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6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娟说是。
  实际上,那些带头搞事的,都是范娟的自己人,她安排好的,说严惩,也就关紧闭,可能还会假装揍一顿,然后好酒好菜供着,过段时间出来,没事了。
  多好。
  监狱长吩咐完了范娟后,侧头看了看我,问道:“为什么睡觉。”
  我说:“因为困。”
  监狱长问:“你昨晚上夜班吗。”

  我说:“没有。”
  监狱长说:“没有!没有你还敢在会议上睡觉。”
  我说:“不敢了。”
  监狱长说:“回去。”
  我走下来,回到座位上。
  监狱长这时说道:“还有一件事,关于女囚调监区的事。为了方便管理,减刑的女囚,或者刑期少了的女囚,按各监区管理的轻重程度,调监区。d监区剩余十五年有期徒刑以下的女囚,必须转到c监区,c监区八年以下表现良好的,申请可以转到b监区,或是五年以下的,必须转到b监区,b监区五年以下表现良好的,申请可以到a监区,三年之内的,必须转到a监区。各个监区的负责人,一个星期之内,要把这件事办好!”

  女囚转监区,是有必要的,方便管理,分类嘛。
  对于转监区,对于女囚们来说,有喜有忧。
  高兴的是,可以从罪恶更为深重的监区转到了罪恶更轻的监区,面对的是没有那么恶的女囚们,但对于在那个监区圈子生活习惯了的,换监区就意味着之前的生活要推翻重新来,之前的朋友都没了,到了一个新的监区要适应一个监区的新生活。
  总之,是喜是悲,也看着来吧。

  下班后,出去。
  安百井找了我。
  说请我吃饭。
  我去了。
  在市中心一家火锅店。
  大热天吃火锅店,真有意思,好在火锅店的空调够冷。

  他没带家属,就一个人。
  有一边脸,有块青,刚被撞的不久,我心想,不会是那天在c监区通道被我们撞的吧。
  落座后,我说:“今天怎么有时间那么大方的请我吃饭呢。”
  安百井说道:“妈的,你看看我!”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说:“哈哈,怎么呢。”
  安百井说:“还不是那天在你们监狱,被撞的。还被踩了,幸好我爬得起来,不然让你们疯狂的踩死了。”
  我说:“我那天就跟你说,让你早点跑,你还在那里看戏。”
  安百井说:“靠!我怎么知道女囚疯起来那么可怕啊,她们自己打架就算了,还一大群的涌上来,像要打仗把我们台上人全撕碎了,我吓得脚都软了,想跑都晚了,跟着大部队后面。还好你们监狱的狱警管教们冲上去拦住她们了,真是被吓到了。可是在通道,就差点被你们冲进来的踩死了。”
  我说:“终于知道这些女囚的可怕了吧,你试试呆着看,把你撕碎不可。我叫你走你还想看热闹,真是找死。”

  安百井问:“你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了吗。经常的吗。”
  我说:“有过好几次了,因为,女囚们被关着,天长日久,心中难免压抑,压抑已久,就像丨炸丨药一样,一旦有什么事情像导火索一样被点着,她们的情绪就会爆炸。发泄出来。疯了的时候把你撕碎都行。”
  安百井说:“那么可怕。”
  我给安百井丢了一支烟,说道:“可怕?你没见过更可怕的,像你那么帅,如果再呆着,他们保不准扒了你,然后,嘿嘿。”

  安百井说:“真的?”
  我说:“那天老子就差点被这样了,我冲进去了后,和几百人的狱警控制下来,但我一马当先,却被好些女囚围住按着,差点没被扒了。”
  安百井说:“我靠,原来传说的,是真的。那那些女囚到底为什么打起来的,那么严重。”
  我说:“你不是说进行着激烈的手语操表演吗。”
  安百井说:“我们领导都气死了,打电话给上级,要他们严惩你们监狱。”
  我说:“两帮女囚积怨已久,平时劳动放风啊,做操啊什么的,全是分开了的,最多不过一百多两百人同时活动,这次,整个监区的女囚聚在了一起,千载难逢,另外一帮人带着人上去冲杀。目的是想弄死另外一帮女囚的几个头目。”
  安百井说:“跟越狱一样啊。”
  我说:“呵呵,别说在监狱,就说在外面,一个地盘都容不下两帮人。正常。那天她们就是要杀人,所以我们不顾一切的涌进去,就是为了救人,撞你们踩你们不会死,但是耽误一会儿,监区里马上多很多尸体,好多人命马上消失。所以,你们也不能怪我们,就像救火车一样,一栋住人的大楼起火,救火车肯定冲红灯飞奔去救人的。再说了,如果出人命了,我们监狱就真的是大事了,只要不死人,都不算大事。”

  安百井说:“那也不能这么比喻,要你这么说,如果救火车为了救火,闯红灯,在马路上看到有行人和骑车的过来,都不管不顾了,碾死得了?”
  我说:“那我们又不是救火车,我们踩你们一下撞一下也死不了。”
  安百井说:“省xx部的部长崔录,差点让你们踩死了。”
  我说:“呵呵。你也知道。”
  安百井说:“怎么不知道,他伤得最重。”

  我呵呵笑笑。
  安百井靠近,问我:“话说,那天你笑得那么阴险,这些事,是不是你策划的!”
  我说:“你有病哦。你以为我是谁,我是一个小小的监区队长,再说我是b监区,那是c监区的,我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安百井想了想,说:“也是,你一个小小的监区的队长,人家监区的你也搞不起来。可你那天的阴险笑容,总让我觉得那就是你干的。”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卧底,有人让你来套我话,如果我承认是我干的,你马上告发我弄死我是吧。”

  安百井说:“你把我当什么,汉奸啊!靠。”
  火锅上来了,我看着火锅,没什么胃口:“大热天吃火锅,真有前途。”
  他说:“我觉得挺好。来,吃。”
  我两点了啤酒来喝酒。
  安百井问我:“我那天看到那个美**囚,就我和你说的那个,被好多女囚围着打,她是不是欠了她们很多钱。”
  我说:“她应该是另一伙儿的头目。”

  安百井说:“她那么漂亮,那么年轻,还是头目,有前途啊。”
  我心想,张嫣本来也是个人才的。
  我说:“应该挺有前途吧。”
  安百井说:“那天看到好多女囚围攻她,觉得她挺可怜,想着去救救她,可一下子,涌过来好多女囚,吓得我赶紧逃命。”
  我说:“我说,你老老实实的守着你老婆就好了,你还搞什么英雄救美,你那么花心做什么呢。”
  安百井说:“看人家可怜嘛。”
  我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能让那么多女囚痛恨,一定是挺可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