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0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大主任,你好忙啊,我来了也不说迎接我一下"。胡佳佳将文件放回了文件柜,调皮的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来了嘛,按照海阳的习俗,我们该来个大大的拥抱吧,来,抱一抱,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胡姐"。
  "哎哎,打住,这是办公室,你少来,占我便宜"。胡佳佳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挡住了丁长生伸过来的双臂,丁长生往后看了看,尴尬的笑笑.
  "还是那么没有幽默感,唉,伤透了心,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来之前你通知我一下,我至少到车站去接你吧"。丁长生坐在胡佳佳对面,说道。

  "我是一个副主任,哪敢劳您一个正主任去接我,我又不是书记"。胡佳佳狡黠的笑了笑说道。
  "嗨,你和我什么关系,我和你,咱们谁跟谁啊,什么正主任副主任的,还不是商量着来嘛,对吧,胡姐,你来了就好了,这开发区千头万绪,就等着你这员大将来撑门面呢"。丁长生恭维道。
  "去去,丁长生,行啊,能耐见长,不但是嘴变得比以前更甜了,手段也更厉害了,我可是没少听我表叔说你的传奇故事呢"。胡佳佳讽刺道。
  "你表叔?哼,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表叔那个人对我有成见,他不了解我,但是你该了解我啊"。丁长生叫屈道。 
  "你还是算了吧,我发现我现在也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  胡佳佳赶紧说道。

  "唉,你这话让我很伤心啊,要不然我今晚给你接风,顺便让我们深入的了解一下彼此?"丁长生笑着说道。
  "流氓,本性难改,我可告诉你,别以为我好欺负,你要是在这么没脸没皮的,我可是会去告你的"。胡佳佳佯怒道。
  "哦,对了,今晚还真是不行,我约了人了,明天吧,你今晚也得去你表叔家报道吧"。
  "谢谢了,我的事不用你管,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还有件事,海阳的事是你在背后指使的吧"。胡佳佳话锋一转,一下子回到海阳。
  "海阳的事?海阳的什么事?"丁长生瞬间就明白了胡佳佳的意思,但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丁长生,你和我还打马虎眼是吧,海阳圈子里可都说是你捣鼓的贺飞的事情,还连带着把白山市委组织部长贺明宣给牵扯进去了,这事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你还是想想该怎么解释清楚吧,你可是海阳人,你真打算这辈子都不回去了?贺明宣做了那么多年的组织部长,老部下还是有不少的,你小心点吧"。
  "不是,这都是谁说的,怎么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啊,我冤死了我,我远在湖州,白山的事我知道个屁啊,这是阴谋,这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我,你告诉我,这事都是听谁说的?"丁长生一听这话就急了。
  很明显,这是一个副作用,而且这个副作用丁长生之前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一来,自己很可能真的把白山官场都得罪了,但是这事的前提是大家都知道是自己干的,他自以为做的很隐秘,但是没想到还是有人联想到了自己身上。
  当然,真凭实据他们是没有的,可是有些事根本不需要真凭实据,猜测就足够了,而且在这猜测的背后还有添油加醋的传播。
  虽然丁长生知道,这个传言一定来自林春晓,因为在这件事刚刚发生时,不但是罗香月给自己打过电话,连林春晓也打电话给他,旁敲侧击的告诫他,做人不要做的太绝,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可是在丁长生看来,虽然官场不是江湖,但是却比江湖更加的残酷和现实,江湖上还讲个义字,但是官场上却只有一个利字,讲究的就是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不然的话,反过来你就可能咬死我,到那个时候再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置对方于死地就太晚了  。
  罗香月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了林春晓的办公室。
  因为贺飞的问题,林春晓的调职暂时中止了,这让很多人始料不及,尤其是县长于全方,此时的他很后悔当时没有和林春晓快速的交接,现在这一中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启动了,这让他很郁闷,眼看着县委书记就到手了,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而林春晓同样郁闷,因为贺飞这件事的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所以这个月投资商的投资热情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眼看这个月半个月都过去了,但是临山镇开发区没有接到一笔投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林姐,这是市里下发的关于中北省召开中部地区投资洽谈会的通知,问我们是不是要参加"。罗香月将一份文件递给了林春晓。

  "参加,肯定要参加,对了,赶紧组织招商局的人,拟定一个方案,争取能召回几个大的投资商来"。林春晓说道。
  "是,我马上去安排"。
  "还有其他事吗?"林春晓毫无头绪的问道,但是罗香月知道她这话问的是什么意思,是关于湖州开发区的。
  "听说有一个大项目要落户湖州,一百个亿,投资商已经对开发区的基本情况做了考察了"。罗香月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结果如何?"林春晓精神一震问道。
  "还没结果,好像投资商对湖州开发区不是很满意,又去了中北省考察"。
  "还有呢?"林春晓松了一口气,问道。
  "胡佳佳去湖州了,现在应该到了"。罗香月说这话时更加的小心,生怕惹恼了林春晓。

  果然,林春晓听到这话后,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罗香月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站在原地,也不敢走,进退维谷。 
  "林姐,其实这件事我觉得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摆脱在px这个项目中的被动,我听说湖州内部对这个项目现在也是莫衷一是,而且这个项目风险很大,所以我们现在不去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香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感觉到很憋屈,被一个曾经是自己手下的家伙狠狠的阴了一把,要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想?"林春晓依然是对丁长生耿耿于怀。
  罗香月心里笑了,看来心胸狭窄的不仅仅是丁长生,就连自己这个老上司不也是这样吗,可是这样一来,看样子丁长生和林春晓的梁子是结结实了。

  丁长生晚上下了班哪里都没去,直接买了点东西去了顾晓萌的公司,现在这个女人不得了,自从葛虎彻底被丁长生击毙之后,蒋海洋的势力明面上好像渐渐淡出了湖州,所以顾晓萌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至少敢于出去工作了。
  顾晓萌的公司地址还是丁长生帮着一起找的,所以当丁长生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她的公司门口时,把前台的接待小姐吓了一跳,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给自己送来的呢,因为丁长生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公司。
  "你们老板在吗?"丁长生很绅士的问道。
  "你,找我们老板?你确定?"前台小姐不相信的问道。

  "对啊,怎么了?"丁长生有点奇怪于前台小姐的诧异。
  "告诉你,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我们老板从来不接受任何男人的花,所以我劝你还是把花留在前台吧,我帮你看着,走的时候带走"。前台小姐戏谑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