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6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嫣做了马明月的狗腿,帮着马明月欺压剥削女囚,女囚们不痛恨她才怪。
  安百井说:“真羡慕你,好多美女。”
  我说:“吃饭喝酒,别乱想,嫂子会揍你。”
  安百井说:“你们监狱的人挺会来事啊。”
  我问:“来什么事。”
  安百井说:“善后的手段,做得不错,我们那么多部门,一致想要把你们那监狱长给弄下去,但她硬是搞定了上上面,又委身自己,上门拜访我们一个一个人的道歉过去,还给红包,我们都不好意思搞死她。”

  我说:“你们就该搞死她。”
  安百井说:“那可是你们监狱长,怎么能这么说。”
  我说:“就这监狱长,把监狱搞的乌烟瘴气的。”
  安百井说:“怎么乌烟瘴气。”
  我说:“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吃饭,喝酒。”

  吃着吃着,我问:“贱人,最近都在忙什麽,还有啊,你那天陪着那个领导谁啊,看起来好像很威风啊。”
  安百井说道:“我啊,在最接近领导的部门单位工作。”
  我问:“市长办公室?”
  安百井说:“嘿嘿,不告诉你。”
  我说:“那那天那个是你领导。”
  安百井说:“别部门的领导,我们领导让我们好好招待。如果是我们领导那天在通道被踩,那还得了啊,你们监狱什么监狱长啊不下课就怪了。”
  我说:“那么厉害啊,那你岂不是很快就飞上天去飞黄腾达了。”

  安百井说:“飞个屁啊,不掉下去就好了。”
  我说:“做人那么悲观啊。”
  安百井说:“唉,你不知道我苦啊。”
  我问:“苦什么?娇妻豪车大套房,铁打的饭碗稳稳增加的工资,搞不好捞点外快就可几年衣食无忧,你还有什么苦。你告诉我,让我跟着你难过一下。”
  安百井说道:“你不会懂的,我们看着光鲜,上面就是最大的领导们,而且最有升职的希望,可我们难过啊。”
  我说:“说来也让我难过。”

  安百井说:“前几天我收了一笔钱,不光彩的钱。然后帮人办了一件事。”
  我问:“你收受贿赂了?”
  安百井说:“领导让我帮忙他亲戚办一件事,他亲戚给我送钱,然后我就安排了一下。”
  我问:“多少钱,数目很大吗?”
  安百井说:“不大的话我就不会那么烦了!”
  我说:“不会吧,那你不会拒绝啊。”
  安百井说:“开什么玩笑,能拒绝吗,领导让你办,你不办,不行。办了事,不要钱也不行。会得罪人的,领导也觉得你和他不是一起的,将来工作,给你小鞋子,别说什么未来升职了。”
  我心想这也是。
  安百井说:“送钱的还是领导直接送,不是那些叫我帮忙的,我敢拒绝吗。拒绝就不要混下去了。”
  我说:“靠,听起来,你收钱还有道理了。”
  安百井说:“有时候,我也想要不直接退出来,静静的去一个没什么油水和前途的部门,偷闲度日算了,哪怕是一直忙碌,心里也安心。可我也不甘心啊,我有那么大的抱负,难道就这么甘心平凡一辈子啊。”
  我说:“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想过有什么抱负,当初是为了生存,为了给家人治病,现在是为了给家人脱贫,为了自己奔小康生活。”
  我心里还想,既奔小康,又能清除监狱里的和社会那些毒瘤,这才是我的抱负,至于说升官什么的,我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但是,升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因为只有爬到了某一个位置,才能施展自己真正的理想。
  像我,就这么个小队长,在监狱里,想要清除一个监区的监区长,还要绞尽脑汁给人家下绊子。
  要是我当了大官,一句话:你这家伙滚蛋。

  就能让什么康雪马明月之流的统统滚蛋。
  可是,想要爬上去,就先要同流,和他们同流,和他们一起,可如果被查出来,或是被对手,被人捅出来,那么就麻烦了,因为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收受的钱,反正就是犯了错了。
  做人难做啊。
  尤其是这一行,不容易。
  况且,个个都是人精,个个都得罪不了,我理解安百井的苦。
  我却不可能去安慰他让他干脆不要干下去,因为他也有他的理想和抱负,他想着爬上去后,收获了名,利他倒不是很追求,主要是名,而且,他想真正的为人民做服务做贡献,只是,如他所说,他很反感这种事,但他又没办法拒绝,除非他不想在里面混下去,想要埋没了自己,甘心平凡过日子。
  是我我也会选择那一条路,我不甘心平凡,因为我平凡不起。
  安百井说:“所以我烦啊,这些事,要是被查出来,被人举报,被人拿到把柄,我的麻烦就来了。”
  我问道:“会有多严重?”
  安百井说:“严重的话,锒铛入狱。不严重,也要调去一些什么小单位去了。”
  我说:“你又不算当大官的,怎么会先查你啊。”
  安百井说:“靠,查不查谁知道啊,万一真出查了,证据确凿,还有什么话说的,你以为查这个,还要从上面一层一层查下来啊。”

  我问:“纪委啊?”
  安百井说:“是。”
  我说:“呵呵,好吧,我为你祈福。”
  安百井说:“祈福个屁啊,我现在都在后悔了,可我又不能拿着塞回去给领导。”
  我说:“你自己好好考虑吧,我也帮不到你了。”
  安佰井说:“我要求不多,万一我被查,我也不会找你,但是我进去了的话,你一定要去看我,教我在监狱里怎么混下去。虽然我现在变坏了,但我至少挣扎过,纯洁过。”
  我说:“好,没问题。”
  安百井一听我愿意去监狱看望他,就说:“你会不会安慰人的。”

  我说:“我说错了什么。”
  安百井说:“如果我快病死了,我说如果我死了,你一定经常来祭拜我,然后你说你会经常来的,你说我什么心情。”
  我说:“那我要怎么样说,哦,那我还帮你照顾好你老婆的,你每天为她做的事,我都帮你做。”
  安百井说:“滚你丫的,我问你,你快病死了,然后你说你快死了,死了后让我经常给你烧东西,你听起来爽吗。”
  我说:“不爽,然后呢。”
  安百井说:“你压根就不会安慰人,你该说,你不会死,你肯定不会死的!这多好听,多让我感动。”
  我说:“是这个理啊。好吧,你不会被抓的,怎么可能查出来啊,放心了,大家都这么干这些事,不会的!”
  日期:2016-06-0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