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近一段,葫芦沟村村主任胡小刚又打了几次电话,询问锌矿泉水的招商情况。并表示,村民们也很关注。楚天齐仍旧是回答他“正在寻找和洽谈”。村民们虽然经常到村委会询问,却没有到乡里来过一次。因为锌矿泉水虽然现在没见到应有的效益,但村民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何况在这之前,那口井也被承包给了卢三赖做豆腐,自己也不能使用。
  虽然村民和村里催的不急,但楚天齐却很上心这件事。他深知,夜长梦多,说不准会出什么岔口,早一天落实,早一天安心。而且也能早一天见到效益,让村民、村里和乡里早点受益。
  这一段时间,通过打电话、发传真方式,表示有意愿合作的公司,也有个二十多家。陆娇娇和对方确认一些信息和事项后,从中初步筛选了十来家,已经交到了楚天齐手上。
  楚天齐利用晚饭前的时间,从这二十多家企业里圈出了五、六家,他认为可以进一步洽谈的企业,准备在近期请乡长初审一下。
  吃完晚饭后,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又把明天要去看的学校情况进行了一下简单梳理,把相关的表格、文字资料装入包里。
  刚九点的时候,楚天齐就上床休息了。他打算明天吃完早饭,就直接和乡长下乡,去看新建校舍以及老校舍的修缮、加固情况。按照他的计划,整个一圈看下来,估计得天黑才能回到乡里。因此,他比平时睡的早一些。
  躺在床*上,想到明天就能看到崭新的校舍,楚天齐百感交集,一时难以入睡。

  楚天齐对明天的整个行程很期待,因为这是他和宁俊琦经过一年的时间才做到的。在这期间,有辛苦,有欢乐,有白眼,有笑脸。尤其是宁俊琦,更是抛开矜持的性情,一次次到县里跑批复、要资金,向企业和个人化缘。为了要到政府的实际支持,宁俊琦光是县长就找了两次,好不容易才批来了三百八十吨水泥。
  在催要水泥拨付的过程中,更是一波三折,自己光物资局就跑了五、六次,在最后一次才见到物料科科长魏超群。魏超群早就知道是自己负责这个事情,所以才故意刁难,躲着不见。好不容易见到这个魏科长了,对方先是晾着自己,让自己干等了一下午。下班的时候,魏超群才姗姗来迟,拿走了自己手中的批复件,之后就不见了踪影。自己只好找到八号库房,找他理论,这才知道魏超群就是“超哥”。

  从“超哥”讲述的过程中,楚天齐才明白,自己的好多不顺的事情都是由于对面这个家伙才发生的。经过一场激战,拿下对方后,又把魏超群的父亲请到现场。权衡利弊得失后,以一种相对圆满的方式结束了这场纷争。
  自己的举动,还搏得了高傲的魏龙同志深深的一躬。从那天开始,魏龙再也没有找自己的麻烦,应该以后也不会了吧?
  水泥运回后,工程进度很快,眼看着就要完工了,工人的工资还差着很多。在紧要关头,以常海、柳大年等为首的几个村干部,从村里节余的经费中支出一部分费用捐给了校舍工程,才凑够了应该支付的百分之五十的人工费。
  整个校舍建设,确实非常不易。
  尽管躺下比较早,可是他睡着的却不早。
  迷迷糊糊中,楚天齐醒了,是被雷声惊醒的。
  听着轰隆隆的雷声和哗哗的下雨声,楚天齐叹息道:“唉,人算不如天算呀!”
  楚天齐急忙起床、下地,蹬上拖鞋,走到窗边,掀起窗帘向外张望。一道闪电划过,巨大的雨幕从天而降,敲打在玻璃和地面上,发出“叭叭”和“哗哗”的声音。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传来,震颤着人的心房。

  大暴雨又来了,算上去年的那次已经是第二次了。对于常年降水稀少、十年九旱的青牛峪来说,这样的事恐怕得百年一遇,至少也得四、五十年才会出现吧。
  楚天齐试探着把房门拉开一条缝隙,顿时,凉风裹挟着湿冷的水帘钻了进来,泼洒在裸*露的脚踝和小*腿上。他没有丝毫迟疑,毅然快速合上了那道缝隙。再次掀起窗帘,观察着外面的情形。在闪电映衬下,雨水落在地上不时溅起水花,在积水的地方可以清晰看到一个个冒起的水泡。
  照这样的雨势,如果下半个小时以上,恐怕就会发生洪涝。如果时间再长些的话,那些坐落于两山之间的村庄,恐怕又要形成洪灾了。高杆作物很可能会大面积倒伏,低矮的蔬菜也会被冲击而至的淤泥弄得脏乱不堪。不知道那些用于灌溉和泻洪的水渠,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更不知道,新建的校舍和修缮、加固的老房子,能否经受住这种狂风暴雨的洗礼。
  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快凌晨四点了。在夏天,以往的这个时间点,天色应该已经在从黑夜逐渐转亮了。然而,今天却依然是那样黑漆漆的,如果不看时间的话,还以为是午夜时分呢。
  看着外面铺天盖地的大雨,楚天齐的心绪也不免烦乱,睡意全无。他返身来到床边,拉动灯绳,顿时,白炽灯泡发出刺眼的白光,让他的眼睛一时不很适应。他走到办公桌旁,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在升腾的烟雾中,楚天齐开始耗着时间。坐着吸几口,又站起来,来回踱步的吸几口。就这样,他不间断的吸了三支烟,又间断的吸了两支,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但外面的雨势还没有减弱的迹象。楚天齐心中的担忧更甚,他知道好几个村庄形成洪涝是肯定的了。
  时间已经是四点半了,外面天空的黑色调也淡了一些。楚天齐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他想问一问几个村干部,他们那里现在是怎样的情形。接连打了三个电话,手机里都没有一点动静,他这才注意到手机根本没信号,肯定是下雨或是雷击又把手机信号接收器给弄坏了。
  快五点的时候,天色已经半亮了,雨还在下着,雨势似乎小了一些。楚天齐实在等不及了,拿过雨伞撑在头上,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迅速穿过雨雾,拐进走廊,收起雨伞,来到乡长办公室门口。楚天齐抬起右手,敲击在屋门上,“笃笃”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上。
  连敲了三遍,里面才传来宁俊琦的声音:“谁呀?”她的声音里透着警惕和厌烦。
  清晨时分,天色没有大亮,院外还在下着大雨。独处一室的女孩,忽然听到突兀的敲门声,不紧张才怪。
  “我。”楚天齐回答。
  “楚天齐,是你?”宁俊琦疑问道。
  “是,不是我还是谁?”楚天齐急忙应道。
  “哎哟妈呀,吓死我了。”宁俊琦的声音透出紧张后的轻松,还夹杂着一些残存的心有余悸。她又继续道,“大清早的,你来干什么?”
  “我能来干什么?还不是工作的事。”楚天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快开门,我要进去打电话。”
  日期:2015-06-30 06:2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