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25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我现在已经搬出了我家,即便我还在我家,我妈也不会出面的,她如果有时间,只会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做伸展运动。
  我说:“大夫,有这么严重吗?”
  女医生没有正面回答我:“我的建议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不听劝,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可不关我的事!”

  马娇知道我家里面的情况,咬了咬牙说:“我叫我爸来吧!他本来就是我拍昏的!”
  听到马娇的话,女医生愣住了,皮夹克也怔住了,双双向马娇望去。
  马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我怎么能让马娇叫她爸,这件事归根到底是因我而起,如果马娇不是为了帮我,肯定不可能拍皮夹克。
  我说:“马娇,把你手机给我!我给我干妈打电话!”
  马娇犹豫了一下:“你确定沈蕊会来吗?”
  我点了点头。
  马娇想了想,将她的手机拿给了我。
  我拿起手机给沈蕊打去了电话。
  沈蕊接起电话后,我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沈蕊。
  沈蕊居然没有骂我,而是让我等着,还说这件事情能私了最好私了,一旦惊动校方就不太好处理了。

  听到沈蕊这样说,我心中感激无比。
  如果是我妈的话,估计早就将我臭骂了一顿。
  十几分钟后,沈蕊和张丹来了。
  沈蕊和张丹刚走进医务室就捂住了鼻子。
  沈蕊皱着眉什么也没有说,还是一副高冷的女王范。
  张丹捂着鼻子,满脸的嫌弃样,好像天底下她是最干净,甚至是一尘不染的人。

  看到张丹这样,我在心中暗叫糟糕。
  张丹如果在马娇面前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甚至是做出挑逗性的动作,那我可就麻烦了。
  张丹看到我后,脸上的嫌弃样立即烟消云散,她扭着翘屁,迈着猫步走到我面前,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给我眨了一下媚眼说:“小楠,你没事吧!”
  我现在真想跳起来抽死张丹,她难道没有看到我女朋友就在旁边吗?
  如果让马娇误会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不相信像张丹这样在风月场所混迹的人会看不出马娇和我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没有回答张丹,转过头向马娇望去。

  马娇果然误会了。
  马娇脸色阴沉地看着张丹,一句话也不说。
  张丹抬起手,手指顺着我的脖子摸到我的下巴上,然后抬起我的下巴,妖娆妩媚地说:“小楠,姐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等我说话,沈蕊走过来,“啪”的一下打开张丹的手,没好气地说:“别逗小楠了!”
  张丹捂住嘴“咯咯咯”地笑起来,全身上下跟着颤抖起来,特别是她里面,让人看得有些激动。
  沈蕊转过头向皮夹克望去,一边打量皮夹克一边说:“你就是被小楠打了的那个同学?”
  皮夹克点了点头。

  沈蕊说:“来吧!我送你去医院!”
  沈蕊转过身向医务室外面走去,办事干脆利落。
  皮夹克想了想跟着沈蕊向医务室外面走去。
  我、张丹、马娇也离开了医务室。

  我让马娇回去上课,马娇不放心我,非要跟我一起去。马娇最后扭不过我,回去继续上课了。
  我们四个人离开了学校,上了张丹的车。
  张丹问我:“皮夹克身上是什么味,怎么那么骚?”
  我没敢说是尿骚味,说我也不知道。皮夹克也不好意思说。
  如果说了尿骚味,张丹肯定会炸窝。
  上次我身上那么多土,她就嫌弃我脏,这一次如果让她知道是尿骚味,肯定更不乐意。

  张丹看在沈蕊的面子上,什么也没有说,让我们上了车,拉着我们向医院疾驰而去。
  车上沈蕊不动声色地问皮夹克我们因为什么打架。
  皮夹克似乎有些害怕沈蕊,扭扭捏捏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听完皮夹克的话,沈蕊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皮夹克。
  皮夹克被看得有些害怕,赶快低下头。
  过了好长时间,沈蕊才说:“原来那天是你打了张楠,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张丹一边开车一边帮腔:“蕊姐,他敢打小楠,我们不但不应该送他去医院,还应该把他扔到城北的公墓中让他和鬼过一夜。”
  皮夹克听了张丹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沈蕊没有搭张丹的腔,冷冷地问皮夹克:“那天都有谁和你一起打小楠了,给我如实说出来。”
  我心中暗叫糟糕,那天蒙凯丰打我的事情,我没有告诉沈蕊。
  蒙凯丰他们虽然打了我,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学生,万一沈蕊出手,我怕会发生就像韩雪那样的事情。
  韩雪因为被大兵强了,心中有了压力,至今没有来上学。
  说实话,对于韩雪我还是有点愧疚的。她虽然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但是也不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
  我刚准备阻止皮夹克,皮夹克已经将蒙凯丰和黄毛供了出来。

  沈蕊疑惑不已地看向我:“他们不是只有两个人吗?怎么变成了三个?”
  我看事情瞒不过去,当即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沈蕊。
  沈蕊听完我的话,叹了口气,摸着我的头说:“小楠,干妈没想到你还为我考虑,真是难为你了。你放心,干妈不会再让韩雪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紧接着,沈蕊转过头向皮夹克望去,满脸寒霜地说:“给蒙凯丰和黄毛打电话,让他们到医院门口来找我。”

  刚才沈蕊和我说话的时候,既和蔼又温柔,就像一个暖心的大姐姐,现在和皮夹克说话,她语气冰冷,口气更是不容置疑,像极了一个说一不二的大姐大。
  皮夹克有些为难。
  沈蕊拧起眉头,睁大眼睛,冷冷地“嗯”了一声。
  皮夹克吓得立即点了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蒙凯丰和黄毛打去。

  蒙凯丰正在上课,没有接皮夹克的电话。
  黄毛辍学在家,天天游荡在社会上,接起了皮夹克的电话。
  皮夹克没敢说沈蕊要找黄毛麻烦,只是说让黄毛在医院门口见他。
  沈蕊十分满意皮夹克的表现,对他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开车来到了县医院。
  张丹带着我和皮夹克去检查,沈蕊留在医院门口等黄毛。
  经过检查,皮夹克被确诊为脑震荡。
  大夫给皮夹克开了很多药,并叮嘱他不要做剧烈运动。
  随后张丹带着我们离开了县医院的门诊楼。
  我看到医院门口围着一堆人,其中好像有沈蕊。
  当我们挤进人群,发现两个光头男正在扇黄毛耳光,“啪啪”的耳光声清脆又响亮。
  黄毛站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动,任凭两个光头男打他耳光。
  这两个光头男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人,他们胳膊上纹着纹身,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
  沈蕊抱着胳膊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眼神冷漠至极。
  这两个光头男应该是沈蕊叫来的人。

  沈蕊看到我后,霸气无比的对我招了招手:“小楠,你过来。”
  我走到沈蕊面前,沈蕊指着我对黄毛说:“以后不许再打我干儿子,如果再让我知道就不是扇几个耳光的事了。听见没有?”
  黄毛赶快点头,惶恐至极。
  沈蕊对两个光头男说:“你们两个走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