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让宁俊琦没有想到的是,胡三等人也随着收菜商到了交易市场。她更没想到的是,赵书记还和胡三直接对了话,而且渐渐的起了冲突。站在后面的宁俊琦暗暗着急,着急这个死楚天齐怎么还不到来,难道真要让县委书记在青牛峪地面上出状况?那样的话,青牛峪一干领导该如何向县委交待?如何向广大人民交待?
  越着急,时间过的越慢,赵书记和胡三的言语冲突越激烈。宁俊琦当时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只要发现赵书记有什么不测,她会直接用身体去拦截危险。然而,想象和现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当胡三突然彻底翻脸、突然举起拳头的时候,她早就忘了自己下的决心,因为当时她都懵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傻了,还怎么能及时以身体“堵枪眼”?
  就在宁俊琦傻在当场的时候,楚天齐及时出现了,及时制住了胡三,这让她的心放了下来。然而,好景不长。那二十多名“青皮”又要向自己和赵书记、刘秘书进攻了。自己受点伤倒没什么,千万不能让他们伤到赵书记。可是楚天齐当时正制着胡三,如何能够阻止二十多人同时向自己三人的进攻,如何能保证在众人冲突的时候,赵书记能够安然无恙呢?
  楚天齐就是楚天齐,关键时刻用他的智慧和功夫,制止了最坏事情的发生。这让她心中大定,同时对楚天齐那叫一个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她看着楚天齐一举手一投足,都帅呆了。等她看到楚天齐被赵书记叫到车前的时候,她打心眼里替他高兴,替他骄傲,比她自己受到这样的待遇都高兴。当时她还无来由的脸红心跳不已,心中暗嗔:我是他什么人?要这么的关心她?
  从她和楚天齐一起坐车,一起回到办公室,到一起坐下来说话,她的心思就没离开楚天齐。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多想,县委书记叫他会另有说法。
  从楚天齐刚才表述的语气中,宁俊琦已经听出来,听出来他心中充满了担忧。
  宁俊琦也不愧是宁俊琦,刚才还沉浸在小女子的那种单纯的崇拜英雄的情结中,现在已经跳了出来,思维也立刻活跃和敏捷起来。她略微想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说道:“你认为赵书记的话,是在警告你,让你心中不安吗?”
  “是的。赵书记的话,明确传递了一个信息: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们不要把我当成傻*子。”楚天齐说道,“赵书记认为我们给他下了套,让他钻了进来,还涉险其中。他自然会对我们产生成见,甚至会认为我们以小犯上,今天的警告就是在表达他的一种不满,也许这仅仅是开始。”
  “你的观点,我部分认同。从赵书记的话可以听出,他确实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同时也向我们发出了警示。”宁俊琦分析道,“其它的却不敢苟同。他对我们利用他,肯定会不满意,但还没有到了你说的程度。我看你似乎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其实这大可不必。如果他真要收拾我们的话,就没必要和你说那句话,给你提前准备的时间,更不会在大厅广众之下把你叫到车前。

  我相信,众人在看到当时的情景时,都会认为‘楚天齐这小子走狗屎运了,书记对他喜爱有加,临走时还要嘱咐一番’。对于这一点,赵书记肯定能想到。而他依然这么做了,那就说明他不介意让人们这么认为,也说不准他就是要给人们造成这种感觉。如果他真要收拾你和我的话,不会给你这么一个人前显摆的机会的。
  你在赵书记面临危险的时候,毅然出手,让赵书记豪发无损。而且不惜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你会武功的这个秘密,赵书记会明白你的一颗拳拳之心的。你是赵书记的人,全县人民都知道,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他不会自断其臂的。何况你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借用他的力量铲除邪恶,为青牛峪的经济发展扫清障碍。
  赵书记已经在官场沉浮了二十多年,对于这种被善意利用的行为,肯定会看的很清楚。而且做为全县三十多万人民的当家人,他肯定也会有足够的胸怀容纳的。说不准他还很赞赏你的这种智慧呢!赞赏你年纪轻轻就懂得用阳谋。
  退一步讲,他即使对被利用的事很介意,那么你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他也不应该没有感触。对你救他和其他人的行为,他没有刻意表扬,已经是一种惩戒了,堂堂的县委书记不会揪住不放的。我记得在会上,赵书记曾经说过‘本来对于你救我和周围群众于危难的事,应该给予你表彰,那么既然你也有失误,就功过相抵不予奖励了吧。’这句话,可能也隐含着和‘被利用’这件事扯平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善意的利用了赵书记,还在关键时候救了赵书记。赵书记也利用这件事,做了一篇大文章,说不准他会感激你的,感激你及时给了他这个机会。楚天齐同志,你是关键时刻救了县委书记的人,救了收货商和群众的人,你是有勇有谋的乡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不要再杞人忧天了,而你需要思考的是,在出名之后如何保持一颗平常心。”
  话是开心锁,宁俊琦的话,顿时像在楚天齐心中打开了一扇窗,让他豁然开朗,心情骤然好了起来。于是开心的说道:“你真是女中诸葛,是当之无愧的智慧化身。”
  “去你的,少来这一套。”宁俊琦娇嗔道,“你的脸简直就是小孩的屁股,说变就变。”

  “大姐,你说错了,应该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楚天齐笑着道。
  “是吗?是小孩的脸,不是屁股?我怎么从来就不知道呢?”说完,“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又加了一句,“大叔,麻烦你不要叫人家‘大姐’。”
  从她的话里,他明白刚才她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挤兑自己。
  和乡长办公室轻松的气氛不同,现在的书记办公室却是另一番情形。
  屋里已经静了有十多分钟,黄敬祖面沉似水,一言不发。蒋野更是连一口气也不敢长出,整个空气沉闷至极,把人憋的快要爆炸了似的。
  “老蒋,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黄敬祖缓缓的说道。
  “书记,您快说,我什么都听您的。”蒋野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黄敬祖追问道:“你真的完全听我安排?”
  “是,是。”蒋野接二连三的点头道。
  “那好吧。老蒋,现在你投案自守吧,这是一唯一的办法。”说着,黄敬祖按了桌上电话机的免提键,开始摁着上面的数字。
  听到黄敬祖的话,蒋野先是一怔,随即猛的站起身,双手按到话机上,带着哭腔道:“不,不,那样我就毁了。”他一边喊着,一边奋力拿开了黄敬祖拨号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