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敬祖也恨自己,恨自己一开始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让宁俊琦、楚天齐两个小兔崽子狼狈为奸,越做越大。从开始他二人的共同防守,逐渐到与自己分庭抗礼,再到现在隐隐的后来居上,让黄敬祖倍感危机。黄敬祖轻叹一声:“唉,都怪自己心太软了。”
  黄敬祖恨自己做事不小心,让老婆抓*住了把柄。如果没有这些把柄的话,他胡氏能这么拿捏自己?能把这么个败类硬塞给自己?要说这个事,也怨那个骚包娘们,什么时候打电话不行,非要在那个时候发*骚、发*浪,以至于把事挑到了明处,自己和老婆再也不能互相装聋做哑。
  想想这些人,全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都对自己不厚道,干脆不想了。
  除了气愤和恨,黄敬祖更感到怕。自己和胡三的关系,肯定已经被人知道了。听宁俊琦的口气,她和楚天齐应该是知道了。那么,赵中直究竟知不知道?楚天齐告诉他了没有?但是,赵中直说的话极像敲打自己,但又没有任何一处出现自己的名字。
  不管赵中直等县领导知不知道自己和胡三的关系,但是这次打击商霸市霸的行动,难保不把自己搅进去。自己该怎么办?矢口否认关系?行不通,只要一查亲属关系,肯定会明明白白。那就只有装作提前不知和主动承认悔过两条路了,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笃笃”,敲门声响起。黄敬祖一抬头,透过窗户玻璃看到了蒋野的那张大脸,就没好气的说道:“门没锁”。
  蒋野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面,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黄敬祖,这让黄敬祖大惑不解,同时也反感至极。
  黄敬祖训斥道:“老蒋,你这是怎么了?中邪了?”

  蒋野没有回答黄敬祖的问题,而是神情紧张的问道:“黄书记,你没事吧?”
  黄敬祖不解的道:“老蒋,可是你来找的我,你怎么反倒问我有没有事?”
  “黄书记,我是问胡三的事没有牵扯到你吧?”蒋野答道。
  听到蒋野的话,黄敬祖就是一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和胡三的关系?还直接上门询问,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借胡三的事要挟自己不成?
  “蒋野同志,你要弄清自己身份,有你这么和领导说话的吗?我不认识什么胡三胡四的,更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黄敬祖厉声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听到黄敬祖质问,蒋野懵了,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书记,胡三不是你的小舅子吗?怎么,你不认识他吗?难道是他胡诌的?”
  蒋野的话,让黄敬祖明白了一件事:胡三与蒋野说了和自己的关系。但自己能承认吗?绝对不能。想到这里,黄敬祖“啪”的一拍桌子,手指颤抖的指着蒋野道:“蒋野,你,你气死我了。怎么非把那个混混和我往一块扯?你到底是何居心?你知道,诽谤罪是要获刑的。”
  “书记,我,我……”蒋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观察着蒋野的神情,黄敬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手扶桌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对方道:“蒋野,我问你,是谁指使你来的?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来诽谤我吗?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别想出这个屋子。我要控告你诽谤。”
  蒋野脸上布满了汗珠,带着哭腔道:“书记,没,没人指使我来,真的没人。”

  黄敬祖手扶桌子,慢慢向下坐去,然后,忽的又站起,冷笑着道:“蒋野,你和那帮混混有勾搭,你就是他们的后台,对不对?”黄敬祖说着话,眼睛还一直盯着对方。
  “书记,我,我……”蒋野汗如雨下,身子摇晃,“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书记,你要救救我,我是一时糊涂呀!”
  看着蒋野的熊样,黄敬祖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缓缓坐到椅子上,威严的说道:“蒋野,你要老实交待,你收了他们多少好处?给他们提供了什么方便?要一字不差的交待。”
  蒋野趴伏在地上,抬起头,可怜巴巴的说道:“书记,我说了,你可要救救我呀!”

  “那要看你交待的彻底不彻底了,还要看你到底有救没救了。”黄敬祖冷漠的说着,然后命令道,“坐到椅子上,这成何体统?”
  蒋野用手撑地,慢慢站起来,坐到椅子上,说道:“书记,事情是这样的,两周前的一个晚上,有一个人给我打来电话。对方自称姓胡,说是你的小舅子,找我有事情要谈。我一听既然是你的亲戚,就爽快的答应了,让他到办公室来,当时我正在办公室加班。这个人就是胡三,人称三哥。他来了以后,先是和我说了与你的关系,并且拿出他和您夫人的照片,用以证明。照片上,女的正是您夫人,男的就是胡三,看上去他们关系很亲密的样子,所以,我就相信了他的话。”

  “等等,还有照片?在哪?”黄敬祖急忙问道。
  “在胡三那儿,我看完又还给他了。”蒋野回答。
  “哦?他妈*的,肯定是他伪造的,用电脑把两人照片拼在一起,引你上当。”黄敬祖说道。
  “是,他就是这么让我信以为真的。”蒋野赶忙接话到。
  黄敬祖申斥道:“不要顺杆爬,给自己找理由,说的好像你挺在乎我这个领导似的。还不是他给你好处了,你才甘心情愿的为他们卖命?说重点。”

  “好,好,说重点。”蒋野连忙应称道,“胡三对我说,他们的中介公司准备参与乡里的蔬菜交易,让我帮忙运作一下。我说‘你既然和黄书记有这层关系,为什么不直接找黄书记呀’,他回答说‘你怕影响不好,不方便出面。’”
  “一派胡言,王八蛋。”黄敬祖忍不住骂道。
  “我一听他这么回答,就又说‘我不分管这项工作,你找楚副乡长才正对’。他回答说他看不上姓楚的,就相中我了,还说也不需要我做什么,只是向我咨询一些信息就行了。我一想他说的这么简单,又有你这层关系,而且帮他做事,也就是替你分忧,自然就答应了。”蒋野罗哩罗嗦的讲着。
  黄敬祖生气的说道:“你说事就说事,干嘛非把我扯在里边?”
  “他当时确实是那么说的,我也是那么想的。”蒋野看似委屈的说道。
  “行了,没一句正经的。挑干的说,他是怎么许诺的?你给他做了什么?你又到底得到什么好处了?”黄敬祖斥责道。
  “唉。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必有重谢。”蒋野点头道,“从那天之后,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无非就是问书记在不在乡里,多长时间回来。重点是问楚天齐行踪,也常问宁乡长在哪里。我当时还奇怪他为什么要问这些,他只说随便聊聊。我一想也没什么,就告诉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