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41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楠听到这里,饶有兴趣的插口问道:“县里不是有扶贫办嘛,扶贫办会把省里的专项扶贫资金拨给贫困村啊,怎么说是无解?”
  李睿微微一笑,道:“县扶贫办确实可以申请、调剂、划拨扶贫专项资金,但针对的对象一般是贫困村,而非具体到个人头上的贫困户。而能够代表贫困村的是村两委干部,所有的扶贫项目与扶贫资金也都是村干部跟扶贫办打交道,如此一来,贫困户又哪能轻易拿到扶贫资金?现在为什么要讲精准扶贫,就是将以前针对整个贫困村的粗放型扶贫方式,转变为现在针对具体贫困户的细化型扶贫方式,如果说以前的扶贫方式是放一群羊,只盯住头羊就够了;那么现在的扶贫方式就是把每一只羊当成宠物那么养。”

  他这话,只有短短几句,却透露出了对扶贫办、扶贫工作方式以及细节问题的熟稔了解,并用生动形象的例子点明了以前与现在扶贫方式的不同,让人一听就能很容易的听懂。吴楠听后,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有几分赞许之色,点了点头,道:“继续说。”
  李睿续道:“我当时在试点贫困村扶贫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明明贫困户有搞事业的积极性与需求,却苦于没有本钱,当时我也很头疼,感觉我市……其实就是我省的各项扶贫政策过于单一、封闭、保守,已经难以适应新时代下的扶贫需求。随后,我通过手机上网,在网上查找了一下其它省市最新的扶贫政策办法。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我们青阳在扶贫方面的工作形态已经落后这么久了。我当时就跟书记汇报了这个情况,书记便马上召开了常委会,非常严肃认真的讨论类似这种问题的解决办法,最终推动了各项优惠政策的实行以及落实。现在,在我们青阳市,贫困户想贷款,会比较容易,不仅可以跟信用社申请小额信贷,也就是扶贫小额贷款,还能通过合作社贷款,也能从县扶贫办项目股那里申请项目扶助资金,更能通过有持续性收入的保人贷款……光是这一点,就不知道帮助了多少贫困户走上脱贫路。”

  二人说着话,也已经走到了獭兔养殖棚的门口。
  吴楠对李睿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这些好政策的首创者还是你呐!”李睿忙连连摆手,谦虚的道:“不是不是,可不是我,我也只是照搬了其它省市地区的先进经验,并非首创,纯粹是个拿来主义者。”
  吴楠听他说得有趣,又是微微一笑,却没再说什么,低头猫腰钻进了养殖棚。
  她容貌秀丽,气质清雅高贵,带有一种上位者的优雅与自信,这一笑起来,笑靥如花中透出几分优雅气度,很是迷人,李睿看在眼中,心头一动,心说这位女市长可真美。
  吴楠钻到棚里后,就该轮到陪在她身边的郑远方、方青云两位县领导了,李睿便停下来,等两位领导先进。
  郑远方与方青云也都是有眼力的人,早就瞧见李睿在陪着吴楠说话,他俩不知道这是常务副市长贾玉龙的安排,还以为是市委书记宋朝阳的意思呢,哪敢僭越?也都停下,笑着请李睿先进。
  李睿跟两位县领导客气了一下,见他们坚持自己先进,又想到自己的本职任务,就也没再客气,弯腰走了进去。
  等他钻进养殖棚以后,郑远方与方青云又请东州考察团的成员们进去,他二人落在最后面进入。其实,对于这些领导干部来说,进不进这个獭兔养殖棚都没有关系,不过既然吴楠都进去了,他们或是作为下属或是作为东道主,不陪着进去也不合适。
  李睿钻进养殖棚里后,见里面的布置很简单,左右各有一排砖土结构的兔舍,中间是条将近一米宽的过道,除此外没有其它物件。每排兔舍从下到上分为三层,每一层又分为十几个单独的小舍,小舍由砖墙隔开,外面用铁丝网遮罩。每个小舍里养着一对毛色雪白的獭兔。此刻,这些獭兔有的正在饮水,有的还在吃食,还有的在扑打嬉戏,放眼一望,入眼处尽是雪白,如同养殖棚里堆挤了上百个雪团一般。

  那位家主边引领着吴楠参观,边给她介绍一些养殖獭兔的经验与知识。吴楠听得连连点头,左看右顾,表情是饶有兴致,似乎对养殖獭兔很感兴趣的样子。
  李睿跟在她身侧,将她的情态表现完全看在眼里,心想,估计这位女市长应该不会对养殖獭兔感兴趣,就算真感兴趣,也只是对这些雪白可爱的獭兔感兴趣吧。女人不都喜爱类似兔子这样的小动物吗?
  走到过道尽头后,吴楠驻足,听家主介绍了下獭兔的生活习性,随后缓步往外走来。此时后进来的郑远方、方青云以及二人陪着的东州考察团的成员,见这位大老板要出去的样子,便纷纷转身,提前走了出去,给她让出出路。
  吴楠留意到他们在退出去,也就不急了,停在一个兔舍前,凑近了观瞧,伸指指向里面一只棕灰色的獭兔,问那位家主道:“这只怎么是棕灰色的,与其它的颜色不一样,莫非是獭兔里的高级品种?”
  李睿在旁听到这个问题,也很好奇,转目看向那位家主,要听他怎么说。

  那家主嘻嘻一笑,道:“这只可不是獭兔了,这是我从咱们本地山上套住的野兔。我把它跟獭兔养在一起,想试试它们能不能杂交出抗病与适应能力更强、毛色更好、肉质更细腻的新兔种来。”
  吴楠恍然大悟,俏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作聪明的讪笑来,却也没说什么。
  李睿也是恍悟,怪不得看着那只“獭兔”毛色独一无二,身子也更瘦长,像是野兔,原来果真是一只野兔,眼看吴楠有些尴尬,便出言道:“张师傅(家主姓张),你这个想法很好,在搞科学养殖的同时不忘学习研究,只有这样,你的养殖事业才能更好的做下去,也才能做大做强。不过我个人建议你,物种杂交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科学工作,可以尝试,但最好是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你可以联系一下市县两级农业养殖方面的专家,如果你联系不到,可以委托县扶贫办与农林局帮你联系,跟专家询问一下这样做是否可行,又是否已经有现成的成功或者失败的例子。有成功的例子呢,你就继续搞下去;要是有失败的例子呢,你就立即放弃,也省得耗费人力心力,你觉得呢?”

  那家主一来见他是市里来的领导干部,二来又是一心一意为自己考虑,因此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连连点头,道:“好好,回头我就咨询一下这方面的专家。哎呀,领导就是领导啊,懂得真多,要不然只有你们这样的人才能当领导,我只能当老农民,就是因为你们懂得多,聪明;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嘿嘿。”
  听二人做了这番对答,吴楠余光瞥见过道里的人们都已经退到了养殖棚外,便转身向外走去,可她刚转过身去没走半步,突然停下了,停得很是突兀,就好像忽然被使了定身法。
  李睿刚要跟她走出去,却见她突然停下,而且低头看了下去,心下好奇,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便凑上前低声问道:“吴市长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