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哥,医生怎么说?"蒋海洋也着急,现在躺在床上,和一个植物人没什么区别,这对于享受惯了人生的蒋海洋来说,无异于要慢慢杀死他。
  "医生说有恢复的希望,但是要好好治疗,时间不定,海洋,你这老是躺着也不是个事啊,咱这生意还得做吧,这样吧,你委托个人,打理一下你的公司,你在这里遥控,怎么样?"
  "唉,好吧,罗哥,你让我缓一缓,我想想,会尽快答复你"。

  "好,对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得这病啊?你晚上干什么了?"
  "嗨,罗哥,我还不是听你的嘛,想拉梁可心和齐三太下水,开始的时候谈的好好的,中间的时候二楼有响动,他们怀疑我在二楼有埋伏,要整他们,所以我就上二楼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接过上去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倒了,到底怎么回事我也记不起来了"  。蒋海洋努力回想着,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事情也没办成吧?"
  "没有,那个齐三太不好办,梁可心倒是个草包,等我好了,继续办这件事"。蒋海洋道。
  "你好了再说吧,我先走了,你公司和我合作的事尽快委托个人和我接头"。罗东秋看了蒋海洋一眼,走出了病房。
  丁长生一直盯着罗东秋,直到他离开病房,才慢慢踱步到蒋海洋的病房门口,看到这小子像个死尸一样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死活,但是看样子应该没什么事,毕竟这还是普通病房,没有进重症监护室。
  "你怎么来了?"丁长生推门进了周红艳的办公室,正看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呢。
  "怎么,要下班了?"

  "是啊,忙了一天了,累死我了,赶紧回家歇歇"。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丁长生坏坏的笑道。
  "行啊,你敢么"。周红艳不惧丁长生的调笑,愤而反击道。
  "对了,蒋海洋怎么样,死不了吧"。丁长生问道。
  "嘿嘿,这倒是稀奇了,你不是和他不共戴天吗,怎么还关心起他的死活来了?"周红艳将包放在了办公桌上,抱着肩膀问道。
  "我怕他死的太容易,很多账还没算清呢"。丁长生退后一步,拧上了办公室的门,又向周红艳走去,但是他的动作早就被周红艳发现了,所以他进,周红艳就退,一直退到了周红艳身后的柜子上,再也没地方可退了。
  "放心吧,他死不了,只是暂时性全身麻痹,过段时间就好了,你这是想干什么,现在可是下班时间,会随时有人到我这里来的"。周红艳明知道丁长生想干什么,她自己也想干点什么,但是脑际离残存的那点理智时刻提醒着她,这是办公室。

  "那就好,周姐,前几天在小艾那里,她说你们是很好很好的姐妹,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找个时间聚一聚啊,我还真的没有和你们俩一起过呢"。
  "呸,你想的美,不要脸,这样的事也能想得出来,亏你还是国家干部呢"  。周红艳娇嗔道。
  "哎呀,周姐,你想哪去了,我是说我还没有和你们俩一起吃过饭呢,你想什么呢?唉,想不到周姐你这么开放,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丁长生将她挤压在柜子上,但是并没有动手动脚。
  因为如果一个让女人倾心的男人在和女人单独相处时,根本不需要男人动手动脚,有时候女人疯狂起来比男人厉害的多,所以丁长生只是用自己的身体挤压住了周红艳,而她则仿佛是被困的母兽,疯狂的抱住丁长生,一边极力将自己的香唇奉上,积极寻找着可以对接的通道,一边将手伸向了丁长生的衣服里.
  "周姐,这可是在办公室,要是被人发现怎么办?"面对周红艳的疯狂,丁长生非但不配合,反而是在不合适的时候出言制止周红艳。

  但是有些话这个时候管用,可是大部分话不但不管用,反而是起到了一个润滑剂的作用,更加的激起了周红艳的欲望。
  "我从来没在办公室做过,给我一次,给我……"
  人生有很多的第一次,有的第一次不值得纪念,比如第一次没来得及搽鼻涕,一下子流进了嘴里。
  但是有的第一次就很值得纪念,比如周红艳的第一次出轨,和丁长生的第一次,和丁长生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出轨,这让周红艳值得回味终生。
  虽然姿势不是很舒服,但是结局是好的,好到周红艳护士长第二天请了假在家里休息了一整天才恢复过来,到现在她才明白郑小艾说的那句`他是真正的男人`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当然了,这话也不好对郑小艾发脾气,为什么不早告诉她之类的,那不等于是得了便宜卖乖嘛。
  林春晓刚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包还没来得及放下,罗香月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这让林春晓有点皱眉,但是没说什么,毕竟罗香月现在是她的心腹。
  "林书记,出事了,贺飞出事了"。罗香月说道。
  "贺飞,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林春晓本想站好最后一班岗,马上就可以离开海阳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事了。 
  罗香月没有说话,而是绕过林春晓的办公桌,打开了电脑,发现好几个门户网站上都有关于中南省海阳县临山镇镇长到澳门赌博的报道,而且还很详细的记录了每次到澳门赌博的时间和赌场,包括输的数额都很清楚。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林春晓脸色铁青的问道。
  "今早发现的,我查了一下,最早是从外省的一个地方论坛上发出来的,这样的事很吸引眼球,所以蔓延很快,现在已经没办法控制了"。罗香月站在办公桌前,请示林春晓下一步该怎么办?

  "好了,我知道了,给贺飞打电话,让他到我这里来"。林春晓极力克制自己的愤怒,但是还是没克制住,罗香月这是第一次见到林春晓这么生气,可以说是出离愤怒了。
  罗香月出去没多久,林春晓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不停的踱着脚步,她在想着这件事到底是谁在操纵,到底是谁要将贺飞置于死地,到底是谁选择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个东西来,她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丁长生,到底是不是他做的?他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现在恶劣的影响已经出来了,现在不是想谁制造了这个事件,而是怎么把这个影响消除掉,可是既然对方点的这么明白,否认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承认呢,就等于是终止了贺飞的政治前程,这个决定不是她林春晓能做的,这件事必须让贺明宣知道,而且这个决定必须让贺明宣做,这样才能让自己置身事外,否则无论是面对媒体还是面对同僚,都无法交代。()
  "贺部长,您好,我是海阳县小林"。
  "哦,小林啊,这么早,有事吗?"
  "贺部长,这么早打扰您,真是很不好意思,是关于贺飞的事,我想向您汇报一下"  。林春晓尽量斟酌着用词,但是无论怎么斟酌,事情到最后还是要说出来的。
  "贺飞?怎么,这小子又给你惹麻烦了?"一听到是自己的侄子贺飞的事情,贺明宣一下子提高了声音问道。
  "贺部长,不是给我惹麻烦,而是有些事我要请示您,下一步该怎么做,春节期间他去澳门赌博了,这件事被人抓住了把柄,发到网上去了,现在闹的沸沸扬扬,所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