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8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多人都在担心罗斯福总统的安全。总统的保镖队长雷利接到了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打来的电话,“尽快把总统随行的联邦特工人员增加两倍”。雷利刚刚放下电话十秒钟后铃声又响了,还是刚才的摩根索,“刚才我说错了,你给我听着,不是两倍是四倍,我再次强调是四倍”。到处都是风声鹤唳,到处都是草木皆兵,到处都是严峻的面孔。白宫的护栏内外布满了宪兵队和岗哨。由于人员不足,白宫丨警丨察得到了首都丨警丨察的增援。特工人员将闲杂人等赶离附近的公共场所,连白宫的屋顶上都架上了机关枪。

  为了预防白宫在遭到袭击后能够尽快地得到增援,陆军部下令工兵部队将许多推土机和大型机械设备运送到白宫附近,发动机要一直处于启动状态,已备在遭到空袭时能够尽快救援。听说日本人的细菌武器那是相当地厉害,大家给罗斯福总统的轮椅上也挂上了防毒面具。罗斯福拒绝了军方提出的把白宫涂成黑色的建议,那不成黑宫了吗?——军方担心白宫的颜色在晚上会成为日本舰载机的进攻目标。不过罗斯福还是接受了在晚上实施灯火管制的建议,很快白宫的六十间房子和二十间浴室都挂上了厚厚的窗帘。

  虽然美国政府和军方高层非常清醒地认识到日本的空袭和入侵不大可能发生,但夜间灯火管制和防毒面具的分配仍然在进行。财政部长摩根索甚至向总统呼吁,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布置陆军的坦克装甲部队,他的这一极端蹩脚的建议没有被罗斯福总统采纳。
  此前不久,美国的一些观察家在看到一船船废钢铁、石油和其他战略物资运往日本时曾经作出预言,将来总有一天这些东西会变成日本人的丨炸丨弹从美国人的头上落下来。现在事实证明,这些观察家的预言无比正确。阿肯色州的《新闻报》用这样一句简捷的话来表达美国人的愤怒:“现在可以看出,日本是一个最对不起我们的顾客。”——他们被自己养的狗咬伤了自己的手。
  纽约市市长菲奥雷洛.拉瓜迪亚决心保护曼哈顿“免遭珍珠港式的突然袭击”,他发表讲话进行民防大动员。丨警丨察局将日本人和其他轴心国的人集中在一起,用渡船送到港口对岸的埃利斯岛上看管起来。在时代广场图片新闻橱窗的前面,身着制服的水兵在气字轩昂地向围上来的听众发表讲演:“不要害怕日本人,我们很快就会打败他们。”他们的话显然没有几个人相信。
  此时在12月4日驶离纽约的一艘货船上,一名代号为“三轮车”的双重间谍杜斯科.波波夫听到船长哭丧着脸宣告珍珠港遭到攻击时十分得意。早在秋天他就曾把一份有关日本人将袭击珍珠港的情报交给了联邦调查局,尽管胡佛局长因为他的糜烂生活耻于接见他,这份计划是他从德国人那儿弄到的。波波夫认为美国人肯定已经根据他所提供的情报做好了一切防范措施,日本人肯定在偷袭中吃了大亏。他自豪地在日记里写道,“这正是我一直等待的消息。我难以用言语消除旅客们的紧张情绪,但我相信美国舰队肯定已经赢得了对日本人的伟大胜利,我为我能够在四个月前就给美国人发去警报而感到非常、非常地骄傲。日本人肯定会受到迎头痛击!我在甲板上踱步。不,不是踱步,而是欢快地在跑动。”可笑的是,波波夫还不知道取得“伟大”胜利的恰恰是日本人。

  一个密码破译专家在得到珍珠港被袭的消息后气愤地在自己的家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地不停说:“他们早就知道的,他们早就知道的,他们早就知道的啊!”他说的他们当然是指美国的那些高层人士。这个密码专家就是“魔术”系统的破译者威廉.弗里德曼中校。
  大约下午18时40分,罗斯福打电话给财政部长摩根索,说要在晚上8时30分召开内阁会议。摩根索向总统报告,“我们今晚就派人接管所有日本银行及商业公司,禁止日本人再进去。”
  “很好。”罗斯福回答道。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白宫,大约一千多名民众聚集在宾夕法尼亚大道,然后穿过拉菲特帕克街观看众多的内阁成员和国会议员陆续进入白宫。人群中有人开始唱歌,随后就有更多的声音加入进来,最后所有的人都在引吭高歌。歌声在白宫的四周经久不息,他们唱的是《上帝保佑美利坚》和《星条旗永不落》。
  晚上20:30分,罗斯福在白宫召开了临时紧急内阁会议,参加会议的人中只有霍普金斯不是内阁成员。内阁成员们在罗斯福的办公桌前围坐成半圆形。面色苍白的诺克斯对史汀生耳语道,“我们已经损失了七艘战舰,还损失了很多架飞机。天哪,他们很多是还没有飞起来就被击毁在地面上的”。司法部长弗兰西斯.比德尔后来回忆道:“总统显然深为震惊,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严肃过。”
  日期:2016-06-30 22:02:42
  (正文)

  对内阁会议记得最清楚的是劳工部长弗朗西丝.珀金斯,她是同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及邮电部长弗兰克.沃克乘坐同一架飞机刚刚从纽约赶回来的。三个人在飞机上尚不知道日本偷袭珍珠港之事,还是她的司机到华盛顿机场接她时才告诉他们的。“那绝对不可能”,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椭圆形办公室里坐满了人。总统坐在办公桌前,三个人走进去时他都没注意,而是在专注地看着桌上的发言稿。大约9时,大家纷纷就座。珀金斯惊讶于总统在此之前未跟任何人说过一句话,“他好像生活在另外一个什么地方”,她在录音采访中回忆说,“他严肃极了,脸和嘴唇下垂,郁郁寡欢,他往日白里透红的脸色现在已经不见,而是一副古怪、沉重、灰暗和扭曲的表情。”她肯定地说,“罗斯福的脸一直没有松弛过,哪怕是一分钟也没有”。

  罗斯福总统首先发言,他先是叙述了当天发生的一系列可怕事件和之前同日本人举行的徒劳无功的谈判。最后他说:“这是自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内阁会议。明天我将在国会发表演讲,请诸位就演讲的内容提出意见。”珀金斯在自己的本子上写道:“我明显意识到,海军遭到了出其不意的袭击,仅仅这一点就够总统难受的了。”
  对于已经草拟好的总统讲话,陆军部长史汀生认为写得非常有力,只是其中没有谈到日本“过去几十年里在国际社会犯下的斑斑劣迹,而且丝毫没有联系到德国”。赫尔也主张最好能够提一下德国,毕竟今后德国才是最强大的敌人。但是罗斯福说,“短一些更加有力,可以保证人人都会看。”看来老罗才真正领会并践行了老酒一直提倡“越是重要越是简单”之永恒真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