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坐在了沙发前,羽痕一脸看到偶像的激动,泡茶的时候手忙脚乱,差点儿将一壶热水全部都洒依韵公子的脸上去,弄得老彭赶忙代女儿给人道歉。
  好在依韵公子并不计较这些,反而是亲切地与羽痕问好。
  总之各种平易近人,弄得羽痕都快要哭了。
  秦苏河给依韵公子介绍老彭,他洒然一笑,说五虎断门刀嘛,我肯定知道的,当初家父曾经点评过,说宝岛之内,用刀的高手许多,但最纯粹的,还是得论彭家。
  得此评论,老彭乐开了花,一边谦虚,一边咧嘴笑,说尚老过誉了,我这两下子,当不得,当不得如此盛誉。
  依韵公子又谈及了老彭此次的牢狱之灾,说你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过了,按理说国府解散,我们便置身事外,插手不得;不过彭家当初也是跟随着蒋公一起来的台湾,咱们彼此之间,也是共过患难,有过一份渊源的,不能因为美国人说什么,咱就都得做,如果不抗争,岂不是成了奴隶?回头的时候,我跟usr总部那边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你得以回归……
  听到这话儿,老彭十分感动,不过还是摆手,说算了,隔阂已成,破镜难圆,我的心思早已淡了。
  依韵公子叹息了一声,说唉,此事说起来冤屈,那帮人这么搞,总有一天会出大事的。
  一阵感慨之后,老彭十分识趣,知道我们还有些私密话要说,便与秦苏河去了书房,而我这时方才问起了小香港的事宜来。
  依韵公子告诉我,说小香港运转良好,在华族的扶持之下,安和她的族人已经在那儿扎下了根来。
  情况一天比一天更好,唯一让人觉得遗憾的,是安变得有些沉默了。
  说到这里,依韵公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来,说这事儿说起来跟你还有些关系,人小女孩儿挺挂念你的,我在的时候,整日念叨着你什么时候能够来看她——对了,你近期有打算回荒域么?
  话说到这里,我也没有再绷着了,将我此刻的困境跟依韵公子提起。
  听我讲述完毕话之后,依韵公子沉吟了一番,然后问我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女朋友,她已经前往东海蓬莱岛了?”
  我点头,说是,我可以确认。

  依韵公子皱着眉头说道:“那她是如何知道东海蓬莱岛的呢?”
  我摇头,说这个就不清楚了。
  依韵公子沉吟一番,然后说道:“陆言,你知道东海蓬莱岛是一个什么地方么?”
  我摇头,说常听说天下修行三圣地,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苗疆万毒窟,不过具体什么样子,我却也不是很清楚……
  依韵公子跟我解释道:“其实很久以前,流传的还有另外两个,一个是北国寒冰岛、南海镇海眼,这些都是最能够接近更高层世界的所在——如果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平面的话,这几个地方,则是如同气泡一般的凸起,能够更近距离的仰望我们所未知的世界,又或者说是逝去的神佛之地……”
  我说我明白了,东海蓬莱岛不就是传说中碧游宫的所在么?
  依韵公子点头,说其实我们现在身处的世界,是一个废地,被满天神佛抛弃了的地方,至于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有人告诉我,说是因为末法时代的到来,轻灵之气越上,厚重之气越下,历史的必然趋势;也有不同的理论,总之一点,东海蓬莱岛是更接近真理的地方。
  我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忍不住问道:“如此说来,你曾经去过?”
  依韵公子摇头,说我倒是有机会,不过还是没有去成。

  我与他有过命的交情,也不扭捏,直接说道:“现如今我必须要去东海蓬莱岛走一遭,挽救我逝去的爱情,但却有不得法门,所以这一次,只有求助你了。”
  依韵公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一时半会儿答应不了,不过我可以承诺你,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促成此事的。”
  依韵公子一诺千金,此事我最是知晓,听到这话儿,我不再担心,表达了感谢。
  而聊过此事之后,依韵公子突然问道:“我也是在接到秦哥的电话之后了解的,听说你们现在已经被usr通缉了?”
  我苦笑,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之后,依韵公子苦笑着说道:“估计跟usr打招呼的,是许鸣。此人我见过几面,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不过我与他背后那人倒是有些来往,回头我打个电话问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你们斡旋此事吧……”

  依韵公子处理问题的思路十分清晰而有条理,承诺帮我们出面处理目前诸多的麻烦,虽然我并不在意什么usr和狼蛛之类的,但对于他的好意也表达了感谢。
  感觉得出来,他肯定是想让我们在宝岛这段时间过得舒服一些。
  不过如果出面整我们的人是许鸣的话,我觉得效果可能没有那么好,毕竟许鸣此人便是寨黎苗村血案的幕后凶手,这件事情在我们之间横着,就如同一根刺,永远都会刺痛我们彼此双方,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
  即便是许鸣不先发制人,等回头腾出手来了,我们也得找这小子麻烦。

  这事儿,是为了虫虫。
  至于许鸣后面那人,秦苏河说过,那人叫做秦鲁海,至于是什么来历,我不是很清楚,但依韵公子看似跟他好像有点儿交情。
  不知道许鸣会不会卖他面子。
  尚老的大寿在两天之后举办,虽然退下来了,但尚老以及他整个的家族,在宝岛的影响力还是巨大的,门生故旧无数,另外官方肯定也会派一定级别的代表出席。

  这诸事繁忙,依韵公子并不能一直待着,拜访过这边之后,他表达了歉意,然后告辞离开。
  人一走,羽痕就从房间里溜了出来,两只眼睛里面仿佛要冒出小星星来,一脸迷醉地说道:“哇,他好帅啊,真的……”
  我是男人,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摸着下巴,说不知道他结婚了没有,要是没,你可是有机会的哦?
  羽痕慌忙摆手,说偶像是用来崇拜的,我一丑小鸭,哪里跟有那种奢望?
  听到女儿说出这般没出息的话语来,老彭郁闷得直摇头,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接下来的时间,又是继续等待,尚老大寿过后的第三天,依韵公子又一次过来拜访,与他一起的,竟然还有那个少年郎阿乐。

  那年轻人是第一次来这儿,下了地下室,一脸戒备地审视着周遭,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见面之后,依韵公子一脸歉意,说对不起,这几天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关系,实在是太忙了,没有时间过来,抱歉哈。
  我说你我共过生死,何必如此客气?
  听到这话儿,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本来我父亲并不同意此事,不过我讲起了当初你我曾经在荒域并肩而战的事情,他最终还是点头了;只是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许多关系需要调理,家族也有很多生意在等人决策,没有办法陪着你们一起……”
  我慌忙摆手,说无需劳烦你,你忙你的,只要将地点方位告诉我就行了。
  日期:2016-03-2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