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依韵公子摇头,说虽然跟家父沟通了好几次,但他最终还是不愿意把进入东海蓬莱岛的路线和方法告诉我和你们,而是将这些全部传授给了阿乐——对了,在三天前我父亲的大寿上,阿乐已经拜我父亲为师,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也是我的小师弟了,你们认识一下……”
  我点头,说之前见过一面了。
  岂止见过面,而且还打过一架了呢……
  依韵公子似乎不知道我和阿乐之前的恩怨,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这一次由阿乐带你们去,来回都有他领路。”
  啊?

  我一脸错愕,看着满心不甘愿的阿乐,不过很快就收拾了心情,朝那年轻人伸手说道:“那么就拜托了。”
  我表现得十分热情,阿乐即便是再不愿意,也只得伸手出来,与我相握。
  我握过手之后,指着旁边的老彭说道:“老彭的右手,手筋给狼蛛的那帮人挑断了,现在一身刀法无法施展,听说东海蓬莱岛有一种很神奇的药物,叫做软玉断续膏,于是想一同前往,不知道……”
  依韵公子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了开来,跟我说道:“啊,这事儿……”

  老彭瞧见,慌忙说道:“如果麻烦的话,那就算了。”
  依韵公子摆了摆手,然后说道:“老彭这事儿,实属无妄之灾,一身精湛过人的刀法倘若是没了,实在可惜;按理说也没啥问题,不过虽然家父在东海蓬莱岛有点儿面子,但时光荏苒,现在人家也未必会理睬,所以不管是你,还是老彭,送你们过去,自然没有问题,但至于能不能登岛,这个还得对方说了算。”
  这意思应该是同意了。
  我知道依韵公子为了促成这事儿,应该也是花了很大的功夫,但是东海蓬莱岛虚无缥缈,里面的人也几乎不与外界接触,到底是什么想法,也不是依韵公子所能够左右的。
  所以他能够给我一个机会,我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谈定了此事,阿乐告诉我们,说今天准备一下,他明天下午过来接我们,然后准备在夜间出海。
  通知完此事之后,他便先行离开,而依韵公子则留了下来,询问我跟许鸣之间的恩怨。

  我将寨黎苗村血案一事跟依韵公子讲起,并明确地告诉他,说此事不管是我,还是许鸣,我们两人之间的这坎儿,肯定是过不去的,基本上和解不了。
  听到我说完这些,依韵公子叹了一口气。
  他告诉我,说许鸣那边的回复,是只要我这边愿意达成和解,并且起誓日后不冲突的话,他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对方这么好说话,反而引起了他的猜疑,所以才会找我来求证,现如今听到这事儿,他也便不再多劝了。
  这事儿,肯定是许鸣做得错了,依韵公子也无意为他推脱。
  错便是错,你得认。

  不过依韵公子还是表示,他会运用他尚家的影响力,让那帮人的执行力大大减轻,让这事儿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便是了。
  说起许鸣,他说之前其实是有过一两面之缘的,也知道此人的换魂过程。
  许鸣出身贫寒,不过人很聪明,又极为刻苦,一直勤修苦练,表现得十分优异,并且在修行上展现出了极为优异的天赋来,很快就成为了一名不错的青年高手,并且得到了秦鲁海的赏识。
  依韵公子也觉得此人很是不错。
  只不过这人走得越高,似乎权力欲望就变得越大,现如今听说准备重新要收拢邪灵教残党,重组新的邪灵教,实在是有些膨胀……
  我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说,但邪灵教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他走这一步,未免有些太过于激进了。
  依韵公子摇头,说近些年邪灵教屡屡犯下恶事大案,故而在大陆的口碑极差,但其实在港台、东南亚和海外的名声其实还算不错,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厄德勒,英文里面叫做全能教,而邪灵教只不过是外人对它的蔑称而已。
  我说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依韵公子苦笑,说说起来,我与邪灵教也有一些渊源,当年我还曾经被人与其他三人,并称为邪灵四大公子呢——其实厄德勒当年创教之时,乃不世天才沈老总集合了当时江湖上影响力最大的几个宗门,海纳百川而成,本来是想有一番大作为的,结果后来因为他突然失踪,门下又是良莠不齐,结果最终败落……
  我说这事儿倒是听过一些。
  依韵公子说厄德勒虽然败落,但并不能说乌鸦一片黑,里面还是英才繁多的;另外我告诉你,那秦鲁海便是厄德勒十二魔星之一,名曰秦魔,而他也是秦苏河的大伯。
  啊?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一愣,感觉到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将我们藏匿于此的秦苏河,居然跟满世界追杀我们的许鸣后台是一家人。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瞧见我惊疑不定的脸色,依韵公子笑了笑,说你也别紧张,秦鲁海虽然是秦苏河的大伯,不过那秦鲁海早就叛出了龙虎山,自立门户,双方势同水火,并不来往——我的意思,是虽然厄德勒,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邪灵教已经灭亡,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毕竟有着那么大的影响力,暗底下终究还有许多看不见的东西,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对于依韵公子的提醒,我表达了十二分的谢意,而依韵公子又与我聊了一会儿之后,方才告辞离开。
  他走了之后,我还在消化与他交谈的事情,而一直显得很安静的屈胖三则点了点头,说尚正桐这二流子一生处处留情,到处都是私生子,但养了这么一孩子,倒也是个厉害人物,颇有他当年风范……

  我说你指的是依韵公子?
  屈胖三点头,说此子做人做事,皆有可取之处,名将之风,即便是比起当年如日中天的尚正桐,也毫不逊色;不过我看他仿佛在某处瓶颈,一直不能突破,故而方才止步于此,但如果有朝一日他悟了,必将一飞冲天,到那个时候,这世间的顶尖高手之列,又将多了他这么一人。
  我听他说得笃定,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这般说,但觉得很有道理。
  这样的人不出头,谁人能出?

  难道是我?
  想一想,这今后的世间,其实也是相当让人期待的啊……
  次日中午,阿乐过来接我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依韵公子疏通了关系的缘故,这回我们并没有躲躲藏藏,蹲在那卖鱼的车里面,而且坐着一辆商务车,便一路奔向了港口。

  下午的时候,我们抵达港口附近,阿乐将我们扔在了附近的一家餐厅里解决伙食,而他则去联络出海船只。
  这事儿是安排好了的,船只也是早已在港口等待,阿乐过去是检查一些情况,并且落实好此次出海的一应事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