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9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珍妮特投下否决票时,国会大厅里响起了一片嘘声,她的这一票也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了句号。一出会场,她预料之中地马上遭到众多新闻记者的围追堵截,失落的她不得不躲进电话亭逃避提问。当时民众对她投反对票十分愤怒,当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很多气愤的人尾随而至,丨警丨察局不得不派出丨警丨察对她进行保护。她的选区民众发电报告诉她,“百分之百的蒙大拿人都反对你”。

  说100%肯定不对,珍妮特一票赞成就能将100变成百分号前的好多个9。其实在12月10日的民意调查中,反对对日宣战的人仍然有2%。珍妮特在投票时已经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她私下告诉自己的闺蜜,“我虽然失去了一切,但我还是我自己。”二十多年后的1966年,八十六岁的珍妮特大姐再次走在了反对越南战争华盛顿大游行的最前列,并一直反战到九十三岁去世,真是不能不佩服呀!
  12月8日下午16:10,在一阵阵闪光灯的闪烁之中,罗斯福总统佩带着哀掉死难将士的黑袖章在美国对日宣战书上签字。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罗斯福总统之后竟然遗失了自己的演讲稿,这份有着巨大历史意义的讲稿失踪了整整四十三年。显然总统把演讲稿落在了他发表演说的众议院会议室里了,而不是由格雷斯.塔利秘书带回白宫去保存。一名参议院的书记员保存了这份演讲稿,在演讲稿的反面写上了“1941年12月8日,联席会议上宣读”一行字,并很负责任地将它归档。1984年3月,美国一名档案工作者在参议院的档案中发现了这份珍贵的讲稿,它至今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老酒看到过影印件。

  在12月9日晚上,罗斯福再次向全国发表了题为《我们将打赢这场战争,我们还将赢得战后的和平》的广播讲话。罗斯福着重强调了法西斯匪徒的背信弃义、惯用偷袭的方式发动侵略战争,日本和希特勒以及墨索里尼采取的办法极其类似。罗斯福列举了以下事例:
  十年前的1931年日本侵犯中国的东北,未加警告;
  1935年意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亚,未加警告;
  1938年希特勒入侵奥地利,未加警告;
  1939年希特勒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未加警告;
  1939年希特勒入侵波兰,未加警告;

  1940年,希特勒入侵挪威、丹麦、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未加警告;
  1940年,意大利先后进攻法国和希腊,未加警告;
  就在今年,轴心国先后入侵南斯拉夫、苏联,同样未加警告。
  就在几天前,日本进攻了马来亚、泰国和美国,依然是未加警告。
  罗斯福最后指出:“日本人在太平洋发动了可耻的突然袭击,十年来国际上的不道德行为从而达到了顶点。手握权柄而又狡诈的匪徒已经勾结起来向全人类宣战了。直到现在,传来的还都是些坏消息。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天我们要共同分担失败的悲哀,明天我们还将分享胜利的喜悦。”最后他说,“前面的道路不会平坦,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与那些盗贼打一场持久战,除完全彻底的胜利之外,美国不会接受其他的结局。不仅要清算日本人这种可耻的背信弃义,还要干净、彻底地清除国际上所有残暴行为的根源。”

  在全国的很多地方,许多日本血统的美国人合伙花钱在报纸上表态,或者向白宫发电报,明确表示他们仍将忠于美国,可是这远远不足以制止人们砸破他们商店的橱窗,也不足以制止“爱国的”美国公民联合抵制日本人的商店和一切日货。纽约的一些愤怒者直接把商店里写有“日本制造”的商品全给砸了,还把这些砸烂的商品放在大街上让路人参观。在西伯托马克公园,1912年东京市民送给美国象征和平友谊的四棵樱桃树也被愤怒的市民用斧头砍倒。

  正如九月鹰飞师兄提供的图片上所说,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东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就开始了对普通美国籍日本侨民的清洗。正在正常履行职务的日裔律师、医生等被毫无征兆地吊销了执照。原本以捕鱼为生的日裔侨民被禁止出海。保险公司莫名其妙地注销了日裔人士的保单。在公共汽车上,日裔被禁止在座位上就坐。在邮政局排队购买邮票的队伍中,如果哪个日裔侨民排在了队伍的前头,他就会在“滚到后面去,日本鬼子”的训斥声中乖乖就范。加油站不肯给日本人的汽车加油,送牛奶的工人拒绝给日裔侨民继续服务,连公共厕所也声称不接待日本鬼子。

  与公开憎恨日本人相呼应,美国人把他们的冷幽默也用在对日本侨民的恐吓上。理发店窗子上挂的牌子公然写道:“日本鬼子来刮胡子,发生意外本店概不负责。”新泽西州的一个农民雇佣了五个日本人,虽然这五个人都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第二代日本人,但是当地的治保委员会还是把这个农民的谷仓付之一炬,并威胁说如果继续雇用日本人的话就把他最小的儿子干掉,恐怖呀!
  1942年2月19日——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两个多月后,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第9066号行政命令,授权陆军部在国内最贫瘠荒芜的地方划定“军事区”,可以不让“任何人或者一切人”进入这些地区,“这些地区”就是专门给日裔侨民划定的聚居区。按照这个命令,在美国居住的11万日裔侨民——无论是第一代还是第二代,都必须到政府划定的定居点生活。他们的私人投资和银行存款被一律没收,并且无条件剥夺上诉和抗议的权利。在接到迁徙命令后,这些无辜的日裔侨民只有四十八小时可以料理家务、结束生意和处置家产,他们只准携带68公斤重的个人物品到新的定居点去,剃刀和酒都要充公。每个人和每件行李都有一个标签,他们不再有名字而是以一个号码来称呼。他们的衣物和人身都要接受无需提前告知的突然检查。

  珍珠港事件给美国人带来的除了愤怒还有行动,它激发了美国人积极参军投身战场的爱国热情。陆军、海军、空军以及民防指挥部的各个报名站前都排起了长队。为了吸收更多的人参加对日本乃至轴心国的作战,美国在全国各地开设了6175个征兵站,总计共有16316908人登记报名参军。来到征兵站的人也是五花八门。他们中有普通的工厂职工、农民、学生、运动员,甚至还出现了大学教授、影星和歌唱家。连著名的洛克菲勒和福特家族的家庭成员也都加入了报名参军队伍。前面在回帖中老酒已经提到,罗斯福、尼米兹、英格索尔、金梅尔、哈尔西等这些著名人物的儿子都在军队服役,他们中有不少人为自己的国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底特律的一个征兵站,有一家的爷爷、儿子和孙子三代人都要求报名参加海军。报名人中当然也包括在萨沃岛海战中随着“朱诺”号重巡洋舰一起沉入海底的沙利文五兄弟。华盛顿的参军队伍中还出现了一位八十一岁的老人,他就是早已退役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将军普斯,他撑着虚弱的身体从疗养院赶来,强烈要求重新服役去打击可恶的日本人,估计真发根枪给他他都不一定能背动。芝加哥大学著名经济学教授道格拉斯甩掉讲义毅然来到了征兵站,他幸运地成为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二等兵,——看来老酒自封为海军中尉还是有点好高骛远了。一战时期的英雄老兵阿尔文警官就没那么幸运,因为年龄太大他最终不幸落选。为了安慰这位老兵,田纳西州分特雷斯地区特地让他做了一个征兵点的负责人以示敬意。

  仅仅十几天的时间里,美国的铁路就向前线运送了60万兵力。火车站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陆军绿、空军蓝和海军白共同组成了一幅丰富多彩的画面。一开始的登记年龄还限定在21-35岁,但到了战争后期,由于所需兵员的急剧膨胀,这一年龄逐渐放宽。在1942年4月27日的第四次征兵登记中,罗斯福本人也领到了一张征兵卡,它一直保存在总统的皮夹里一直到他去世。到战争结束时,几乎每11个美国人中就有一名现役军人。

  日期:2016-07-03 20:45:24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