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8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斯福的讲话仅仅只有约五百字。罗斯福指出,日本发动袭击是背信弃义的,美国将不惜一切代价击败这个懦弱的敌人。他对讲话稿关键的第一行作了最具历史意义的改动,原稿是“它将成为人类历史上不能忘记的一天”,最后改为“它将永远成为国耻日”。接着罗斯福又对三个地方作了微小的改动,他的秘书格雷斯.塔利整理了最后的稿件。经过讨论,大家初步通过了总统的演讲咨文。
  内阁会议持续了大约四十五分钟。会议刚刚结束,一大群众、参两院的首脑人物就走了进来。其中包括多数派领袖巴克利,共和党领袖麦克纳利,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汤姆.康纳利,军事委员会主任沃斯汀以及参议院议长萨姆.雷伯恩等等。

  罗斯福向众人提出,他将于第二天中午12:30分在国会发表演讲,请求众参两院批准美国对日本的战争。
  虽然由于明显的理由当时还没有美国舰艇和飞机的详细损失数目,但之前所公布的消息足以说明,美国在珍珠港受到了很大的挫折。这对美国人的自尊心是严重的打击。那个在经济上严重依赖自己的矮小的黄种人国家竟然敢对强大的美国动手,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马上有人提问:“日本人的损失如何?”
  “这个问题目前暂时难以回答。我们估计打下了敌人的几架飞机,还有几艘潜艇,不过我们的损失要大得多。”罗斯福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汤姆.康纳利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他跳起来敲着桌子厉声责问道:“地狱已经着火,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总统先生,他们是怎么乘我们不备发起攻击的?”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我们需要很快弄清楚它。”罗斯福王顾左右而言他。
  一看罗斯福祭起了太极神功,康纳利马上把矛头对准了海军部长诺克斯:“尊敬的部长先生,之前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还不等诺克斯开口,康纳利就开始了连珠炮般的质问:“上个月,你不是吹嘘我们能在两个月内吃掉日本吗?你不是说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日本人休想动我们一根汗毛吗?你是不是想告诉大家,你是一位出色、能干的海军部长呢?”
  诺克斯表情尴尬,哑口无言。
  康纳斯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你为什么让这么多的军舰挤在珍珠港里?你为什么要在入口处按上木头链子,让我们的军舰在危机关头出不来?”
  “这是为了让我们的军舰不被敌人的潜艇偷袭。”诺克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想到过空袭吗?”
  “没有。”
  “我们的部队处于警戒状态了吗?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正在和日本谈判,而且谈判已经濒临破裂了吗?我们的巡逻机都到哪里去了?美国的舰队怎么会如此地睡在梦里?”
  诺克斯满头都是汗水。

  第二天的《纽约时报》报道说:昨天上午民主党参议员汤姆.康纳利已明确地就珍珠港事件对诺克斯进行了“不指名的谴责”。康纳利对此未做评论,只是提出一个问题:在遭到袭击时美国的飞机和巡逻艇都到哪儿去了?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在头版发表了一片文章,大幅标题就叫“部长先生,为什么?为什么?”
  稍后当这些职位显赫的人物陆陆续续地走出白宫大门时,门口仍然聚满了等待最新消息的记者。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采访,这些人鱼贯而出冲开人群后扬长而去。
  罗斯福坚信,尽管过程会很艰难,但最后的胜利无疑是属于美国的。当天晚上,他的长子、海军陆战队上尉詹姆斯看到父亲在翻看心爱的集邮本,“脸上毫无表情,非常沉着、平静”。罗斯福夫人也发现,她的丈夫很久以来从未象现在这么宁静。她暗自思忖:“既然木已成舟,心里也就定了”,未来要对付的已是“比较明显的挑战,不象过去那样长久地觉得前途难卜不易决断了”。

  在陆军部和海军部,头一天还很少见到有人穿军服,而今天凡是有军服的人全都自豪地穿上了。全首都的裁缝都在忙着为那些以前在特殊需要时才向朋友借军服穿的军官们赶制军服。流行歌曲的作曲家和发行人也都忙碌起来,赶着创作象“日本人你是个傻瓜”这样的爱国歌曲供公众歌唱。拂晓时分,著名音乐家马克斯.莱纳写好了一首颇具思想性的歌曲,“太阳将很快在日升国落下”。
  对珍珠港事件心里暗暗高兴的当属陆军部长史汀生。比罗斯福总统大了十五岁之多的史汀生是铁杆的对日强硬派分子。史汀生资历很老,早在一战之前史汀生已经担任了塔夫脱总统时代的陆军部长,罗斯福是之后很多年才担任的海军部长助理。“九一八”事变之后,当时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史汀生就强烈主张对日本采取强硬措施,大力支援中国,但他的意见被当时软弱的胡佛总统否决,最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才发表了一个不疼不痒的所谓“史汀生不承认主义”。史汀生已经盼望了整整十年,尽管损失是大了一点,但这一天毕竟还是来了。史汀生感到有些庆幸,那源于一个不能言明的原因。珍珠港损失最大的是海军。陆军尽管也被打得灰头土脸,但比较起来还算没有伤筋动骨。大家的矛头都对着海军,他现在有点同情他那可怜的诺老弟了。

  第二天一大早,刚到办公室的史汀生就叫来了副官哈里森少校,他说,“我想我们应该去看看诺克斯将军。”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天桥来到海军部大楼,在这里他们看到的是一片惊慌。在诺克斯办公室的外间,一个将军朝一个方向踱步,另一位将军朝相反的方向踱步,一切都显得杂乱无序。诺克斯的副官悲伤地对哈里森少校说:“天哪,美国人民会怎样去看我们海军呢!”
  后来史汀生在日记里写到,他第一时间去看望诺克斯,“只是要表明,海军落井,我不会下石。我借口有份文件要他签署,但他对我的走访非常感激。”史汀生私下对金梅尔上将的疏忽大意和效能低下非常不满,认为他应对珍珠港的劫难负主要责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