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7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给我柳智慧的资料。
  果然,资料上,除了身高性别,出生年月,住址外,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谢丹阳说:“出生年月是错的吧。”
  我看了一眼柳智慧的出生年月,肯定是错的了,按资料上的年月算来,她现在已经四十岁了?
  她有四十岁吗。
  连这个都是假的,那住址呢?

  我看着地址。
  在东郊车站旁的三元路的二单元。
  我说道:“带我去那里一趟。”
  谢丹阳说:“好。”
  她踩油门,上了快环。
  我说:“让你拿资料而已,你居然让我来等你,有什么事找我呢。”

  谢丹阳说:“我是有事找你。”
  我说:“你说啊。”
  谢丹阳说:“我爸爸妈妈说要见见你。”
  我一拍脑门:“唉,没空见,也不想见,不要用钱来收买我,我这个人你收买不了的。”

  谢丹阳说:“一千。”
  我说:“唉,人间自有真情在,见个面帮帮你也没什么,你说是吧,人之间都要互相帮助的,加上我们那么好的朋友。”
  谢丹阳说:“没钱给你。”
  我说:“开什么玩笑,大家都那么忙。”
  谢丹阳说:“我不知道怎么了,他们这两天,老是要我带你去吃个饭。可能好久没见你,以为你和我分手了。”
  我说:“他们还担心这个吗,他们担心的是你跟着我这个穷小子吧。”
  谢丹阳说:“他们更担心的是我嫁不出去。”
  我说:“我不信他们没有介绍更好的男人给你。”
  谢丹阳说:“介绍。”
  我说:“然后呢。”

  谢丹阳说:“前些天我妈在网上找的,资料上四十,有车有房在医院上班的男人,四十岁,算是成功人士。后来我就应付的去了。”
  我问:“然后呢,看上人家了?”
  谢丹阳说:“一个秃了顶的老男人,在医院看大门的!穿着保安的衣服出来,说是太忙了,没时间去换,两眼不停的在我胸口看,笑着又猥琐,后来一问,四十八了,老婆跑了。车是摩托车,房是医院的宿舍,还是瓦房!”
  我哈哈的笑了出来。
  我笑着说道:“下次你该让你妈打头阵,先去看看,然后你再上场。”
  谢丹阳说:“我妈说网上的真不靠谱。”
  我说:“你真是笑死我了。唉,你妈太愁嫁了,恨不得替你嫁了生孩子啊。”
  谢丹阳说:“我巴不得他们再生一个好了。”
  我说:“还能生吗。反正放开了二胎,生吧。不然你们都是独生女,老是被逼婚,人生都不由自己做主,太惨了。”
  谢丹阳说:“惨什么惨,有什么好惨的,他们自己觉得惨。我觉得挺好的。”
  我说:“想着人家家里三代同堂,逗逗孙儿,多温暖啊,你看你们家,你爸爸妈妈一回家,冷冷清清,多凄惨。”
  谢丹阳说:“就因为你这思想,所以才那么多逼婚的。你看看国外哪有这样。” ~~
  我说:“国外是国外,毕竟,生活的环境不同,思想也是不同。”
  谢丹阳说:“这两天,你抽时间出来,去应付一下,不然的话,今晚就去。”

  我说:“好了好了,看看明后天吧。先去那里看看再说。”
  谢丹阳说:“去看什么呢,这女囚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想去看看而已。”
  谢丹阳问:“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啊。”
  我说:“没什么好看,就是想看看。”
  车子开到了东郊那边,导航上没有什么东郊车站,问了人,结果人家说东郊车站早就撤了,没了。¤八¤八¤读¤书,.☆.←o
  那里建起来的是新的小区。
  一问路,三元路。
  就是这条路,至于二单元,完全没有这地方。
  然后问了好几家铺面的老板,问了当地原住民,都说这里的确是三元路,但没有什么二单元。
  好吧,估计这个资料都是假的。
  当问到一个在门口坐着吸烟的老人,他说不知道后,说,奇怪了,今天有一批人也来问。
  我马上想到,是康雪派出来的人来找的。
  上车后,谢丹阳问我:“为什么找这个女囚的住址。要帮她办什么事吗。”
  我说:“唉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
  谢丹阳说:“你喜欢人家?”
  我说:“我来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也算喜欢人家?”
  谢丹阳唱到:“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听着谢丹阳唱的歌,我突然,感到,心如刀绞般的痛。
  因为我却没去想,柳智慧这一走,也许和我就是永别了。
  她会报仇,但她可能不会再找我,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不可能会出来找我,她现在,等同于逃亡。
  不仅是监狱找她,连她的仇人也在找她,疯狂的找她。
  那些柳智慧真正的仇人,知道柳智慧家的真正住址,应该把那里都围了,等待柳智慧的入埋伏圈。
  可怜的柳智慧,一只羊,面对狼群的围剿,她要如何才能逃匿。
  而我真正担心的永别,并不是说她不会再来找我,而是,我担心她会死。

  谢丹阳的手在我面前挥了挥:“干嘛,你在想什么。”
  我说:“没想什么,走吧。”
  车开进市里,谢丹阳说:“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我说:“不想吃了,你去吧。”
  谢丹阳说:“怎么了啊。”

  我说:“没什么了。”
  谢丹阳说:“好无趣,没意思。”
  约好了明晚和谢丹阳父母吃饭。
  我让她在路口停车,我下车打的回去,啃了个面包,在家睡觉了。
  是好无趣,好没意思。
  觉得柳智慧离开了,生活都无趣了。
  次日,让她们去打听,但也打听不到什么关于柳智慧的消息。
  好吧,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只是,让我上班都患得患失的,像是没了灵魂。
  下班后,和谢丹阳出去了,见她父母去了。
  谢丹阳已经备好了礼物,我拿着去送就行了。
  真难应付。
  日期:2016-06-0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