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1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我相信,江都的医疗水平肯定比湖州高,所以,我想到江都去看看,能有好的,我们干么非得选择坏的呢"。丁长生说道。
  "这事你和顾部长商量了吗?"唐玲玲眉头一皱问道,刚才顾青山还在给她交代近期部里的一些紧急需要处理的问题,这会怎么想着转院了,如果顾青山转院到了
  省里,那么就意味着顾青山暂时真的要离开湖州政坛了。
  他在湖州住着,湖州组织部大小事情都会请示他,但是他要离开湖州,那么部里肯定要先选一个出来主事的人,那么这样的话,顾青山的很多决策很可能就不能及
  时落实,像今天这样唐玲玲可以来请示一下,明天就可以代表顾青山去处理了,无论是副部长还是常务副部长都插不上手,就等于组织部还在顾青山手里,但是要是去
  了省里可就不一样了,请示起来没有这么方便。
  "这事还用商量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省里的医疗条件和水平肯定比湖州高,这还有考虑?"丁长生疑问道。
  "长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还是和顾部长商量一下吧,听听他的意见,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件事你最好还是听顾部长的话"。唐玲玲意味深长的说道
  。

  丁长生就不明白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也没和唐玲玲告别,推门进了顾青山的病房,唐玲玲看着丁长生的背影,不禁担心的摇摇头,从
  顾青山的话里,唐玲玲听出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只要他还是组织部长,那么部里的一切事务都还得是他说了算,所以他把唐玲玲叫到医院里来,就是为了安排一些自己
  暂时无法处理的事,这也算是一种权力宣示. 
  "唐部长走了?"丁长生进去之后,明知故问道。
  "刚刚走,你没遇见到她吗?"顾青山奇怪的问道。

  "没有看见,对了,干爹,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想,我们还是转院去江都吧,我感觉那里的医疗技术要比湖州好,你认为呢?"丁长生遵照唐玲玲的意思,先征求顾青山的意思。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干妈的意思?"顾青山放下手里的书,问道,这段时间他倒是有时间看书了。
  "我的意思,我还没和干妈说和,我是觉得,一级有一级的水平,你认为呢?"
  "石书记来看过我了"。顾青山没头没脚的说了这么一句。
  "哦,这和我们转院有关系吗?"丁长生奇怪的问道。
  "他希望我继续主持春季这一波的干部调整计划,你说我该走还是该留下,如果我去省里治病,肯定要将部里的工作交代下去,那么石书记那里怎么交代?"顾青山为难的说道。
  "可是,干爹,你的病最好是马上做手术,难道部里的其他人敢不听石书记的?"丁长生对组织部不是很了解,在他看来,组织部如果不听书记的,那么你就等着换人吧,可是他就忽略了他干爹顾青山在顾青山时代是敢和顾青山拍桌子的人物,所以如果顾青山不在部里,那么事事都请示远在省城的顾青山,这样传出去也不太好,肯定会有人向省里汇报,说顾青山因病耽误了工作,而且还恋权,远在省城还扒拉着组织部的事情。

  "按照规定,我不在组织部了,肯定是常务副部长胡东来主持部里的工作,但是这个人一向是和我唱反调,而且别人不知道,但是我清楚得很,他和我唱反调不是因为他是常务副部长,而是因为他是蒋文山安插在组织部的一根钉子"  。
  "蒋文山,蒋文山早就是过去式了,胡东来就是再想蹦跶,那不也得看看形势吗?"丁长生反问道。
  "你错了,胡东来这个人没有忠心意识,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早在蒋文山倒台后,他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市长那里,所以这个人不能不防,你还不知道吧,新湖区的书记刘成安是这一次干部调整中最大级别的官员,可是刘成安早就和邸市长眉来眼去了,石书记亲自告诉我,刘成安曾经不止一次的在晚上到邸市长家里去过,所以,这就是湖州目前的政治局势,你说,石书记不让我走,我能走吗?"顾青山安慰的拍了拍丁长生的手,说道。(.

  "但是,你的病怎么办?"丁长生急切道,这倒是不是装的,顾青山看得出来。
  "现在不是先保守治疗吗?可以说,如果这次的干部调整我不在湖州,恐怕不会那么顺利,尤其是刘成安这个位置,肯定会争论很大,所以我必须坐镇湖州,这也是我的一点责任吧,这一点我已经向石书记承诺了,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唉,也只能是这样了,要不然我去省里,看看能不能请省立医院的专家过来给你做手术,这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我担心湖州的医疗条件"。丁长生再次表示了担心。
  "没事,你先休息吧,我有事再叫你"。顾青山说道。
  出了顾青山的病房,丁长生迫切的感觉到,手里没钱是真的不行,如果去省里请专家,没有钱人家是肯定不会来的,即便是顾青山是湖州的组织部长,可是人家是省里的医生,见大官见多了,像顾青山这样的很难排上号,所以只能是拿钱砸。
  所以对于朱红军留下的那张银行卡,丁长生就寄予厚望,但愿你没骗我,至少我也让害你的人遭到了报应,虽然还没有送他们下去和你团聚,但这是早晚的事,所以你最好不要骗我。丁长生想着,迫切的想要看看这卡里到底有多少钱?
  "喂,在哪里?"丁长生给郑小艾打了个电话。

  "还能在哪里,在家里伺候你这两个小情人呢,你赶紧想个办法弄走吧,老是呆在我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吧"  。
  "再等等吧,我有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正在陪着谷乐乐和谷甜甜俩个人斗地主的郑小艾一听丁长生在电话里一本正经的声音,心里一紧,拿起电话进了卧室。
  "你是新湖区教育局的局长,朱红军有档案资料在你那里吧?"
  "档案怎么会在我这里,在人社局啊"。郑小艾一听丁长生问道朱红军,心里又是一紧,这也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两个人之一。
  "那有没有他的签字和身份证复印件?"
  "嗯,签字肯定有,湖州一中的很多汇报材料都有他的签字,至于身份证复印件,这个我要好好找找"。
  "那好,明天天一亮就找,我有急用"。

  "好,我会尽快给你准备好"。郑小艾没问丁长生干什么,朱红军都死了那么久了,他找朱红军的签字干什么,虽然知道丁长生肯定不会干正大光明的事,但是郑小艾就是相信丁长生,这也是一种盲目的相信,可是这又何尝不是感情的关系呢。
  第二天一大早,丁长生让杜山魁去新湖区教育局外面等着,大概上午十点左右,郑小艾装作出门的样子,在路过丁长生说的那辆车的时候,将一个纸包扔进了车里,仿佛是扔了一包垃圾一样,扬长而去。
  杜山魁随即将纸包带回了丁长生的家里,中间都没有打开过,而丁长生的面前放着一张打印好的授权委托书,只需要签好朱红军的名字,在拿上朱红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了,现在只是不知道朱红军是否在银行卡上设置了密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