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苏河有些着急了,说那怎么办?
  李叔说你先走吧,这两人,我来帮你藏着,回头让阿宝用货车给你送回去。
  秦苏河拱手,说有劳李叔了。
  秦苏河提前先行,而我和屈胖三则在这位李叔家中稍坐。
  说是李叔,但其实这位老人至少已有耋耄之年,住在眷村老式的房屋之内,他给我们沏了一壶茶,然后陪我们一起聊天。
  李叔是西川人,一口浓重的川普,即便是在宝岛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也改变不了他的乡音。
  大家坐在一起,也是聊,李叔是个很健谈的老人,说出身于青城山,当年曾经跟刘湘当过客卿,后来百万川军奔赴前线的时候,他也抵达了抗战第一线,后来仰慕蒋公的风采,便留在了国府之中。
  跟我们历史书上极尽污蔑之能事不同,李叔口中的蒋公是一个有着中国儒家传统风范的领导者,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也绝对能够称得上是一位极富魅力的政治家。

  听到李叔这儿的口述历史,让我格外新鲜,虽然保存着一丝怀疑,但还是津津有味。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成王败寇而已。
  得知我们是从大陆来的,并且与寒冰蛊魔有一点儿师门关系,李叔叹气,说虽然尚老一直都不愿意提及往事,也从来不当着人前懊恼后悔,但他对于当年之事,其实还是一直耿耿于怀的。
  尚老觉得蒋公好牌占尽,却最终失了江山,多少还是有一些不情愿,所以你这次过来,倒也有些莽撞了……
  我表现得很诚恳,说的确,若是知道有这么一些恩仇,我倒也不敢叨扰。
  聊了一会儿,一个光头男子走了过来,在李叔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又离开了。

  李叔告诉我们,说刚才苏河的车给人盘查了,还好你们不在。
  我有些犹豫,说如此说来,他莫不是被人给盯上了?
  李叔说对,不过苏河的父亲现如今还在位,是行政院的高级顾问,所以那帮人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是不敢轻易出手的,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其实若没有依韵公子这一出,我都已经准备离开了的,但既然又有了希望,我还是决定留下来。
  如此在李叔的家里待到了晚上九点多,还在人家这儿蹭了一顿饭,那个叫做阿宝的光头男子过来招呼我们,然后用一个送鱼的小货车将我们给拉走。
  路上又碰到过盘查,不过倒也是有惊无险,在抵达红酒庄附近的时候我们下了车。

  我和屈胖三并没有直接往回赶,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
  不出所料,果然有人在监视这个红酒庄。
  而且人我还认识。
  就是那日在usr基地里面被我挟持过的王磊,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余的几个人,不过我远远地望着,感觉他们倒也只是应付差事而已。
  我没有理会这个,直接使用地遁术,进了酒庄里。

  我和屈胖三的回来让秦苏河十分高兴,说还以为你们路上出了事情呢,我摇头,把外面的情况跟他讲了一下。
  听到这些,秦苏河一愣,说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呢?
  我哈哈一笑,说我保证没有惊扰到他们。
  秦苏河是知道我能够使用地遁术的,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然后说道:“嗨,如果是只有usr这帮人的话,估计也就是做做样子;但如果有狼蛛的人,问题可就严重了。”
  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送我们到了地下室里,招呼两声之后离开。

  地下室里,羽痕父女在客厅里看电视,瞧见我们回来,十分的高兴,招呼我们坐下,羽痕还问我们有没有吃过晚饭,屈胖三说吃了,不过还是有点儿饿。
  她没有二话,立刻就去给我们准备夜宵。
  老彭问了我们两句话,当得知我找尚老的目的,居然是要去那东海蓬莱岛时,呼吸一下子就沉重了,连忙问告诉你了没有?
  我摇头,说尚老还有些介怀当年的恩怨,并没有告知,把我给赶走了。
  老彭叹了一口气,说这也是能够预料到的。
  聊了一会儿,羽痕做了一大份披萨出来,热情地招呼我去餐桌上吃,我也不推辞,来到了餐桌前,刚刚坐下,羽痕突然笑了,说陆大哥,你老实讲,那天跟林曦姐见面,都说了些什么啊?
  我一愣,说怎么问起这个?
  羽痕说今天林曦姐又来了,给我爸复检,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旁敲侧击地问起你。
  我小口吃着披萨,然后回忆了一下,说没有说什么啊?
  羽痕诡异一笑,说莫非林曦姐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呛得直咳嗽,慌忙喝了一杯白水,这才说道:“你可别瞎说,这怎么可能啊?”
  羽痕诧异地盯着我,说真没可能?

  我说真没可能,我跟这位林曦小姐一点儿都不熟,大家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而且一点儿都不感冒,你觉得有这可能么?
  羽痕沉吟一番,说也对哈,林曦姐她这个人平素就十分骄傲,即便是喜欢你,也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不过为什么她会对你这么感兴趣呢?
  我心中起疑,说她都问了些什么?
  羽痕说她有意无意地提起你,然后问我,说你是哪儿的人啊,家里面什么情况啊,什么师承之类的,乱七八糟,我问她为什么要知道呢,她有矢口否认,古里古怪的……”
  我警觉起来,说她莫非是usr的探子,又或者是狼蛛的人?
  羽痕笑了,说她若是,我们早就被抓起来了——我告诉你,林曦姐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她单纯是对你感兴趣而已。
  我说这是为什么呢?

  羽痕说你问我,我又问谁去?要不然改天你们两个好好谈一谈,说不定能够缔结一段姻缘哦?
  我翻着白眼,说得了吧,你别把我们往一起凑,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羽痕眼中充满了好奇,说是么,陆大哥,你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子,漂亮么?
  她一连串的问题,我苦笑,说我没办法信任,只有一点,那就是她在我的心中,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儿。

  羽痕挥了挥手,笑道:“好感动啊……”
  两人闲聊一阵,我回房洗漱休息,脑子里却一直在思考刚才的话语。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林曦对我,总有一点儿特别的意思。
  这绝对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另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这时屈胖三过来了,我找他帮我分析。
  沉思了一会儿,屈胖三却提起了之前在台北夜市里扇了我一耳光的事情来,我愣了一下,说怎么提起这件事情?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你的心可真大,平白无故给人扇了一大耳刮子,你就没有什么想法么?
  我说出门踩狗屎了呗,还能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