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8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着,她继续唱歌喝酒,然后就喝多了。
  喝多了的谢丹阳,靠在我肩膀,我问道:“怎么开车回去。”
  谢丹阳说道:“放这里,明天再拿车。”
  我说:“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谢丹阳说:“我不回去。”
  我说:“那去哪儿。”
  谢丹阳说:“去你家。”
  我说:“去我家啊。”

  谢丹阳说:“你家有人?”
  我说:“没有。”
  谢丹阳说:“你又不是和我没睡过。”
  我说:“走吧。”
  她挽着我的手,靠着我,我们一起下去等车。
  在路边等着车的时候,一辆车慢慢的开到我们面前,然后徐徐从面前过去,我透过玻璃,看清楚了开车的人,是林小玲。
  对,这是林小玲的车,开车的的确是林小玲。

  林小玲看着我怀抱着谢丹阳,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管她什么想法了,上次还气着我呢。
  等来了计程车,上车回去。
  回到公寓里,谢丹阳就倒在了床上,也不洗澡了,直接就盖被子睡了。
  我则是坐在了阳台,拿着啤酒喝着,想着柳智慧。

  和谢丹阳睡了一夜,但什么事也没做,起来后,发现她已经洗漱好了,坐着吃面包。
  我昨天买的面包。
  我靠着床头,点了一支烟。
  谢丹阳说:“你住的这里挺好呀,我也想租。”
  我说:“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吧你。”
  谢丹阳说:“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爸爸妈妈了。”

  我说:“说清了也好。”
  谢丹阳问:“我妈跪你是什么意思,让你帮忙劝我吗。”
  我说:“不是,她跪我让我娶你。想让我救你脱离苦海。”
  谢丹阳把面包放下,走过来,上了床,靠在我身上,问:“那你娶不娶。”
  我说:“以后再说吧。”
  谢丹阳说:“不想娶呀。”
  我说:“暂时不想。”
  谢丹阳说:“你想娶谁。”
  我说:“前女友,但她和人家跑了,现在暂时,没有吧。”
  谢丹阳掐了我一下:“骗女孩子都不会,活该你没女朋友。”
  我说:“好吧,我想娶你,现在就去领证吧。”
  谢丹阳说:“那走呀。”
  我呵呵一笑:“得了吧你。你想一辈子和徐男在一起,你爸爸说了,打死都不行。”

  谢丹阳说:“让他们打死好了。”
  说着,她就伸手下来。
  我说:“走了去上班了!”
  谢丹阳打了我一下。

  我说:“快点,迟到了,昨晚又不玩。”
  谢丹阳说:“喝多了嘛。你是不是变心了!”
  我说:“就没爱过你,何来变心。”
  打的去上班。

  还是没有柳智慧的消息,我想,她有可能会来找我的吧,但我又不希望她来找我,因为,很危险。
  这几天,肯定是她的仇人们找她找得最精神的几天,只要躲过了这些天,躲个把月什么的,敌人就不会再那么有精神集中人找她了。
  下班了后,我先去看望了梅子,恢复得挺好,但是脚还是很肿胀。
  看了梅子后,我打的去找龙王,和他谈谈关于彩姐说的,开ktv分店的事。
  龙王看来心情挺好,最近没什么事烦到他。

  龙王同意了彩姐提的要求,和龙王喝到了十点多,接到了陈逊的电话。
  陈逊问道:“你在哪。”
  我说:“在西城,怎么了。”
  陈逊说:“快点过来ktv这里,出事了。”
  我说:“怎么了。”
  陈逊说:“你过来就知道了。”
  我急忙说道:“好。”
  听起来,陈逊很急,那就是真的是出事了。
  是不是有人砸店了啊。

  我急忙跟龙王告辞,然后打车回去了。
  到了后街,相聚ktv门口,老远的就看到门口好多人,出什么事了?着火了吗。
  好多人围着,水泄不通。
  好多警车。
  怎么了。

  我过去看着人群中,好多人被丨警丨察带走,其中就有ktv店里的服务员。
  怎么了这是。
  丨警丨察围着,不让过去。
  我问人群:“这是怎么了。”
  她们说她们也不知道。
  我急忙拿出手机,给陈逊打电话。
  陈逊问我到了没有,我说在店门口,你在哪。
  陈逊说:“我的车子停在对面,我在车上。”
  我马上过了马路对面,上了陈逊的车子。
  我问道:“到底怎么了。”
  陈逊说道:“有人报警,我们ktv店里有提供特殊服务,还有服务员卖k粉给客人嗨。”
  我说:“靠,然后呢。”

  陈逊说:“大批丨警丨察来了,在抓人。”
  我说:“怎么这样子的,店里提供这些服务了吗。”
  陈逊说:“没有。但是丨警丨察抓到了一些女的,还抓到了给客人卖毒的服务员,有服务员说老板娘让他们这么做,而且,那些小姐,也是老板娘让他们帮忙联系的,抽取抽成,那些小姐也承认。丨警丨察就干脆全抓了。刚才我还在上面,后来爬窗下来了。”
  我说:“老板娘让他们联系的?彩姐这么做的。”

  陈逊说:“没有。店里没有让他们这么做。”
  我说:“那彩姐呢?不会在店里被抓了吧。”
  陈逊说:“联系不上,不知道去哪儿了,她没有来,今晚。”
  我说:“好吧,那怎么办。先问彩姐到底是不是彩姐安排的?”
  陈逊说:“绝对不是彩姐安排的,店里的生意本来就很好,而且,彩姐已经不让我们做黄赌毒有关的生意了。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我怀疑,我们被人陷害了。”
  我说:“谁?”
  陈逊指着斜对面的几辆车,说:“那三辆车子,一起来的,中间的那一辆,那个后座上的人,是那天和梁语文来唱歌的那个男人。”
  我问:“我们拦下他诬陷他偷了电脑主板那个吗。”
  陈逊说:“是的。”

  我一拍手掌:“妈的,那肯定是他搞的陷害了,我就说,这样的人有很大的能量了。”
  陈逊说:“如果真的是,那就是搞得让店被查了。”
  我说:“你先别自责,这事儿查清楚才知道,那现在怎么办。”
  陈逊说:“兄弟们我都找来了,都在那边,那里丨警丨察太多,我们不敢上去抓了他,等会儿尾随他,抓了他来问。”
  我说:“好!”
  陈逊说:“就是被这么一查,店可能要关门了。生意那么好,真是可惜。”

  我说:“说这个没用了。”
  我拿出手机,给彩姐打电话,果然是无法接通。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那辆车。
  我问道:“他们来了三辆车,来的人不少啊。”
  陈逊说:“有十几个。”
  我说:“不会也是黑社会的吧。”
  陈逊说:“我也有怀疑过是别的帮派来搞鬼的,可是看到那个人,我就怀疑是他了。”
  我说:“我过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