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乡长,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常文拍着胸脯道。
  宁俊琦也不禁被常文的情绪感染,有些激动的说道:“好,好。”她忽然感觉自己的用词不太恰当,又急忙改口:“保重身体,保重身体。”
  “乡长,你们是不知道。当老常得知让自己当这个中心小学的校长时,激动的好几天都没睡不着觉,一个劲的和我说‘这次管十个人了,我成校长了’。”?小张老师在旁边插话道。
  常文脸一红,说道:“哪像你说的那样?你净埋汰我,好像我是个官迷似的。”
  屋里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常继文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我爸是官迷,我爸是官迷。”
  大家笑过以后,常文忽然情绪低落的说道:“我能再次站着走上讲台,都是各位领导和乡亲无私帮助的结果。尤其是楚大叔,为了给我治腿,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来,至今还得靠轮椅行动,说话也不利索。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就……难受。”说到这里,常文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了,眼泪一双一对的掉下来。

  看到常文这样,楚天齐赶忙走到常文跟前,拍着他的肩头,说道:“常老师,不必担心,我爸已经恢复很多了。上次我回去,他一手拄拐,一手扶着我还走了好长时间呢!别伤心了。”
  常文破涕为笑:“我不伤心,不伤心,愿老天保佑,让大叔早日康复。我没有什么能报答他的,我就好好把书教好,多培养出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也不枉大叔舍命救我一场。”
  “这就对了,振作起来。”宁俊琦说道。
  “他就是那样,一说到楚大叔,就是又哭又笑的。”小张老师在旁边插话道。
  常文不服气的回道:“你不也是那样吗?”
  确实如常文说的那样,小张老师现在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
  大家说了一会话,从屋里到了院子里。
  站在院子里,看着曾经的教室,现在的危房。常文由衷的说道:“乡长,楚乡长,你们英明啊!要不,孩子连上课的地方也没有了。”
  宁俊琦和楚天齐明白常文指的是什么,楚天齐笑了笑。宁俊琦说道:“都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啊!”
  谢绝了常海吃午饭的邀请,宁俊琦对常海等人强调了救灾的一些事情。然后,和楚天齐、杨大庆一起,再次涉水出了村,到了汽车旁。当然了,楚天齐的雨鞋还是被宁俊琦征用了,他自己只能继续穿湿凉鞋过河。
  第二站到的是小营村,小营村的灾情要比甘沟村轻一些,因为小营村的地势要比甘沟村开阔一些,洪水自然也就小了一些。宁俊琦一行,仍然是看现场、看望受灾群众,听冯强等人的汇报。等把这些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冯强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午饭。
  众人没有喝酒,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后,又赶往了今天的最后一站——苇子沟村。苇子沟和甘沟村的地形大同小异,进村的路已经成了泥糊糊,当汽车进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提前接到信的村干部已经在村边等候,待乡领导一到,马上就是看现场。苇子沟洪水也很大,灾情和甘沟村差不多。看现场、慰问、听汇报,一圈忙下来,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众人谢绝了村领导吃晚饭的邀请,踏上了回乡里的路。

  出村刚有三里来地,汽车就不走了,小孟怎么弄也打不着火。最后,只得让杨大庆和小孟留在原地,到村里寻求帮助,楚天齐和宁俊琦抄小路回乡里。
  刚刚接到电话,明天县领导要到乡里,所以宁俊琦无论如何得赶回去。一是明天在乡里等候领导,再一个就是和黄书记在今天晚上商议汇报内容及接待事宜。
  从小路走,需要翻过一座小山包,过去就是青牛峪村的地界,估计就是一个小时的路。而要是从平路走的话,得先到主路,然后再从主路乘车回去。光到主路就得两个来小时,在主路还得等着过往的车,现在的班车已经全部过去了,等其它的过路车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呢。
  宁俊琦、楚天齐二人向小山包走去。整个一天都没有出太阳,踩在长满青草的地上,还是有一些湿*滑的感觉。走了十来分钟的平路,就开始上山了。
  这座小山包不高,山上到处是小树和灌木丛。一条人工踩出的小路,穿过灌木丛,曲曲弯弯的升向远处。路两边的小树虽然不高,但总比人高,借着山势生长的一面,要更高一些。
  往天的这个时间,太阳还没有落山,会有阳光洒在缝隙间,显得比较亮堂。而今天却是另外的一番情形,今天凌晨下了四、五个小时的雨,白天又没出太阳。因此,山上的湿气很重,就连平时腐烂的树叶、死虫的气味也泛了出来,让人作呕。天上阴沉沉的,本来才下午六点多的时间,却像往天将近晚上八点钟的样子,天已经像是要慢慢黑了。
  闻着难闻的气味,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周围的树木也是影影绰绰的,让人不免心中产生恐惧。此时的宁俊琦就是这样的感觉,她紧紧的跟在楚天齐身旁,不敢向周围张望,却又不由得看向身后,因为他总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

  其实好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就是人在害怕时,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总会感觉后边有人。于是,不由得要去看,当看到后边什么都没有时,心里仍然不踏实,便加快了脚步。这时你就会感觉身后的脚步也跟着加快,就不由得再去看,当然还是没有人。就这样越走越快,越快越要回头,越会害怕,当跑回家或是到了人多的地方时,自己已经是大汗淋漓,浑身湿透了,甚至头发都跟着站了起来。
  “你冷吗?”楚天齐感受到了她粗重的气息,和身体的颤抖。虽然两人身体之间有足够的距离,但他仍能感受到。
  “没,没有,有,有点。”宁俊琦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路上有水,你抓着我的衣服吧,以免滑倒。”楚天齐听她说话的状态,已经断定她是害怕了。他很体贴的没有说出“怕”那个字,而是提到了察看灾情的事:“乡长,看了今天的三个村子,你有什么样的感觉?”
  宁俊琦顺从的抓*住了他的衣服,说道:“我,感触很多,但一时又说不清楚。”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害怕的缘故,她的思维迟钝了很多,也稍微有一点混乱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