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1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是和平时期,不是战争年代,所以当兵的也好,当丨警丨察的也好,见血的机会不多,可是丁长生打死葛虎那一枪,的确是打出了自己的赫赫威名,算上陈标子和王老虎,直接间接的已经有三条人命在丁长生手上了。 
  丁长生刚刚停好车,意外接到了徐娇娇的电话,于是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着秦墨将车慢慢倒进了停车位里。
  "丁长生,我想好了,我答应你,做那件事"。徐娇娇在电话里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得。
  "哪件事啊?怎么说的这么正经,我可告诉你,我可是正经人,你要瞎说"。丁长生心里一喜,但是嘴上却不肯吃亏,在电话里对徐娇娇调笑道。
  "去你的,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在外面吃饭呢,晚上好不好"。
  "不好,和你这样的人,我还是要提高警惕,晚上容易出事,所以有什么事我们还是在光天化日下谈比较好"。
  "那好吧,我在湖天一色吃饭呢,你打车过来吧,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等着我"。徐娇娇说完高兴的将电话扔在了床铺上,赶紧穿衣服化妆。
  自从丁长生说了关于银行卡的事情,徐娇娇回来后就念念不忘,权衡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干着一票,有道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么多姐妹都嫁的好的出嫁了,没出嫁的好像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在捞钱,自己怎么就没这机会呢,可是当丁长生说了那件事之后,徐娇娇感觉这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
  "秦先生,这里景色怎么样?"丁长生挂了电话,上前和秦振邦并肩走在了一起,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和远处的白云相交,真不愧是湖天一色这个名字。

  "这个地方真是好啊,空气好,景色好,要是能在这个地方住下来,闲来没事钓钓鱼,种种花草,真是惬意啊"  。
  "哈哈哈哈,秦先生,不瞒您说,我这是这几天第二次听到这个想法了,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哦,还有谁这么说?"秦振邦也是一个听话听音的人,一听丁长生这么说,就知道丁长生想接下来说点什么,所以很配合的做了一回捧哏。
  "荆山的谢九岭,谢老爷子"。丁长生说道。
  "哦,你说的是中南省的钢铁大王吧"。秦振邦恍然道。

  "是啊,秦先生认识谢老爷子?"
  "唉,世界说大很大,说小还真是小,怎么?他也在湖州?"秦振邦非常感兴趣的问道。
  "哦,走了,前几天在这里住了几天"。
  "可惜了,我和他好久没见面了,前段时间还通了一次电话,约好了有时间喝茶的,没想到居然在湖州失之交臂"。秦振邦很惋惜的说道。

  "这么说来,秦先生和谢老爷子是朋友?"
  "不但是朋友,几年前我在谢氏钢铁还有股份,价格很高的时候我就卖了,当时老谢还说我没眼光呢,现在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谢氏钢铁的股价一跌再跌,现在已经很难维持了"。秦振邦心有余悸的说道,想想现在,那个时候卖了股票还是很正确的,要是搁到现在,估计自己那些投资者会骂死他。
  "嗯,谢氏钢铁的股票现在是不怎么好,不过我相信谢老爷子还会东山再起的,他的年纪还不大,再说了,有他女儿在,估计东山再起问题不大"。丁长生不满秦振邦的言辞,所以守说话间还是偏向了谢家。
  "哦?可是我预测,未来几年,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很大,长生,你对经济也有研究?"秦振邦转脸看着丁长生问道。
  而当丁长生这么说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看似无心他们谈话的秦墨也不禁也竖起了耳朵,从车上下来后,秦墨虽然没有和丁长生打招呼,也没有什么善意的表达,但是她对丁长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时时刻刻都在留意着这个乡巴佬  。
  "经济下行压力大是很自然的,前几年经济疯涨,尤其是房地产经济,几乎成了地方政府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了,没钱了就卖地,这种土地经济必然不能长久,盖再多的楼得有人住才行啊,所以未来几年都是对前几年这种疯狂增长的还账"。丁长生慢慢说道。
  "哦?想不到长生还真是研究过地方经济?"秦振邦赞叹道,示意他说下去。

  听完丁长生这简单的几句话,秦墨也不禁放慢了脚步,生怕自己的脚步重了引起丁长生的注意,所以,感觉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这期间还夹杂着好奇。
  "这是大路边经济,都知道的,只是都不想说出来罢了,这就像是击鼓传花,都想着千万不要在自己手里坏掉了,所以这种侥幸让地方政府想停都停不下来,间接的,这种经济一慢下来,受房地产经济影响最大的就是钢铁行业"。
  "你说的不错,盲目的政绩观让这种土地经济畸形发展,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不搞房地产,我说,房地产虽然来钱快,连现在的首富都是搞房地产的,但是房地产的风险也很大,香港报纸说听到了内地房地产泡沫崩裂的咔嚓声,我认为,不无道理,所以,我还是搞实业的好,尤其是基础实业,长生,对于我这个项目,你是什么态度?"秦振邦话锋一转问道。
  "呵呵,秦先生,我是开发区主任,你问这话不是等于没问吗?只要是外来投资,我们都欢迎还来不及呢,但是还是那句话,秦先生,决定权不在我这里,我是服务的,只要为你们服好务,我就算没有不作为"。丁长生笑的像一只小狐狸一般。

  "你这个小滑头,长生,说实话,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所以,我们今天好好喝几杯,改天你到京城去,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可能对你将来的发展有好处"。秦振邦又抛出了一个诱饵。
  秦振邦是谁?秦振邦介绍的人物还能是谁?这都是不言而喻的,这就是人脉资源,其实从某种道理上来说,秦振邦不也是一笔资源吗?
  "呵呵,秦先生,你千万不要抬举我了,我这个人到了京城,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也入不了人家的法眼,我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一句话,秦先生,你就是想把我卖了,但是我不值钱啊"。丁长生面对秦振邦的诱惑呵呵一笑道。 
  秦振邦无语了,只能是指着丁长生点了点,没说话,秦墨更是对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无语了,有多少人都想着借助父亲的力量认识京城里那些衙内,虽然不至于每个级别的都管用,但是像丁长生这样的角色,只要上面有人发句话,可以想见,丁长生的升迁之路将会顺畅很多,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吊死在石爱国这一棵树上。
  丁长生依然将房间安排在了钓鱼岛,这里就是他和郑小艾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地方,每一次到这个地方都有不一样的味道。
  那个时候郑小艾还是蒋文山的情妇,这短短一年的时间,时移世异,郑小艾倒是乖乖的做了自己的情妇,而蒋文山也滚出了湖州,想到这里,丁长生不由得想起蒋海洋来,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这几天怎么样了,自己下手没个轻重,可不要真的打残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