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2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雪冲出我们班,离开了教室。
  我在心中暗叫糟糕,韩雪有个哥是个小混混,我在小学的时候就被他打过。
  如果韩雪叫他哥来,我肯定会被揍死。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知道我闯祸了。
  程昱看到韩雪冲出了教室,走到我面前推了我一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张楠,你小子敢和我顶嘴!”
  我一个踉跄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
  如果不是桌子挡住了我,我绝对会摔倒。
  我站稳身子,怒火中烧,抬起头盯着程昱:“程昱,别以为你比老子高老子就会怕你!老子告诉你,老子在小学的时候,虽然不敢说打遍全校无敌手,武力值至少也能排进前十!”

  自从来到望都县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和以前的我脱离关系。
  我的家庭是混子家庭,我知道我不能继续走混子的老路,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改变我的命运。
  我外公是混子,最后被枪毙了。
  我爸爸是混子,被我舅舅打成残废,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
  我舅舅是混子,被抓起来了,整整判了十年。
  我妈妈是混子,可是到头来还不是在饭店当洗碗工,为生计奔波。
  所以我来到望都县中学后,没有像在小学那样继续打架斗殴,而是开始好好学习。
  程昱“噗嗤”一声笑了,转过头向全班的学生看去,讥讽地说:“大家听到没有?张楠说他在小学的时候武力值在全校排进了前十,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程昱转过头看向我:“你的武力值是和幼儿园在比吗?”
  全班的人都哄堂大笑。

  程昱突然沉下脸,又推了我一把:“还武力值,你丫以为你在玩游戏吗?”
  这一次我有准备,一把抓住了程昱的手。
  程昱被我抓住手好像觉得很丢面子,脸当即就红了。
  程昱咬牙切齿地地说:“你个婊子养的杂种,给脸不要脸,老子打死你个鳖孙!”
  程昱挥起拳头向我脸上砸来。
  我从小到大最恨别人骂我杂种,这是我的底线。
  我当时就怒了,我躲过程昱的拳头,跳起来一把抓住程昱的头发,将他揪的弯下腰,抬起膝盖向程昱的脸撞去。
  “砰砰砰”的闷响声接连从程昱的脸上响起,如果不是他用胳膊护住了脸,我肯定把他鼻子给撞烂。
  班级里面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没有想到我这么猛。
  撞了十几下程昱,我大声喝问:“服不服?”
  程昱战战兢兢地说:“我服了!”
  我放开程昱,指着他的眼睛说:“你个杂种,以后说话给老子注意点!”
  程昱被我打怕了,没有顶嘴,当他走到班级门口才指着我大声骂起来:“张楠,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今天不叫人弄死你,老子不姓程!”
  程昱就是一个小丑,我还真不怕他。
  不过韩雪的哥哥是个硬茬子,我有点心虚。
  很快就上课了,我坐在凳子上有点心不在焉,思索着放学了怎么走。
  不用想,韩雪哥哥肯定会到校门口堵我。
  刚下课,我就冲出了教室,连书包都没有拿。
  我准备翻墙离开校园,如果从大门口走,绝对会被韩雪哥哥暴揍一顿。

  虽然我对付程昱这样的货色不在话下,但是韩雪的哥哥都上高中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再加上韩雪的哥哥是个小混子,身边有不少帮手,我在他们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我们学校北面紧邻着一个小区,墙上被人凿开了一些小坑,踩着这些小坑,可以顺利地爬上两米多高的墙头。
  爬上墙头,我转过身从墙上跳下。

  当我转过身后,我被一伙人围住了,其中带头的就是韩雪和她哥哥韩磊。
  韩磊冷冷地看着我,讥讽地说:“张楠,老子早就猜到你会跳墙跑了!”
  我靠墙站住,知道自己今天肯定会挨打。
  韩磊说:“敢打我妹妹!你想死啊!”
  韩磊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我撞在墙上被反弹回去,又被韩磊一耳光打的摔倒在地。

  紧接着,韩磊带来的兄弟全部凑上来,左右开弓地打我。
  我抱住头,护住要害,任由他们打我。
  我只有一个人,他们总共七八个人,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反抗只会遭到更疯狂的暴打。
  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韩磊带着一帮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酸痛。
  就在这时,一辆帕萨特轿车从小区外面开进来。

  因为我挡住了轿车的路,轿车按喇叭让我闪开。
  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墙边,给轿车让开了路。
  轿车开到我面前时突然停下了,车窗慢慢地被摇下来,一个带着墨镜,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从车窗里面探出了头。
  “小楠?”

  女人诧异地叫我,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喜。
  我好奇地看着女人,上下打量着女人,可是我发现我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怎么?不认识干娘了?”女人摘下墨镜,笑眯眯地说。
  干娘?我心中一紧,自称我干娘的人从小到大就一个人,那就是我舅舅以前的老相好沈蕊。
  我小时候因为爹不亲,妈不爱,只有舅舅对我好一些,所以我经常喜欢粘着我舅舅。
  我舅舅玩性大,也就经常带着我。
  不过我舅舅带我玩不是在家里面陪我玩,而是带我去录像厅玩,带我去舞厅玩,甚至带着我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玩。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些女人浓妆艳抹,打扮的十分妖艳。
  在舅舅众多的女伴中,有一个叫沈蕊的女人对我最好。
  沈蕊不但给我买好吃的,还给我买好玩的,而且还经常和我玩一些游戏。

  后来,因为沈蕊对我比我舅舅对我还好,我就经常粘着沈蕊。
  我舅舅知道了这事,问沈蕊愿不愿意当我干妈。
  沈蕊欣然应诺,当起了我干妈。
  沈蕊虽然所做的工作不好,但是对我相当的好,还说等我长大了要教我当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顶天地里的男子汉。
  等我长大后我才知道,沈蕊之所以对我好,那是因为我们同病相怜。

  沈蕊亲爸爸在矿井上当工人,在她十岁的时候下井被砸死了。
  沈蕊妈妈为了生活,嫁给了沈蕊的后爸。
  沈蕊后爸对沈蕊十分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沈蕊,但是经常对沈蕊毛手毛脚的。
  十三岁那一年,沈蕊妈妈不在家,沈蕊后爸强行和沈蕊发生了关系。
  至此之后,沈蕊后爸露出了真面目。
  原来沈蕊后爸对沈蕊好,是为了猥亵她、占有她。

  沈蕊不堪忍受屈辱,在十五岁那一年离家出走,来到了我们这里,进入舞厅讨生活。
  其实沈蕊比我大不了多少,只比我大十五岁。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沈蕊离开了我们那个县。
  我记得我还问过我舅舅,我干妈去哪了?
  我舅舅说不知道。
  我万万没有想到,沈蕊居然来到了这里。

  “干妈?你……你怎么在这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实沈蕊离开我们县城的时候,我才五岁,对沈蕊的记忆很模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