把药拿出来,递给了宁俊琦。
  “坐这儿。”宁俊琦接过药膏,冲着他摆头示意道。
  楚天齐依言坐到了她的身边。
  宁俊琦把药膏先放下来,从床头柜上拿过湿巾和棉签。先用湿巾把他腰上的血轻轻擦了一下,然后开始拿过药膏,用棉签给他上药。看着眼前的血肉模糊,她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她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出去买冰块,才没有顾上他自己的伤,而且一去就是那么长时间,肯定是跑了好几家,要不就是等水冻成冰才拿了回来。如果没有自己的伤脚,他只要快速抹上他父亲配的药膏,伤口很快就会好的。想到这里,她既感动,也心疼,忍不住哽咽起来。

  楚天齐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波动,笑着说道:“没什么。看着是一片血,抹上药很快就没事了。”接着,又问道:“感觉脚怎么样了?”
  宁俊琦说道:“嗯,没有刚才疼了,可能是冻的木了吧?”说完,又埋怨起来,“你都回去把衣服换了,怎么就没先上点药?你换衣服就是怕被我发现吗?”
  “我换衣服一是不想让你看到,着急。也怕买水时被别人发现,问起来还得一番解释,太麻烦。”楚天齐回答。
  宁俊琦擦了一下眼泪,说道:“那你也打把伞呀?这么大的雨,浇在伤口上多疼呀!”
  “嘿嘿,这不是只顾想着我心爱的琦琦,忘了吗?”楚天齐抬起头嘻皮笑脸的说道。
  宁俊琦破泣为笑:“又没正经了,酸不酸?”
  “好我的大姐,我这都是心里话呀?”楚天齐看似委屈的说道。
  “谁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宁俊琦嘟起小嘴,娇嗔道,“对了,不许叫我大姐,我有那么老吗?”
  楚天齐没有正形的说道:“不叫你大姐,该叫什么?叫你妹妹,琦琦,总不能还叫你乡长吧?对了,你到底多大?肯定没我大。”
  宁俊琦“哼”了一声,说道:“别管,反正就是不能把我叫老了。别废话,趴下。”
  楚天齐先是一楞,接着依言趴在了床*上,把小*腿部分露在了床沿的外面。
  宁俊琦侧着身子,把药膏给他涂在伤处。她知道他腿上的伤,肯定是在趟河时划破的,为此她感觉到心里很内疚,就说道:“要不是我穿着你的雨鞋,你也不至于划伤。”
  “没事,我皮糙肉厚的,无所谓,要是把你那小嫩*腿划上一两道,我还不得心疼死?”楚天齐嘻笑道。

  “流氓。”宁俊琦说着,在他的腿上轻轻拧了一下。
  这一下可不得了,楚天齐大叫起来:“谋杀亲夫了,宁俊琦谋……”
  宁俊琦大急,拿起一团东西扔到他的嘴边,说道:“闭上你的臭嘴。”
  “谋杀……咦,怎么一股臭脚味。”楚天齐吸着鼻子道。
  听他这么一说,宁俊琦才看向他嘴边的东西。这一看,马上弄个大红脸,原来那是自己的丝*袜裤。接着,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她得意的样子,楚天齐又大喊起来:“宁俊琦谋杀亲夫了,宁俊……”
  “闭嘴,你生怕别人听不到呀?”宁俊琦娇斥道。
  楚天齐回道:“不怕,反正也不在我屋。再说了,我一个小乡副怕什么,你可是乡里鼎鼎大名的一把乡长啊!”说完,又喊了起来,“宁俊……”
  宁俊琦告饶的说道:“行了,行了,我,我怕了你还不行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