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个消息,我才知道之前少年阿乐跟我们讲的事情,并不是假话。
  尚老不是说在花莲这边隐居么,怎么回去夏威夷呢?
  我有些不能理解,不过也知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毕竟相比起我们连地方都不知道、冒冒失失地登门拜访,这边有一个熟人牵线,事情就好了很多。
  秦苏河说过了这个消息之后,又去看望了一下老彭。

  做过手术之后的老彭精神比昨天好了许多,躺在床上,脸上居然还有一些笑容,而秦苏河则跟他讲起了昨夜之后的变故。
  usr那边的上级自然是雷霆大怒,不但当即就前往彭家搜查,并且对羽痕父女也进行了通缉,与此同时,狼蛛对于usr昨夜的表现也十分诟病,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信任来,甚至已经从台北方向调派了人手过来,准备接管此事。
  这对于usr方面来说,是一件非常有羞辱性的举动,不过从秦苏河得到的消息来看,无论是黄剑笙,还是徐远宗,都表现得很淡定。
  他们似乎并不想沾手此事。
  而且更加诡异的事情是,对于昨天配合林曦救走老彭的人,usr方面应该很明显猜到就是他们想要找寻的我们,但他们却并没有跟狼蛛通气。
  这使得狼蛛方面对于羽痕的帮手有些茫然,已经开始对usr莲花方面进行调查。
  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usr这里应该是在磨洋工。

  听到这话儿,老彭长叹一声,说我没有看错黄剑笙和徐远宗,这两个人是个人物。
  usr的不作为使得外面虽然风声鹤唳,但真正的情况却还算不错,并没有实质性的威胁,毕竟狼蛛虽然凶狠强横,但没有了地头蛇的帮助,到底还是有些水土不服。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基本上都在酒庄下面的地下室里待着。
  老彭是养伤,而我们则是等待着尚老的回复。
  闲着无聊,双方便开始了交流,一开始只是生活和兴趣方面,然后借着五行遁术的引子,双方开始聊起了修行来。
  当得知我用的是剑,老彭就来了兴致,跟我聊起了刀剑的搏击之道来。

  老彭的这个位置,相当于林冲的那种八十万禁军教头,整个usr里面,他是刀术教练,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技法,特别是对于把握人员的心理和水平进度,都十分到位。
  而因为我们之前的情分,他也没有太多的藏拙,跟我讲解了许多实用的技法。
  当然,五虎断门刀压箱底的绝学,他也不会透露太多。
  双方说着说着,就开始操练起来,而这个时候,老彭虽然神采飞扬,但事后总会有一些莫名的黯淡。
  这情形让羽痕越发坚定了找寻软玉麒麟蛟儿的信念。

  在地下室等待的第五日,秦苏河终于带回了好消息,告诉我们,尚老回来了,并且答应了与我们见面的要求。
  在秦苏河的亲自带领下,我再一次回到了眷村。
  这一次见面的时间约在了下午四点半,尽管外面风声鹤唳,但我还是义不容辞地选择过来了,路上的时候,我十分忐忑,抓着屈胖三的胳膊,说到时候见面了,我该怎么说?
  屈胖三深了懒腰,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啊,你平时不是挺能扯淡的么?
  我说那是跟你一起,百无禁忌,人家可是国府第一高手,要万一说错了什么话儿,旁边是不是会涌出三百刀斧手来,将我给直接拿下?
  屈胖三一脸委屈,说我擦,我当年的江湖地位,可不比这尚正桐那二流子差多少。
  我一愣,说对了,忘记问,你当年叫啥来着?
  屈胖三一副讳忌莫深的样子,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就算是吹破了天,也代表不了我现在——你只需记住,我现在叫做屈胖三……啊呸,叫做屈三!
  我一脸诚挚地说道:“大兄弟,其实屈胖三比屈三好听。”

  听到我并不是嘲笑,而是一本正经地探讨,屈胖三来了兴致,说那好,我今天不打你,让你好好说服我,为什么呢?
  我说三点,第一,特殊性,这世间叫这个三、那个三的人多的是,没有辨识度,但叫做胖三的,就只有你一个;第二,屈胖三,三个音调,读起来朗朗上口,容易让你江湖传名;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只有结合自身特点与名号相符,方才能够最大限度让自己的名声传达出去。
  屈胖三揉着脑袋,说第一二点我可以接受,第三点到底啥意思,你别绕弯子,说简单一点。
  我说这事儿得给你举例子,你比如说以前叱咤风云的天下三绝,符王李道子,阵王屈阳,蛊王洛十八,你听听,一听名号就知道人是干嘛的;再比如我堂兄陆左,人称刀疤怪客,听名字你觉得我擦这什么破外号,但是现在你问问江湖上,哪个听到了不给点儿面子?人若没有自卑心,便没有任何缺点,矮子不介意自己矮,那叫做浓缩的精华,胖子不介意自己胖,那叫做宽厚的臂膀——你才多大?等日后发育了,长成一翩翩少年郎,再听这名字,那不是满满的怀念么?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你讲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我说当然有道理,因为是真理。
  屈胖三说要万一我长大了,依旧这么肥呢?
  我说绝对不可能,你什么样的人物,连减肥这种事情都做不下来的话,又如何横行于这世间呢?
  屈胖三说猪八戒特么的走了几万里路,也没有瘦一点儿啊?

  我翻着白眼,说你那话本里面的事儿来扯,我就无话可说了。
  屈胖三沉思许久,猛然一拍手掌,说好,就这么决定了,老子以后就叫做屈胖三,天大地大,有容乃大。
  我说好,胖三大人,受在下一拜,未来的装波伊界,你当属头牌位置。
  屈胖三咳了咳嗓子,说你确定不是因为某个无良同行的缘故?

  呃,人艰不拆……
  聊完了这个,很快车子就进入了眷村,屈胖三对我说道:“你真别紧张了,尚正桐那二流子没啥了不起的,一样是两个眼睛一鼻子,以前的时候挺爱招蜂引蝶的,跟张学良并称民国二情圣,是北张南尚,色狼一个,不知道后来转性了没有,有啥可害怕的?”
  他说这个时候,在副驾驶座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苏河终于回过头来了,一脸惊讶地问道:“屈先生你真认识尚老?”
  屈胖三立刻装起了波伊来,说怎么地,不信?

  秦苏河连忙摇头,说不,信,别的不说,北张南尚这事儿,因为某些缘故,知道的人还真不多。不但如此,尚老和张还是很要好的朋友,以前张被囚居的时候,尚老是唯一每年都去看他的故人,从未间断,后来两人在美国,还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