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54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道掌心雷,你不要洗掉了,万一到时候出什么意外,我没来及赶到,你就对着手掌哈一口气,然后往鬼身上拍,能暂时把它逼退。”
  庄雨柠摊开手掌,看着掌心的双鱼图案,惊奇的说道:“为什么要哈气,什么原理?”
  “这掌心雷是用阳气激发的,所以普通人也能用,阳气从命灯出,人只有三盏命灯,所以你只能用三次,非到关键的时候不要使用。”
  庄雨柠道:“三次之后怎么办?”
  叶少阳笑了笑,说道:“你在用尽三口气之前,我肯定会赶到的。”
  大雨两个小时之后才停,但是天色灰暗,这种天气显然不适合出去玩,三人只好仍然呆在家里,庄雨柠弹起了钢琴,叶少阳虽然不懂音乐,但还是从悠扬的琴声中听出了一丝烦恼和忧郁,不知道是曲子的本意,还是她心情的作用。

  晚上吃完饭,叶少阳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画符,一直画到深夜,突然眼前一黑,停电了,心中一惊,急忙来到阳台,伸头看了看别的楼房,也都漆黑一片,这才放下心来,猜测大概是暴风雨之后,电线出现什么问题了,大半夜的肯定也没人来修了,只好把门窗关紧,上床睡觉。
  在他睡下不到半个小时,大雨又下了起来。
  咔嚓一道闪电,把庄雨柠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摸到手机看了一眼,凌晨十二点半,窗外风雨交加,拍击在玻璃窗上,发出一种有节奏的诡异的声音,庄雨柠立刻感到一阵紧张,伸手去开灯,结果没亮。
  停电了?
  庄雨柠顺手从床头摸到了电视遥控器,按下电源键,想检验一下是真的停电还是电灯或开关烧掉了,结果等了几秒钟,电视亮了起来,出现一片雪花点。
  庄雨柠愣了一下,信号不好?可这是网路电视啊,又不是闭路电视,就算没信号也不会出现雪花点这种古老的东西啊?

  就在她分神的工夫,电视屏幕一点点亮了起来,出现画面,庄雨柠松了口气,一时间失去睡意,也不去管什么雷雨天不能使用电器的常识,靠在床头,等着屏幕一点点变的清楚起来:
  画面是黑白的,昏暗的天空下,一行人打着灯笼,走在一条山脊上,画面质量很低,镜头又拉的比较远,看不见这些人的脸,只能通过形体和头发长度判断,有男有女。
  其中有几个人吹着唢呐一样的乐器,一股哀乐,通过电视机的音箱传出来,听的人毛骨悚然,庄雨柠赶紧换台,结果屏幕上还是黑白影像,似乎还是刚才那几个人,抬着一口棺材,正在挖坟下葬,庄雨柠赶紧又换台。
  画面一转,出现在一个破屋子里,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怀里抱着一个很大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根锥子似的大号的针,正在缝制孩子的脸皮。
  房间里光线很暗,画质也差,根本看不清那孩子的模样,庄雨柠怀疑那是一只布娃娃,画面播放了好长时间,那个女人就在那一直缝啊缝,这诡异的画面,令庄雨柠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赶紧换台,然而不管按什么键,画面都没有反应了,连关机都关不掉。
  这是怎么回事?
  庄雨柠盯着屏幕,这才发现屏幕上没有台标,什么都没有……
  急忙走到电视机前,试图把插头拔下来,结果一眼看到插座,愣了几秒钟,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一阵天旋地转,傻傻的盯着空空的插座面板,和挂在电视机后面的插头。

  电视机……根本没插电!
  庄雨柠缓缓后退,跌坐在床上,一双眼睛空洞的盯着电视屏幕,画面上,镜头越拉越近,慢慢的对准了那个“布娃娃”,那是一张男孩的脸,闭着眼睛,脸上伤口累累,有些已经被缝了起来。
  很粗的黑线,像一只只丑陋的蜈蚣,趴在白皙的脸皮上。
  女子手握长针,把黑线一次次穿过布娃娃白皙的脸皮,将两边的伤口缝在一起,镜头逐渐拉近,就在这时候,女子对着镜头,缓缓撩起自己的头发,冲着庄雨柠咧嘴一笑,居然……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不,那就是自己的脸!
  还没等庄雨柠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镜头中的“布娃娃”猛然睁眼,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球瞪着自己,裂开嘴,冲自己喋喋怪笑着。
  笑声不光从电视里传来,身后也有,庄雨柠猛然转身,看到一个全身雪白的男孩站在窗外的雨幕中,双手拍打着窗玻璃。

  “啊——”
  庄雨柠失声尖叫起来,向后退去,跌倒在床上。这时候那雪白孩子已经伸手把窗户打开,身体向里面挤了进来,手臂碰到挂着惊魂铃的红线,立刻铃声大作,男孩的声音迅速消失,电视也关闭了,屋里一片漆黑。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窗外风雨交加,偶尔一道闪电晃过,照见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异常。
  庄雨柠抖抖索索的坐在床上,猛然想到什么,抓起手机,颤抖着播出叶少阳的号码,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通了,庄雨柠哭叫道:“少阳哥,那个鬼童来了,快来救我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传来一声儿童的哭泣,随后响起一个低沉的震人心肺的叫声:“妈妈、妈妈……”
  “啊!”庄雨柠大叫着扔掉手机,一路后退到墙角,只听吱呀一声响,窗户被打开了,一只留着齐耳短发的小脑袋,从窗户的缝隙挤了进来。
  惊魂铃不断响着。
  叶少阳猛然惊醒,闭上眼睛,用神识感知了一下,听见了惊魂铃的响声,心下一惊,没想到鬼童来的这么快。
  当即飞身下床,幸好为了防止意外,睡觉的时候没有把腰带解下去,飞快的披上衣服,抓起背包就往外跑,刚出门就跟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刚要动手,耳边响起小马的声音:“小叶子是我!”

  叶少阳一惊,看清是小马,说道:“你在这干什么!”
  “我听到有脚步声,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刚看到雨雨刚跑下去,所以想叫醒你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叶少阳仔细一听,楼下的确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急忙顺着楼梯跑下去,小马也跟在后面。
  来到一楼,顿时一股狂风,夹杂着细碎的雨点迎面扑来,叶少阳转头看去,通往花园的移门敞开着,一个身穿红色睡衣的身影在花园里跌跌撞撞的奔跑着,不时发出恐惧的叫声。

  “是雨雨,她这么晚出去干什么?”小马惊道。
  叶少阳没回答,赶紧追出去,一边大声叫庄雨柠的名字,让她停下。庄雨柠却好似没有听见,打开院门,脚下不停的跑了出去。
  叶少阳二人只好也跟出去,暴风雨没头没脑的打下来,两人压根顾不上,一路追逐着庄雨柠的身影,来到小区门外,深夜的街道一片漆黑,庄雨柠钻进夜幕之中,立刻消失不见。
  “她去哪了?”小马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叶少阳耳边大声喊道。
  叶少阳哪里知道她去哪了,脑海中飞快的想了好几个追踪的手段,然后又一一否定:在这种暴风雨的夜里,很多道术根本无法使用。就在这时,从某个方向传来了一阵嘤嘤的哭泣声。
  叶少阳一个箭步冲上去,钻进街边的小花园里,一眼看到庄雨柠正双手捂脸,从雕塑下面跑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