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1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洪涛还真是把方逸当成了自己的小师弟,在赌树之余还不忘教方逸一些知识。
  因为曾经有研究黄花梨树的学者指出。黄花梨内部所产生的心材或者说是格。就是黄花梨树中的营养堆积而成的,这种说法虽然没能得到求证,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出现顶级心材的黄花梨树。的确是枝桠和树干不怎么多的。
  “我看看……”
  方逸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将手掌贴在了树干上。神识一动,眼睛不由微微亮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棵黄花梨树中的灵力波动,似乎要比之前老顾赌的那棵树更加强烈一些。
  “赵哥,枝桠少未必就会出心材吧,我觉得这棵树不怎么样?你看它的主干都不怎么直,弯弯曲曲的能出什么好的料子啊……”

  拿开手掌之后,方逸反而和赵洪涛唱起了反调,前段时间在扬州选中了那块巨无霸籽料就已经让自己很出风头了,方逸可不想在这黄花梨赌树上再显露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来。
  而且赵洪涛看好的这棵树虽然没有少有枝桠和树瘤,但是整个树长的有点不是很规则,在树干的顶端部位分成了一段小臂粗细的枝桠,阿明并没有将其砍断,只是将上面的枝叶给去掉了。
  “你小子懂什么?树弯不弯的和里面的心材有什么关系啊……”
  赵洪涛笑骂了方逸一句,又看起了另外一棵树,这次赌树都是两棵一起卖的,由于老顾没有再竞价,这两棵树加起来的价格是一万二,平均下来就是一棵六千了。

  “赵哥,这棵好,你看看树干笔直笔直的,树根也比那一棵的大,我觉得这棵树里面能出黄花梨……”
  方逸伸手在另外一棵树上感应了一下之后,口子又开始了胡言乱语,实际上这棵树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里面的灵力波动极为的微弱,要不是不用心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出来。
  “那成,我就先开这棵你看好的树吧……”赵洪涛不置可否的说道,其实他今儿也是有些拿不准,懂得鉴定黄花梨,并不代表他也懂得去鉴定黄花梨树。
  “赵老板,怎么开?从中间还是树根?”阿明将放在地上的锯又拎了起来,眼睛看向了赵洪涛。
  “从中间吧……”赵洪涛指着树干中间一个被砍断了的枝桠部位,说道:“就从这里锯……”
  “好嘞……”反正树都已经卖出去了,阿明也不怕他们不给钱,当心招呼了阿宝将那棵树架在了两把椅子上,一脚踩住树干,就用力的锯了起来。

  像阿明这样靠山吃山的人,伐树就和喝凉水一样容易,三下五除二就将这棵足有三十五六公分的树给锯开了,当他移开身子的时候,赵洪涛和老顾等人都围了上去。
  “废了,是细格……”
  只是搭眼一看,赵洪涛心中就是一沉,因为那筷子粗细的心材在整个树的横截面上实在是太不显眼了,要是不仔细看的话,甚至都发现不了树心正中的格。
  “再锯树根看看……”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赌输了,但赵洪涛还是有些不死心,这和赌徒的心理差不多,不到最后一张牌开牌,赌徒始终都是不会认输的。
  “赵老板,没用的……”
  赌输经验远比赵洪涛丰富的老顾眼中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开口说道:“你这棵树是从中间开始锯的,和树根处的差别不会太大,基本上算是废了。

  果然,正如老顾所说的那样,等阿明将树根处锯开之后,那里所出的也是细格,这下赵洪涛是再没有话说了,他的这棵树比老顾之前赌的两棵输的更加彻底,可以说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方逸,这就是你看好的树?”虽然六千块钱打了水漂,但以赵洪涛的身份,倒是不会做出什么气急败坏的举动,反倒是出言嘲弄了方逸一句。
  “赵哥,这……这看走了眼也是很正常的嘛……”方逸嘿嘿一笑,指着另外一棵树说道:“我看走眼了,赵哥一定是看准了,这棵树里面肯定有格!”
  “我发现你小子今儿怎么竟说废话啊?”
  赵洪涛没好气的瞪方逸一眼,不管什么样的黄花梨,只要年份过了十五年,里面是肯定会出格的,眼下这棵树也有五六十年的年份,出格是必然的,但格的品质和粗细就无从判断了。
  “阿明,锯开吧,这次稍微往上锯一点……”赵洪涛蹲下身体又看了一会,指着距离树根四米左右的地方,示意阿明从这里将树给锯开。
  “反正里面有格,从哪里锯还不都是一样的……”方逸在一旁撇了撇嘴,不过身体却是凑了过去,他也想看看自己感应到灵力的这棵黄花梨树的里面,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出……出格了……”
  阿明锯树的手向往常一样稳定,不过当他锯开这棵树之后,口中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因为站在树干前面的他,才是最早看清楚树干横截面的人。
  刚才阿明看到那棵树赌输了,里面只有筷子粗细的格时,一句话没说就退了出去,他是怕赵洪涛赌输了迁怒于他,但是当他看到这棵树中间的心材后,却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出的是什么格?”
  站在一旁心中有些忐忑的状态听到阿明的喊声后,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冲上前就挤开了阿明,将短的那一截树干给抱了起来,眼睛向树干中心的位置看去。

  “油梨,是油梨的格……”
  只是大概的瞄了一眼,赵洪涛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这棵树不但出格了,而且还是油性十足的油梨,最重要的是,赵洪涛目测之下,这格的直径应该还不错,足足有四五公分的样子。
  要知道,一般来说,五十年左右的黄花梨树,能出个三公分左右粗细的格就不错了,但是这棵树里的心材却是足有四五公分,如此一来可以制作的东西就多了,再不济也能做些品质不错的3.5以上的珠子。
  珠子的直径只要上了二点五,基本上就可以做手持了,越大的珠子越值钱,三点五以上的黄花梨珠子更是极为罕见,别的不说,就是这一截树干做出来个十八子的手持,卖出去的价格怕是就能抵回购买这两棵树的钱了。
  “紫油梨,这……这是紫油梨的心材……”像个树袋熊一般抱着那棵树的赵洪涛。忽然失态的叫了一声,因为他认了出来,这棵树心呈现出来的格,差不多达到了紫油梨的品质。
  赵洪涛赌树不专业。但是对黄花梨质材的鉴赏却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黄花梨中,除了以花纹断定材质的优劣之外,油性多寡也是很关键的,紫油梨向来在市场上都很受推崇。价格相应的也要贵一些,当赵洪涛看到这没经过抛光打磨就呈现出一丝荧光感的心材后,马上就认出了这是紫油梨的料子。
  “紫油梨?怎么可能啊?”听到赵洪涛的喊声之后,老顾顿时抱起了另外一截树干,当他的眼睛看到树干中的心材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老顾玩黄花梨的时间比起赵洪涛还要早好几年,对于黄花梨各种质材的品质自然是了如指掌,只是搭眼一看。他就辨别出来了,这棵树里的心材的确达到了紫油梨的品质。
  日期:2016-03-2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