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8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难怪,谢九岭这样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人,看人还是有一套的,丁长生太年轻,虽然在仕途上也算是干出了点成绩,但是这并不能让谢九岭充分的相信他,有时候嘴上没毛还真是不能获得人家的信任。
  丁长生没有笑,这也没什么可笑的,这件事做成之前,估计没人会信,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更不要提别人了。

  他没有送别谢九岭父女,和谢九岭的谈话基本都谈完了,而谢赫洋又不愿意理他,所以和谢九岭分别后,直接打车到了市财政局找仲华拿车。
  "送走了?"仲华扔给丁长生一支烟,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问道。
  "不知道,我看也没我什么事了,陪着老头看了看湖景,就回来了,对了,老谢是不是求你什么事了?"丁长生问道。
  "他和你说了?"

  "我是谁啊,你们之间的事有我什么份,没说,但是我看出来老谢很落寞,怎么说呢,有一种日薄西山的感觉,你有这感觉吗?好像一点斗志都没有了"。丁长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说道。
  仲华点点头,没说话,他没有怀疑丁长生的话,因为丁长生从来没有骗过他,但是这一次丁长生骗了他,丁长生知道仲华拒绝了谢九岭的请求,这让他心里很不得劲,就算谢九岭不是你的前老丈人,毕竟你们两家也算是利益悠关方,怎么能这么绝情呢?
  谁都知道资本积累的过程中有一个原罪的问题,像是谢氏钢铁这样的民营企业也有这个问题,但是他不是杀人越货,也不是违法犯罪,而是环境代价,现在政府要追究的就是这个责任
  为什么中国的富人喜欢往外跑,恐怕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心里有鬼,生怕哪天清算到自己头上,还是那句话,不是不想宰你,那是因为你不够肥,养肥了再杀才有价值。

  "他说他遇到麻烦了,荆山市那边对他们逼得很紧,一直都要他们要履行社会责任,将开采出来的矿山复垦绿化,这需要一大笔钱,还说想到湖州来建厂,你觉得这可信吗?"仲华反问丁长生道,而且这些和谢九岭说的基本差不多。
  "哦,原来是这事,我倒是不知道呢,那,他什么意思?"丁长生装糊涂问道。
  "他想让我叔叔给荆山市打个招呼,因为荆山市委书记吴友德是我叔叔的老部下"。仲华没有隐瞒丁长生,全部都告诉了他,这让丁长生对刚才的撒谎有点内疚。
  "这很难吗?你家老爷子不是吴友德的老上司?"丁长生见仲华终于主动说到了点子上,于是加了一把火。
  "这件事我还没考虑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长生,你也知道,我叔叔离开中南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如果这是一个信号呢,你觉得这个可能性有多大?"仲华深皱眉头的问道。
  "信号?什么信号?"丁长生问道。
  "我现在还想不好,但是我总感觉这里面的事没这么简单,我好像看见有人在操纵着一只巨大的网,正在朝我们扣过来,可是偏偏看不出头绪来"。仲华忧心忡忡的说道。
  丁长生看到仲华似乎有点魔怔了,一时间没插话,生怕搅了仲华的思路。

  "长生,我问你件事,赵庆虎的事怎么样了?"仲华的跳跃性思维让丁长生有点跟不上路。
  "赵庆虎?赵庆虎怎么了?什么事?"丁长生一愣,问道。
  "还记得前段时间你和我说过,赵庆虎和印叔可能有关系,这话是你说的吧"。仲华提醒道。
  "哦,是我说得,那个时候我不是在公丨安丨局工作嘛,出来之后我就没再问过这事,怎么,赵庆虎和印部长真有关系?"丁长生内心凛然道.
  "哦,没事就好,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  。仲华好像也想起来了丁长生现在是开发区的主任,不再是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所以这件事就没必要再和他说了。
  可是仲华的这种态度让丁长生极为不满,心里不禁产生了些许的芥蒂,不信任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生根发芽,比癌细胞还要顽固,离开财政局时,丁长生心里的疙瘩渐渐大了,尤其是这个疙瘩来自仲华,这让他很难接受。

  因为以前自己在这里住的关系,所以从御府苑小区物业那里轻而易举的查到了候二所说的马桥三养在这里的女人,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他看到一个女人急冲冲的跑到小区门口接下了幼儿园的孩子。
  丁长生没有接近她们,只是远远的拍了几张照片,但是已经足够清晰,这将是对付马桥三的利器,没办法,要想和恶人斗,就得比恶人还得恶才行。
  刚想离开时,丁长生不由得想到了谭大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自从那次在这个小区里跑掉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踪迹了。
  可是丁长生做梦都想不到谭大庆现在在什么地方,因为他此时就坐在蒋海洋身边,而且是在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里,虽然戴着口罩,但是穿的并不引人注意,很多人到医院来都会选择戴口罩。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蒋海洋的身体还是没有知觉,但是精神面貌不错。
  "我是跟着丁长生过来的,他也到这里来看过你,但是好像没进门,我怕他发现了,没敢靠的太近,这家伙很警觉"。谭大庆呜呜咽咽的说道。
  "丁长生来过?什么时候?"蒋海洋一惊问道。
  "前几天的时候,他和这里的一个护士好像很熟,还可能有别的关系,我跟他很长时间了,基本的规律摸得差不多了"。谭大庆继续说道。
  "你跟踪丁长生?我以为你已经到国外去了,没想到你还敢呆在国内,还敢跟踪那个王八蛋,你胆子不小啊"。蒋海洋兴奋的说道。 
  "我虽然能走,但是我不甘心,我是怎么落到这个地步的,蒋少你该最清楚啊,所以不把这小子干掉,我死都不甘心"。 WWW. 谭大庆道。
  "但是我告诉你,丁长生这家伙不是那么好惹的,葛虎你知道吧,死在他手里了,所以你还是小心点,我现在是想通了,只要他不招惹我,我不想再去招惹他了,这个人,是个不要命的主,这样的人,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呵呵,蒋少,你真的怕了?"谭大庆笑道,这要是在以前,谭大庆是不敢这么嘲笑蒋海洋的,但是蒋海洋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主子了,而且康明德是怎么死的谭大庆也猜到了一个大概,他今天之所以来找蒋海洋,不是要重新回到蒋海洋身边,而是他没钱了。
  可是要说到对蒋海洋的尊重,还真是谈不上。
  "老谭,你也不小了,你家里也为你提心吊胆的,你要是不想出去,就找个地方老老实实过日子,等过几年风声过去了,你再出来或者是接你家人出去,都可以,犯不着为了一个不要命的主把自己的命也搭上"。蒋海洋苦口婆心的劝道。
  "蒋少,无论你怎么说吧,虽然你对丁长生隐忍,但是不代表人家不惦记你"。谭大庆点了一支烟,将口罩摘了下来,并且为蒋海洋也点了一支烟。
  "什么意思?"蒋海洋问道。
  "你受伤那天我跟着丁长生到了湖天一色大酒店"。

  "这个我知道,我在门口还碰上他了呢"。蒋海洋说道。
  "是,但是后来我再次看到他时,他跟着一个女人向山上跑去,好像就是你当晚住的望海楼别墅"  。谭大庆看着蒋海洋的脸色,继续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