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15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挨了三次打,我成了惊弓之鸟,只要看到汽车从我身后开过来,我就胆战心惊,生怕汽车停到我面前,跳出两个人狂揍我一顿。
  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之后没有一辆车停在我身边。
  踉踉跄跄地走了二十多分钟,我终于走出了公交站台上那些乘客的视线。
  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刚才走路的时候,我总觉公交站台上的那些乘客似乎在我的后背指指点点,议论着我的闲话。
  就在我刚刚放下戒备心的时候,一辆途观车停在了我身边。
  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不会又有人来打我吧?

  我战战兢兢地向车里面看去,可是这辆车的车膜颜色很深,根本看不到里面坐着什么人。
  突然,“砰”的一声,车门打开了。
  我的心也跟着“砰”的一声跳起来。
  我在心里面祈祷着,千万不要是打我的人,千万不要是打我的人。
  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看到这个人,我悬着的心落尽了肚子里。
  这个人原来是沈蕊,她刚才差点吓死我。
  沈蕊没有开她的帕萨特,想必沈蕊的车撞得特别厉害,送去修理厂修理了。
  看到沈蕊,我满心的委屈顿时喷涌而出,忍不住走上前抱住了沈蕊。
  我抱着沈蕊就像抱住了我亲妈。
  因为沈蕊对我太好了,我真想趴在她身上好好的大哭一场。
  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人真心对我,只有沈蕊对我最好。
  我其实也是一个很脆弱的孩子,我以前之所以非常坚强,那都是被逼的,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给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我感冒了,即便高烧四十度,甚至产生了幻觉,我那个破烂妈也不会管我,她甚至会看笑话。
  我被人欺负了,她也从来不管我,甚至还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因为她怕我给她惹事,而且还拿出了她的狗屁理论,你不惹他他能打你吗?
  我真想吐我妈一脸口水,有的人就是你不去惹他,他也会无缘无故地欺负你。

  这就像小学门口那些混子,你不认识他,他照样要和你借钱。
  所谓的借钱不就是抢钱吗?傻子都知道。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居然生在了这么一个破烂家。从小没有父爱,没有母爱,甚至于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疼我。
  我感觉我比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孙悟空都凄惨。
  我小时候每次看到其他小孩子的父母疼他们,爱他们,我就羡慕嫉妒的不要不要的,真想有这样的爸爸妈妈。
  如果上天能给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我一生下来就死了。
  沈蕊看到我身上的土和脚印,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沈蕊一边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一边咬牙切齿地问我:“张楠,谁打你了!”
  听到沈蕊关怀备至的询问,我忍不住哭了。
  从小到大,很少有人会这样关心我。
  可是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我坚决不能哭,我要坚强起来。
  我抹干了眼泪,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对沈蕊说:“干娘,我也不知道!”

  沈蕊皱起眉头,疑惑地问:“你怎么会不知道是谁打了你?”
  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沈蕊。
  不过我没有告诉沈蕊蒙凯丰的事情,上次沈蕊帮我收拾韩磊,导致韩雪被大兵强了,我怕这次再出事。
  沈蕊认识的都是社会上的人,蒙凯丰即便再厉害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沈蕊拍了拍我说:“上车!”
  我点了点头,跟着沈蕊上了途观的后座。

  开车的是个女的,看年纪二十岁出头,浓妆艳抹,穿着低胸T恤,身上香气扑人,看打扮就知道是娱乐场所的人。
  开车女看到我一身是土,嫌弃地说:“蕊姐,这就是你干儿子,我还以为是个小正太,原来这么脏,把我的车座都弄脏了。”
  沈蕊瞪了一眼开车女,拿出钱包从里面掏出十几张百元大钞,插在了车后座的挂兜里,冷冷地说:“张丹,这是给你的赔偿,不要再BB了。”
  张丹转过头尴尬地说:“蕊姐,你这是干什么?我就是随口一说。”
  沈蕊面无表情地说:“这是我干儿子,你以后不要乱开玩笑!走,开车,回青城大酒店转转。”
  张丹点了点头,开车回到了青城大酒店。
  沈蕊让我指认那些人打我的地方,我将两处地方指给了沈蕊。
  沈蕊点了点头说:“这两个地方离青城大酒店不远,应该有监控。我有时间了找人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敢打你。”

  沈蕊转过头又对张丹说:“把我们送回家。”
  张丹点了点头,开车向沈蕊的家开去。
  大概十几分钟后,车开到了沈蕊家门口,看到这个地方,我不由想起了韩磊和韩雪。
  韩磊就是在这里打的我。

  下了车,沈蕊带我向她家走去。
  张丹从车上追上来,将沈蕊给她的钱硬塞在沈蕊的兜里。
  沈蕊也没客气,装起钱将我带进了她家。
  到了沈蕊的家,沈蕊让我把衣服脱掉去洗澡。

  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最终还是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为了避嫌,进卫生间的时候我留了条裤衩。
  沈蕊笑着嘲讽我:“我又不能把你给吃了,还留裤衩,一会儿把裤衩也给我扔出来,我把衣服都给你洗了。”
  我点了点头。
  进了卫生间,我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澡。

  不一会儿,沈蕊隔着卫生间的门说:“小楠,赶快把裤衩扔出来,我要洗衣服。”
  我拍了一下脑门,这才想起裤衩没有扔出去。
  我“嗯”了一声,打开一条门缝,将裤衩扔了出去。
  沈蕊接过我的裤衩转过身走了。
  不一会儿,阳台上就响起了洗衣机“轰隆轰隆”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我洗好了澡,擦干身子后才想起来我没有衣服穿。
  我在心中暗想,这可怎么办?
  恰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沈蕊的声音:“小楠,你洗好了没有?”
  我说:“洗好了,不过我没有衣服,不能出去。”

  沈蕊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手里拿着一条裤衩:“先穿我的吧!”
  我接过裤衩,有些尴尬,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穿女人内裤呢?
  而且这裤衩的布料太少了,穿上了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万一露出点什么可就不好了!
  沈蕊的内内上满是洗衣液的清香,她这是给了我一条新内内。

  我以前听说像沈蕊这样的女人因为工作原因,都穿布料少的裤衩,现在看来是真的。
  我不好意思地问:“干妈,还有没有大一点的裤衩,这个裤衩太小。”
  “你就凑合着先穿一会儿吧!这是我布料最多的了。”沈蕊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卫生间门口。
  我拿起沈蕊的内内在手中掂了掂,这内内放在手上就跟没有重量似的,我估计连只铅笔的重量都达不到。
  沈蕊说这是她最大的内内了,那沈蕊其他的内内岂不是更小?甚至……。
  我在心中暗想,不过我也只是随便想一想。
  我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和那些有肮脏想法的人不是一样吗?更何况沈蕊是我干妈,我怎么能这样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