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4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正想嘱咐几句,这时,郎朋那边忽然响起几道嘈杂的声音,然后电话就断了。梁健没有再打过去,他知道郎朋的电话很可能是已经被上缴了。梁健走开了几步,立马就给姚松打了电话。目前省厅里与梁健关系比较好的也就只剩姚松一个了。可姚松的电话接通后,梁健还没问,姚松就说道:“梁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现在真的帮不了你,今天中午,我已经被命令强制休假,目前在家里。”

  梁健再次愣住,他没想到对方的动作不仅快,而且很全面,一副完全要将梁健全方位锁死的态度。
  梁健的心沉了下去。他并不怕对方,只是对方在暗,他在明。这两年来,他一直没事,可这一次,这些人动手了。他们肯定是有一定把握才会动手的。可是,梁健完全不知道对方掌握了什么牌,甚至连对方到底有哪些人也不清楚。
  梁健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梁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小语走了过来,关切道。梁健勉强笑了一下,说:“没事。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小语却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要不说说?说不定余秦还能帮到你呢?”说罢,小语看向没跟过来的余秦,小语的声音不小,余秦应该是听到了,没等小语问他,他就自觉地接过话:“是呀,虽然我就是个小处长,和梁哥比不上,但是省府里的一些消息还是能知道一些的。”
  他似乎知道梁健在烦恼什么事。梁健看了他一眼,心里犹豫着。这个时候,似乎眼前这个人是最能帮到他了的。
  梁健忽然感觉到一些悲哀,曾几何时,他在省府内虽不能说是前呼后拥,但也是有不少靠山的,就算走了一个张强,也还有其他几个重要人物为他撑撑腰。可两年多过去,他竟然没有深刻意识到在他的无知无觉中,这省府的天已经变了。
  这两年里,原来与张强交好的那几个巨头都一一地被乔任梁和新任的省长调了出去,甚至就连副省长都走了两位,要么退居二线要么就调离了江中。可见,这乔任梁和新任省长想要全盘掌握江中的决心有多大。而梁健却没有在意过这些,他就像是一个浑噩度日的人,混在了永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就连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都没有打理好。
  两年下来,他已经从当初靠山一大堆,变成了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寡之人。他迷失了,却不是迷失在金钱物欲之中,而是迷失在安逸之中。

  梁健又想到胡小英,她虽如今还在省里,而且也算是一个省府里的巨头,但宣传部部长相对于纪委和组织部来说,离权力核心还是稍微远了点。
  而且,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梁健又怎么能再去依靠她。
  梁健又看了一眼余秦,似乎除了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可梁健却不太愿意,或许是因为那种放不下的男人尊严,亦或者是因为他还不够信任。但无论因为什么,这餐饭梁健是没心情了。他对小语说:“不好意思,今天恐怕不能一起吃饭了。这样吧,回头你再找个时间,我请你们夫妻两个吃饭。”
  小语羞涩回答:“没事,你有事就先去忙吧。饭什么时候都可以,而且今天也主要是想让你见一下余秦,既然已经见到了,那目的也算达成了。“
  “那就回头再联系。“
  梁健很快离开了省政府,本来小语说要送他,梁健没同意。他想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和他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讨厌他。但据梁健的了解,这个人虽然有些地方很固执,甚至可以称得上蛮横,但人并不坏,至少在政治这条路上,并不坏。
  去见这个人的路上,梁健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永州市纪委书记,还有一个是杨美女。梁健从杨美女问到了她父亲的电话号码。
  梁健到的时候,白其安刚吃过晚饭,正在院子里喝茶。杨美女也在。梁健到了门口还没按响门铃,门就开了,杨美女站在门边,看了他一眼,昏黄的灯光下,意味不清。
  她没说话,转身松了门把手往里面走,梁健自觉地跟了进去。没走几步,就听到白其安的声音从院子另一边传了过来:“小冉,谁来了?“
  声音过来的同时,梁健就看到白其安从一棵树后面转了出来,看到梁健愣了一下,然后皱眉沉声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

  然后目光又严厉地看向杨美女,训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你又是怎么答应的?这个男人是个有妇之夫,你就应该跟他彻底断绝关系!“
  杨美女对他父亲的态度还是和那时候相差不多,她白了他一眼,冷冷说道:“第一,我跟他只是朋友关系,你别把所有男人都想得跟你自己一样龌龊!第二,他今天是来找你。“说完,她扔下梁健,转身往院子门口走。
  白其安脸色白了又青,目光随着她动,厉声喊道:“你去哪里?“
  杨美女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说:“你不是说想吃吉安巷的萝卜牛杂吗?我不出去买,难道他们会自己送上来?“
  白其安的脸色顿时又暖了回来,他声音也柔和了很多,说:“那你路上小心。“
  梁健无比神奇地看着这一对妇女的相处方式,明明各自关爱着,却又总是用带刺的方式疯狂地扎着对方。

  看着杨美女出了门后,白其安才将目光落在梁健身上,顿时目光就冷了下来。他打量了一眼就收了回去,转身往他之前来的地方走。
  梁健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他还是跟了上去。
  走了两步,就听到白其安说:“你是为了那个郎朋的事情来的吧?”
  这确实是梁健来的目的,所以他也没打算隐瞒。他说到:“是的,我希望您是在完全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再对他进行处理。“
  白其安藤椅内坐了下来,藤椅旁的石桌上放着一个紫砂壶,紫砂壶旁放着两个小茶杯。仿佛他早就知道梁健要来所以提早准备好了一样。
  白其安指了下茶壶,说:“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喝杯茶吧。“
  既然来了,急也没用。梁健坐了下来,给两个人都倒了茶。

  白其安一直眯着眼,不知道他是什么都不想只是在修生养息,还是在思考着什么。梁健有些沉不住气,但此刻他必须沉住气。
  梁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的甘冽帮他压了压开始急躁的心情。
  终于,白其安睁开眼,坐直了身子。他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才将正眼看向了梁健,问:“你想让我了解什么真相?”
  梁健回答:“不是我想让您了解什么真相,而是我希望您能看到事情原本是什么面目。”
  白其安笑了笑,那种笑带着一种你就是年轻不懂事的意味,让梁健觉得不舒服。但他忍了下来,等着他说话。
  他说:“如果每件事,我都需要去亲自看事情的真实面目的话,那我估计得累死。我只会去看我想看到的那部分。但你的那些事情,我不想看,至少暂时不想看。“
  梁健忍不住问:“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说到这里,梁健猛地刹住了话头,刚才一时冲动,差点就说出了不合适的话。

  日期:2015-11-1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