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43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番话骗骗欧阳欣老公这个公务接待方面的外行人还行,可是想骗欧阳欣这个公务接待专家就有点难了,欧阳欣之前经历过无数次类似的情况,但从来都是市政府或者市委的接待部门给酒店方面打招呼,而且不是直接跟她这个酒店总经理联系,都是联系酒店方面负责公务接待的部门,为此,酒店单独设置了一个这样的办公室,但是今天,与接待部门八竿子打不着的市委一秘李睿,居然亲自找过来,跟她说公务接待的安排,大大的有违常理,事若反常必为妖啊。

  欧阳欣考虑到这一点,嘴角微抿,似乎要笑出来,可就在她酒窝要出来未出来的时候,她又把笑容收起来了。她深深看了李睿一眼,美眸深处还闪烁着笑意,道:“好的李处,这事儿我清楚了,我马上安排,你回去等我消息……呃,算了,趁你正好在这儿,我直接安排了吧,有你看着也省得安排错了。麻烦你跟我来一趟吧,我们去客房部那边安排一下客房。”说完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那个男子道:“你再等会吧。”

  她的安排合情合理,那男子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闷闷的点头答应了。
  李睿临走之前,跟他道了个别。那男子只是敷衍的点了下头,仿佛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
  欧阳欣带李睿走出办公室,乘电梯奔楼上客房部,一路上也没说话,只是嘴角边噙着笑,当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却没真带李睿去客房部,而是一拐弯进了楼梯间。
  幽静冷僻的楼梯间里,二人相对而立,还没说什么,都先笑起来。
  欧阳欣嗔道:“行了,这儿没别人了,赶紧说吧,搞什么把戏?”李睿双手一摊,苦笑道:“我能搞什么把戏?我是今晚上刚好在你这儿吃饭,吃完了饭想着过来跟你待会儿,哪知道一开门就是你老公,我当然不敢说实话了,只好编了个瞎话。还是你冰雪聪明啊,一下就听出不对来了。”欧阳欣莞尔,问道:“为什么不敢说实话啊?你就直说想找我待会儿,我老公还能吃了你?”李睿夸张的变色道:“你想害死我啊?好嘛,当着你老公面直说想找你待会儿,他还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欧阳欣听了就吃吃的笑,虽然没有笑得花枝乱颤,却也是风情艳美,比往日里增了十二分的风韵。
  李睿目光稍瞬不瞬的盯在她脸上,越看越爱看,越看越喜欢,心说完了完了,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位美女总经理给勾走了魂儿,哎,自己抵抗美色的能力还真是差劲啊。
  欧阳欣见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虽然心里得意喜欢,面子上却横了他一眼,道:“想找我待着改天再找吧,我这几天特别的忙,这不,家里那位找过来都没空理他。”李睿语气酸酸的说:“下了班不就有空理他了?一大宿(青阳土话,形容一大晚上,发xiu音)呢。”欧阳欣听了就又笑,笑里全是取笑之意,道:“一大宿也不想理他了,忙一天累死了,还困,到家就睡觉,也不洗澡了,呵呵。”李睿听她这话似乎有点向自己表明清白的意思,要不然一个大好良家,好端端的干吗要跟别的男人暗示夫妻之事呢?心里越发喜欢,笑着问:“人家好容易来一趟过来陪你,你这么冷落人家可不像话吧?”

  欧阳欣笑着白他一眼,道:“那你说说怎么叫不冷落啊?”李睿笑呵呵的道:“算了,我还是不对别人的家事指手画脚了,免得讨人嫌。”欧阳欣哼道:“知道就好。”李睿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下班了,改天你不忙了再来找你。”欧阳欣道:“那我送送你呗。”李睿嗤笑道:“送什么送,我自己又不是没腿,自己人,就别客气了,赶紧回去陪你老公去吧。”
  欧阳欣听了这话,嗔怪的说了句什么,不过声音很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
  李睿回到家里,洗漱一番,来到床上,钻进被窝里,搂住娇妻吕青曼后就手熄了灯。
  吕青曼居然也跟他提起了白日里在市委楼中见到市委宣传部长郑紫娟的事,最后恨恨的拧了他大腿一把,哼道:“你说你,都让我把脸丢到市委大楼里去了,我真恨不得拧死你。”
  她说的是当日李睿住院的时候,非要在病房里跟她亲嘴,结果正好被闯进来的郑紫娟看个正着,如今她与郑紫娟在同一座楼里办公了,抬头不见低头见,见面自然尴尬得很。
  李睿疼得呲牙咧嘴,苦笑道:“老婆,我发现你婚后越来越暴力啊,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怎么跟紫萱一样啦?我告诉你啊,大可不必觉得尴尬,郑部长人不错,对我也挺照顾的,你把她当成是自己人就行了,她不会笑话你的,更不会把那件事外传的……”
  夫妻俩嬉闹说笑一阵,眼看时间已经不早,就相拥着睡了过去。

  在夫妻俩入睡的同一时刻,在青阳宾馆贵宾楼内下榻的东州市长吴楠,却还仰靠在床头没睡,她手里拿着一条贴了创可贴的丝袜,目光痴痴的望着丝袜上那块创可贴,脸色柔和娇媚,白中透着酒晕,红中裹着艳光,端的迷人。
  世上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有一个心理关卡,男人想要征服某个女人,就先要打开她心头那个关卡。那个关卡就跟她的命门一样,只要能够打开,她的身心性命就操于己手了。今天晚上,宋朝阳就有点不幸,没能找到打开吴楠心理关卡的那把钥匙,也就没能打开那道关卡,更遑论征服吴楠整个人。但对于吴楠自己来说,她却感觉今天有一个人已经站到了那道关卡的门前,并且已经触动了关卡上的大锁。

  吴楠跟大多数年纪轻轻就已经跃居高位的领导干部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官二代。当年,她长大成人的时候,她父亲正在山南省政府办公室当主任,那时候全国正在搞改革开放,国内也没什么太好的发展机会,她就在父亲的教诲下进入了官场,老爷子考虑的是,闺女就算不能子承父业,在父辈亲友的关照下,将来也能有所发展。吴楠进入官场后没几年,又在父亲的安排下,跟父亲一位老朋友的儿子结了婚,而这是一桩典型的政治联姻,当时她公公已经是省里风头最劲的市委书记,据说会很快调到省里当副省长。

  吴楠的婚后生活绝对说不上幸福,仅比悲剧稍好。她老公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仗着父亲的权势做生意,日进斗金,挥霍无度,对她虽然还不算坏,但享受惯了淫逸骄奢生活的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被禁锢在婚姻的圈子里呢?除了婚后刚开始那一阵子,对她还有点兴趣外,等她生子后,又对孩子新鲜了一阵,之后就恢复了纨绔子弟的风范,在外面花天酒地走马章台,一个月之中,倒有一多半的时间不在家。夫妻关系就此冷淡下来。吴楠劝过他几次,后来见劝说无用,也就不再浪费口舌,也不管他了。

  吴楠感受不到生活与家庭的温暖,就只能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她有着父亲与公公的关照,再加上她公公真的升到省里做了副省长,因此在官场是顺风顺水,进步飞速,几乎是卡着干部选拔任用管理条例里的规定年限升职,十几年的工夫就升到了市厅级。这十几年里,她跟老公的感情日趋冷淡,虽说不到破裂的地步,却也跟破裂差不了多少。而她与老公的孩子一直由孩子的爷爷奶奶带,与她也不太亲。如此一来,她越发难以感受到家庭的温馨与亲人的爱护,尽管官职越做越高,但心灵与情感上面却是越走越低,已经到了几近崩溃的最低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