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18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指着照片中的两个人说:“就是他们。”
  沈蕊叹了口气说:“可惜啊,他们的车牌是假车牌,要不然我就能找到他们。”
  我惊讶地说:“干妈,你难道还去了交警队?”
  只有去了交警队,才能把车牌主人的身份调出来,而且必须有关系。

  上一次沈蕊从派出所将我捞出来,我就觉得沈蕊神通广大,想不到沈蕊在交警队还有认识的朋友。
  沈蕊点了点头:“我在交警队有个朋友。”
  沈蕊突然捂住嘴笑起来,走到衣橱中从里面拿出几个手提袋扔在床上:“小楠,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我再去换。”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沈蕊在笑我什么,当我听完沈蕊的话我才发现她是在笑我依旧穿着她的……
  我立即夹紧了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看着手提袋中的衣服,我心中激动无比。
  从小到大我妈几乎没有给我买过新衣服,我穿的几乎全是旧衣服,旧衣服都是亲戚朋友替下来的。
  然而等我转学到这个县城,连旧衣服都没有了。
  我在这里几乎没有亲戚朋友,我只能穿校服。
  即便是过年,我穿的都是校服。
  这也养成了我孤僻,不愿意和人交往的性格,因为我怕别人嘲笑我。
  可是现在沈蕊居然给我买了新衣服,而且看包装还是专卖店的衣服。

  我声音有些颤抖得说:“干妈,谢……谢谢你!”
  沈蕊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爱怜地说:“咱们娘俩同病相怜,我吃过的苦不能让你再吃了。”
  我不由想起了沈蕊的身世。
  沈蕊小时候和我一样凄惨,不但经常被她后爸毒打,还被她后爸**了。
  我们真是同病相怜。
  沈蕊说:“赶快穿衣服,我去做中午饭。”
  说罢,沈蕊转过身走了。

  我“嗯”了一声,开始穿衣服。
  摸到这些质地优良、样式时尚的衣服,我心中激动不已。
  我真想今天就是周一,穿上我的新衣服走进班里面,让大家都看一看,我张楠也有新衣服了,而且还是专卖店的衣服,不是地摊货。
  我赶快脱下沈蕊的内内,穿上了沈蕊给我买的内内。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面料做的,穿在身上真舒服。
  我赶快又穿上了秋衣和秋裤,秋衣和秋裤也特别舒服。
  我看了一下牌子,居然是七匹狼。
  我又赶快穿上了外套,无论是做工还是面料,都非常不错。
  在穿外套的时候,有两双袜子从兜里面掉出来。
  沈蕊居然连袜子都给我买了,她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这干妈居然比亲娘都亲。
  我立即穿上新袜子,跳到地上去照镜子。
  镜子中的我头发虽然有些凌乱,但是明显变成了帅哥,难怪人们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我现在穿上这套衣服,立马变成了小正太。
  我在心中暗想,如果我穿上这一身衣服走进班里,肯定会引来人们羡慕的目光。
  我立即有些飘飘然。
  沈蕊买这些衣服肯定花了不少钱,等我以后赚了钱,也给沈蕊买衣服。
  我穿上拖鞋走出卧室,看到沈蕊正系着围裙做饭。
  我这时才发现,已经是中午一点了。
  十几分钟后,沈蕊做好了饭,我们坐在一起吃了中午饭。
  吃完饭,沈蕊让我呆在家里,她说有事就走了。
  我原本想出去转转,可是想到沈蕊的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沈蕊让我呆在家里面,不要随意乱跑,她怕韩磊抓到我。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可乐吃薯片,简直过上了神仙一般的日子。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晚了。
  可是我从晚上八点一直等到十点,沈蕊都没有回来。
  我在厨房热了一些剩菜和剩饭,胡乱地吃了。

  看电视看到了十二点,沈蕊都没有回来,我实在是熬不下去,就躺到床上睡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从朦朦胧胧中醒来了。
  我又是被压醒来的。
  沈蕊的大腿压在我的胸口上,压得我有点喘不上气。
  我轻轻地抱住沈蕊的腿,将她的腿放在床上。
  沈蕊没有被我弄醒,依旧安静地睡着。
  我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三点,还不到起床的时间,我又躺下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
  睡梦中,我梦到我的胸口上压着一块巨石,我快喘不上气了。

  我拼命地想推开巨石,可是我发现巨石太重了,我根本推不开。
  突然,我从梦中惊醒了。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梦到被巨石压着了,因为沈蕊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压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发现沈蕊睡觉的时候不老实,总是喜欢翻来滚去。

  我记得刚才她还是斜着睡觉,现在却横躺在床上。
  难怪沈蕊一个人睡觉却买了一张双人床。
  我以后和沈蕊睡在一起可有苦头吃了,如果她总是这样将腿压在我胸口上,万一哪天我把持不住,那可就闯下弥天大祸了。
  即便不会闯下弥天大祸,我每次看到白花花的内容,那也是一种煎熬啊!

  唉!我在心里面忍不住叹了口气!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我抱着枕头到了客厅,我准备在客厅继续睡觉。
  如果还呆在卧室里面,我肯定会疯掉。
  一个大美女睡在你身边,你动又不能动,看又怕犯错,那种想做点什么却不能做的煎熬无论是谁都无法忍受。
  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上盖着被子,这应该是沈蕊给我盖的。
  我撩开被子下了沙发,沈蕊这时候正好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了。
  沈蕊看到我后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了甜美的微笑:“小楠,你醒了?我正准备叫你吃早饭!”
  我点了点头。
  沈蕊说:“来,快坐下!”
  我走到餐桌前坐下开始吃饭。

  沈蕊一边吃一边问我:“小楠,你怎么跑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沈蕊用腿压我,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地方,为了压制自己的冲动,跑到沙发上睡觉了。
  那样沈蕊肯定会尴尬的!
  沈蕊说:“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我尴尬地说:“没什么!估计是我习惯睡沙发了!”
  听了我的话,沈蕊脸上露出了疼爱的表情,从餐椅上站起来,摸了摸我的头安慰说:“不要想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你以后来了这里,我坚决不能让你再睡沙发了!”

  沈蕊知道我小时候在家一直睡沙发。
  自我记事起,我就在沙发上睡觉,因为我那该死的爸爸从来不让我上床,只要看到我上床就打我。
  我记得五岁的时候,我妈让我帮她拿东西,我进了卧室挨住了床,我爸从床上站起来,一脚就踢在了我的头上,就好像在踢足球一样。
  由于力量太大,我的头又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我当即就摔在了地上。
  但是我不敢哭,我只要哭出声,我爸肯定会跳下床再抽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