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0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箭弹。
  巨大的冲击波将我们都给掀翻倒地,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引导着羽痕跑到了我的身边来。
  我左手屈胖三,右手羽痕,还有她身上背着的那人。
  四人,地遁。
  我调动着强大的力量,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强烈到极致的压力,不过最终还是跨出了第一步。

  我们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林子里,而接下来,在屈胖三的引导下,我们又连续做了两回地遁。
  带一个屈胖三,和带三人,困难是完全不同的,那种压力,呈指数级增长。
  所以我没有再继续,累得趴在了泥地里,不断喘气。
  不过这也够了。

  屈胖三从我身边走过,对着羽痕问道:“你父亲情况怎么样?”
  羽痕喘着气,又检查了一边,然后哭道:“人倒没事,不过他们断了我父亲的右手手筋,他这辈子估计是用不了刀了……”
  月光下,羽痕的双眼晶莹透亮,泪水涟涟,让人忍不住生出几分同情来,然而这个时候,那被平躺着放在地上的汉子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来,说道:“没事,我还有左手可以用刀!”
  “爸,你醒了?”

  羽痕满脸欣喜,而那中年汉子则苦笑道:“刚才你们跑的时候,我就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动弹不了而已。”
  他说着话,羽痕过去把他给扶了起来,而他则朝着我拱手说道:“五虎断门刀彭茂城,多谢救命之恩。”
  我连忙摇手,说别误会,我只是在外面放风的,就你的人,是你女儿,还有我表弟。
  表弟?
  老彭看了一眼旁边的屈胖三,有些疑惑怎么一胎毛都没有褪的熊孩子还能参与此事,而羽痕却说道:“爸,我能够救出你来,多亏了屈大人。”
  老彭又一愣,说屈大人?
  他脑袋有些晕,觉得有些理解不了现在的世界,不过还是向屈胖三表达了礼貌的感谢,然后对我说道:“阁下刚才用的,可是传说中的五行遁甲术?”
  我说老兄你还懂这个?
  老彭点头,说五虎断门刀的所谓五虎,便是乾金虎、离火虎、震木虎、坎水虎、艮土虎,五虎合一,可断天门,应对的便是这五行之事,如何不知晓?
  羽痕在旁边催促道:“爸,狼蛛的人就在不远处,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的,我们得赶紧走。”
  老彭苦笑,说走,我们能去哪里?
  羽痕说家是回不去了,不过我跟秦叔叔说好了,如果能够把你救出来,可以去他那里躲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我们就偷渡离开,不管是去港岛,还是大陆,又或者东南亚都可以……

  老彭一脸宽慰地说道:“羽痕,你真的是长大了,居然连后路都帮着爸爸想好了。”
  羽痕说我在前面的林子里藏了一辆车,我们这就过去,开车前往秦叔叔那里,屈大人,我们一起走吧?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拿捏道:“呃,算了吧?”
  老彭问为什么呢?
  屈胖三没说话,而我则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宝岛,是想要找一个人,这次没有见着,还想找机会再见一面。”
  老彭说是谁?
  我说尚正桐,你认识么?
  老彭一愣,说国府第一高手?

  我点头,说对。
  老彭狐疑地说你找尚老干嘛?
  我不得已,又将之前那一套说辞拿了出来,老彭听过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倒是能够跟尚老扯上点儿关系,你们先与我父女两人一起去避难,回头我帮你们联系,如何?”
  羽痕也劝道:“对啊,现在usr也在四处找你们,你们不如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老彭错愕,说怎么,usr为什么找你们?
  我将从王磊口中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老彭听过之后,开口说道:“我虽然专心教学,不过也知道一些事情,那港岛的厄德勒残党,应该在一个叫做秦鲁海的人手中,而他现在正在扶持一个叫做许鸣的年轻人。没有人见过他,此人十分神秘,而且来头很大,你们惹上了那个家伙,可能真的很麻烦……”
  如此聊了几句,我们也没有在此久留,在林子里摸了一段路,然后上了羽痕藏好的车辆,开始在路上行驶起来。
  因为我们走得很快,对方并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来得及设卡。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花莲东部的一处红酒庄园里。
  这红酒庄园并非传统意义上面的那种大庄园,红酒生意也大部分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在这里进行勾兑罢了,不过庄园的空间挺大的,而且地方偏僻,倒也算是一处不错的藏身之地。
  庄园门口,有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在等待,戴着金丝眼镜的他显得十分儒雅,瞧见车窗摇下,他赶忙迎了过来。
  来不及寒暄,他低声说道:“别下车,直接开到地库,不要让人看见。”

  羽痕开车,进了庄园,一路来到了一座房子的地下车库,刚刚下了车,那中年男子便迎了过来,与老彭的手紧紧相握,激动地说道:“我刚才得了线报,说你已经被人救出来了,而且还是在狼蛛少校黑狼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做到的?”
  老彭引荐了我们,说如果没有这二位的帮忙,只怕我已经死在了那里。
  中年人与我握手,说老彭是我的生死之交,你们救了他,即是我秦苏河的恩人。
  老彭给我们介绍道:“苏河是国府出身,他父亲以前曾经是尚老的卫士,你们如果要见尚老的话,就得由他来帮忙引荐了。”

  听到老彭的介绍,秦苏河一愣,看了我一眼,说你要见尚老?
  我点头,说是。
  秦苏河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应该是大陆来的,不知道找尚老有什么事?”
  这个斯文儒雅的中年人能够跟尚老搭得上关系,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不过却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真的想要赢得对方的信任,并且全力帮助我,必须得拿出一点儿诚意来。
  如果我按照之前的说法欺骗对方,只怕反馈过去,一下子就会被识破揭穿。
  怎么办?
  我低下头,犹豫了几秒钟,这才说道:“不知道秦兄知道许映愚此人不?”

  秦苏河一脸错愕地说道:“寒冰蛊魔?”
  啊?
  我也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明白这劳什子寒冰蛊魔可能是许老在战争年代的江湖匪号,心中吐槽着这阴森的名号,然后点头说道:“秦兄认识?”
  秦苏河摇头,说我这年纪,如何能够认识他?不过家父却是见过面的,此人在当年特别有名,翻云弄雨,是国府的大敌之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