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摸着下巴,装作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然后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说那个女孩其实是认识你的,又或者觉得你很像某一个人,事情会不会就能够解释得清楚呢?”
  我下意识地点头,说差不多吧?
  屈胖三又说道:“那如果说林曦其实也觉得你很像一个人,而她跟那个人之间的关系呢,又有一点儿特别,你会不会觉得她的表现,就挺合常理的了?”

  我愣了一下,许久之后,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她认识一个人,而那个人长得很像我。”
  屈胖三说对,那么问题来了,这世界上,谁长得像你?
  我说我哥陆默?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哈哈说道:“回答正确。”
  经过屈胖三的提醒,我一下子就将事情的脉络给疏通了,说你的意思,是我哥陆默失踪的这些年,其实并没有在南太平洋的那个劳什子破岛,其实是在宝岛,而林曦她们,其实是跟他有交集的,对吧?

  屈胖三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如果有机会,你倒是可以问一下林曦。
  我点头,说好。
  我满心期待着能够跟林曦再一次见面,因为我对我哥陆默失踪这些年到底在干嘛,充满了好奇,这并不仅仅只有亲兄弟之间的关心,还有一点。
  那就是我哥是否真的参与了张家界的那一场血案。
  而他现在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这些谜团对于我来说,都是迫切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然而让我有些遗憾的,是自从那一天之后,林曦一直都没有露面了,我忍了两天,终于向羽痕提起,方才得知她父亲的手已经愈合了,林曦可以不用来了。
  我着急,问她说能不能帮我约一下,我想跟林曦见一面,谈谈事儿。
  羽痕笑了,说你还说对人家没有感觉,现在露馅儿了吧?
  我没有解释,让她帮我联系。
  羽痕虽然答应,但似乎有一些不情愿,不过很快,她便回复了我,说林曦姐出国了,没有在宝岛。

  我一愣,说怎么好端端的就出国了呢?
  羽痕捂嘴笑,说也有可能是在躲你,毕竟人家有些紧张,也不确定是否准备跟你交往嘛……
  躲我?
  为什么要躲我呢,难道她与我哥之间,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我陷入了苦恼之中,好在第三天的时候,秦苏河带了一个好消息,让我没有那么郁闷。
  依韵公子,回来了。

  依韵公子回来了,就在今天凌晨的时候,秦苏河这边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赶过来通知于我。
  当然,秦苏河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得到消息,也得益于他强大的人脉关系。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秦苏河带给我一种很强的好感——他有点儿中国传统儒家的风范,温文尔雅,即便是在尚老那里吃到了教训,但对我却已经没有太多的变化。
  想起来,估计也就是因为我们之前参与过解救老彭的计划。
  就这一件事情,他便涌泉相报,着实让人为之敬重。
  他这次过来,还特地跟我商量,说他可以联络到依韵公子,问需不需要把我的身份透露给他,与他取得联系。
  听到这话儿,我便知道他估计是对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

  毕竟我之前谎称是尚老的故友之后,秦苏河便使了死力气,通过他父亲的关系,跟人接上了头,没想到一见面就露陷了,这哪里是什么故人之后,分明就是仇人之后。
  而经历过之前那一回事儿,即便是心中对我抱着信任,但他到底还是谨慎了一回,想跟依韵公子那边确认一番。
  我知道秦苏河的意思,所以很肯定地点头,说可以。
  之前依韵公子还跟我说起过,说如果有机会能够来到宝岛的话,可以找他玩儿,他一定好好招待。
  现如今,我们可不就是在宝岛了么?
  秦苏河得到了我这边肯定的回复之后,终于宽了心,离开之后,羽痕一脸崇拜地说陆大哥,你居然还认识尚晴天?
  我说怎么,你也认识?

  羽痕一脸黯然,说他是天上皎洁明亮的圆月,我只是地上仰头望他的小蚂蚁,哪里认识啊?
  我瞧见她有些自卑,有些诧异地问道:“啊,他很有名么?”
  羽痕一脸夸张地说道:“超有名的好不好?我跟你讲啊,以前国府还没有解散的时候,我几乎是天天听着尚晴天的名声长大的,他可是我们宝岛年轻一代的翘楚,无数少女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呢……”
  她一对眼睛晶晶亮,就好像寻常追星的少女,她老爸吃醋了,说依韵可不是年轻一辈哦,算起来,他的岁数也不小了……

  羽痕挥了挥手,说少来,我跟你说,尚晴天比林志颖还厉害,简直就是不老男神好不好,我有一次远远地见过他一面,简直是青春年少,正当年啊!
  我想起依韵公子的长相,的确是很难看出岁数来。
  相比于女儿,老彭更关心另外一件事情,问我说:“你觉得尚老会不会把东海蓬莱岛的秘密,告诉他儿子?”
  我笑了,说老彭你也打算去东海蓬莱岛?
  这几日,大家天天在一起,很多事情自然也没有打算隐瞒,当老彭得知我们准备前往东海蓬莱岛的时候,也曾经表示过如果有可能,他想一起去。
  不过事后他又有一些悔意,觉得去哪里太过于危险,如果羽痕跟着一起的话,他担心会害了自家女儿。

  如此反复几次,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提问。
  听到我的话语,老彭尴尬地笑了笑,说羽痕跟我谈过了,觉得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还是想去尝试一下的,总比这辈子碌碌无为、郁郁寡欢而终要精彩一些。
  羽痕这些日子用她精良的厨艺征服了屈胖三,这家伙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如果真去了,大人我罩着你们便是了。”
  相处日久,老彭和羽痕也都晓得了屈胖三的性格,嘿嘿笑了,然后拱手说那就劳烦您了。
  我在期待中过了半天,本以为秦苏河很快就能够有消息回来,并且与我们约定时间,没想到他一直都没有下来,心中疑惑,想着莫不是依韵公子忘记了我们这朋友?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地下室来了一位拜访者,却正是许久未见的依韵公子。
  我本以为双方的见面是需要约一个时间地点,没想到他居然亲自过来拜访。
  别的不说,就从这一份热情,也不枉当初共过生死。
  握着我的手,依韵公子微笑,说当初一别,还以为会过很久也未必能够见面,没想到这才几天,我们就又见面了。
  跟我寒暄完,他又躬身与屈胖三握手,十分的尊重。
  依韵公子摆出来的架势,让这熊孩子十分满意,也没有了之前的矜持,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来。
  日期:2016-03-27 07: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