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场行动,民众反应不一。普通老百姓、一般经商人员对此举双手赞成,很多人甚至联名给县委、政府写信,肯定这种行为,并期盼能长期不懈坚持下去。
  一些公职人员对这场行动的看法却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这场行动非常正确,也非常及时,行动的开展有力保障了全县经济秩序的健康运行,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也有人认为,这场行动感觉像是运动,明着是经济行为,其实是政治行为,是有的政治集团为了打击异己而采取的运动。还有人认为这就是一阵风,为了博取眼球、获得政声而已。当然,也有人事不关己,是看热闹的心理。“看咋咋样,与我无关”。

  尽管人们对行动的评价不尽相同、褒贬不一,但正经商贩和普通民众却得到了真正的“实惠”:收保护费的不见了,强买强买的不见了,连小偷也几乎绝迹了。
  这两周的时间,楚天齐也适当关注了这场行动,主要他是关注胡三等人如何被处理,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结论。
  自从把胡三等人打击后,蔬菜销售得以顺利进行。收菜商的吃饭、住宿费用也恢复到了合理区间。只是已经交了保护费的收菜商,费用还没退回来,估计要等上一段时间,等到此事有个结论的时候,应该会退还吧。这些交了费用的人会隔三差五到乡里打听何时退还支付的金钱,楚天齐只能安抚他们“再等等,我会及时跟进的”。
  这一天,楚天齐在去乡长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经过党政办门口,就看到要主任从里面急匆匆的出来。便关切的问道:“要主任,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
  “哦,妹夫打过来电话,我父亲病情加重,我得赶紧回去一趟。”要主任的语气很焦急。

  “是吗?那你赶快去吧。”楚天齐说道。
  要主任答了一声“好的。”向外走去。刚走出两步,又叫住了已经走开的楚天齐:“楚乡长,对了,我桌上有一封宁乡长的信,刚寄到的,麻烦你给她带过去吧。顺便帮我跟她请一下假,我刚才没找到她。”说完,快速的走了。
  楚天齐走进党政办,果然在要主任办公桌上看到一个信封,信封的封皮上写着“乡长亲启”的字样。楚天齐拿起信封向乡长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要主任的事。
  在那次丨党丨委扩大会上,要主任没有顺着黄敬祖的意,对楚天齐落井下石。之后,要主任和楚天齐的关系明显比以前近了好多,要主任在楚天齐面前也不再是那么明显示好的做法,而是变成了平等而密切交往的朋友。有时,二人也坐在一起小酌几杯。平时,有一些什么事情,也经常是互通有无。
  要主任自从那次会后,腰杆挺了起来,尤其是在黄敬祖面前也不再卑躬屈膝。但他对自己在工作上的要求更严了,因为他深知黄敬祖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要时刻警惕,不让对方挑出自己的毛病、借机整治自己。实际他的父亲已经病了好长的时候,这一段更是成天住在医院,但为了不耽误工作,他只在周末抽时间去看父亲,平时一直在乡里上班。今天他急匆匆而去,一定是老爷子很危险了。

  很快,楚天齐来到了乡长办公室,他抬起手,敲了敲门,里面没人答声。他又敲了两次,还是照样。于是,他转身向走廊外而去。
  刚到走廊拐弯处,迎到急匆匆而回的宁俊琦。她一边打着手机,一边走着,差点和楚天齐撞在一起。她微皱一下眉头,继续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楚天齐扬了一下手里的信封,跟在了她的后面,一前一后,走到了乡长办公室。
  宁俊琦注意到了身后跟着的楚天齐,从包里拿出钥匙,示意他开门。楚天齐紧走几步,打开屋门,走了进去。宁俊琦边打电话,边走到办公椅子上坐了下来。楚天齐坐到了沙发上。

  宁俊琦很快打完电话,把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她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后说道:“有事?”
  “我来汇报一下校舍建设情况。”楚天齐说道,“对了,这有你一封信,先给你看看。”说着,他站起身,来到办公桌旁,把手里的信封递了过去。
  宁俊琦看了一眼楚天齐,接过信封。楚天齐又坐到了沙发上。
  宁俊琦看了看信封,撕开信的封口,抽*出了信瓤。一张纸条随着信瓤被抽出,掉在了桌子上。她拿起纸条端详了一会,又放到桌面上。然后打开折成长条状的几张信纸,开始观看信的内容。
  看完信,宁俊琦把信纸放到桌子上,停顿了一下,然后问道:“信从哪来的?”
  “要主任让我带给你的,他父亲病重,他赶回去了。他说来办公室没找到你,就让我帮他向你请个假,并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楚天齐如实回答。
  “小姚请假不在,老要这一段时间够辛苦的,既要忙工作,还要顾家里。”宁俊琦说道,然后,一转话题,“你看看这封信。”
  楚天齐站起身,走向宁俊琦,说道:“这合适吗?”
  “叫你看,你就看,哪那么多废话?”宁俊琦说着,把信纸向前推了一下。
  楚天齐来到桌边,拿过信纸,坐在宁俊琦对面的椅子上看了起来。看完信的内容,他又拿起信封看了看,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封信是从西部边远山区的一个小学校寄来的,信的内容是感谢副乡长蒋野捐了三千元的文具款。信中表示,蒋野在汇款时并没有留下姓名,而是学校通过查找汇款时的邮戳,联系到了玉赤县邮政局。玉赤县邮政局经办业务的人,正好认识蒋野,当时还特别留意这笔汇款。
  信的末尾写道:乡长,我们已经了解蒋副乡长的情况,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挣工资,而且他上有老父老母,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妻子又身体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挤出这笔钱支持我们,让我们倍感他的无私与伟大。给贵乡长去信,首先是感谢在您的治下有这样的好心人。其次就是我们全校师生感谢蒋副乡长的援助,希望把他的善举反馈给贵乡,让贵乡能够知道他的善行。
  信的最后一句话是:愿好人一生平安。
  感谢信里夹的那张纸条,是一张收款收据。交款人写着“蒋野”,款项来源是“捐款”,金额是“三千元整。”
  看楚天齐没有说话,宁俊琦问道:“你怎么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