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7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都是生意上的事,你不用管,我自己能应付的了"。蒋玉蝶没有回答丁长生的话,而是撩着水继续为丁长生清洗胸膛。
  蒋玉蝶这个女人对待男人绝对是有一手,而且又是电视台的女主播,在丁长生上了她的床之后,他疑惑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断定蒋玉蝶既然能在湖州电视台屹立不倒,肯定是有她自己的关系,他一度以为市里哪位领导是她的入幕之宾,但是让杜山魁盯了她很长时间,居然没有发现这方面的情况,这让丁长生很意外。
  "屁话,你要是能应付的了,还用将家里人送到国外去,我看你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难道我只能是算是你的一个床伴吗?遇到事我就先跑了,不管你的死活?"丁长生诘问道。

  "你是政府官员,这事你真的不好插手"。蒋玉蝶道。
  "你不也是政府官员嘛,怎么还能做生意呢?所以,插不插手那不是一个死框框,关键是看为谁插手,你说呢,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丁长生说着将蒋玉蝶揽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然后伸手将她身上窄窄的布条拨到了一边,毫无违和感的顺利结合在一起,蒋玉蝶闷声哼了一下,就瘫软在丁长生的怀里。 
  "我和我干爹闹崩了,我怕他报复我"  。蒋玉蝶虽然感到现在是万蚁噬心,全身都陷入到了一种奇痒中,但还是断断续续的将自己的事说了出来。
  "白开山那个老头,你和他闹崩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丁长生一愣,问道。
  "我老公死后,白开山一直都不老实,为老不尊,前几天我到省里去给他拜年,这老混蛋居然提出想要和我结婚,这不是笑话吗,我当时就想骂他一顿,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以前他也挺照顾我老公的,可是这段时间老是打电话,还开始威胁我,如果是我自己,我不怕威胁,但是他一直都拿我的家人当筹码,我这才真的怕了"。蒋玉蝶嘤嘤哼哼道,虽然断断续续,但是丁长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老混蛋,上次见他时,还撮合你我呢,现在居然想霸占你,想想也是,现在多少干爹不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啊,唉,这个家伙,还想着与时俱进呢,对了,你没让他占便宜吧"。
  "哪能呢,我是你丁长生的人,别人休想沾我一个手指头"。蒋玉蝶紧紧抱住丁长生的脖子,身体晃动的厉害,一浴缸的水被她弄出去一半。
  一个小时后,浴缸里的水也凉了,两人从浴缸里出来,擦干身上的水,各自穿上睡衣出了洗澡间,而楼道的拐角处一个机敏的眼睛悄悄隐藏了起来。
  "那你准备怎么办?要不要我帮你?"丁长生问道。
  "不用了,如果需要你,我肯定会告诉你,你现在先把我弟弟妹妹办到国外去吧,白开山以前是中南省道上混的,心狠手辣,我怕对我家人不利"。
  "要我说哪有那么麻烦,我去省里找找人,看看他有没有违法的事情,弄进去算了,还混过呢,我就是不怕混过的人,葛虎也是一个混过的人,还不是让我一枪给毙了,想和政府作对,反了他了"。丁长生气哼哼的说道。

  "算了,消消气,睡觉吧,你现在是如日中天,千万不能为了这事毁了你,白开山就是一个渣子,犯不上,我自己有办法"。蒋玉蝶一再向丁长生保证自己能处理的了,这才将丁长生哄上了床。
  丁长生是一个性情中人,绝对是一个为了女人插人两刀的主,所以蒋玉蝶今晚的话,算是把他的火气给撩起来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被蒋玉蝶巧妙的给利用了,即便是蒋玉蝶斗不过白开山出了意外,以丁长生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白开山  。
  丁长生早晨从梦境里醒来后,发现蒋玉蝶不见了,床头柜上放着一张木梳子压着的纸条:早餐在楼下,我今天有采访,早点走了。
  他本想再睡一会的,但是看了看表,实在是不早了,而且昨晚约了梁可心和齐老三在开发区见面,于是匆匆起身洗了把脸,穿上衣服到了楼下。
  哪知道刚刚到了楼下,刚刚穿上一只鞋,就听见自己身后有人问到:"你就这么走了吗?"
  丁长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套着围裙在问他,而且修长的身材和蒋玉蝶很像,就连脸盘都很像,只不过蒋玉蝶更加成熟,而这个女孩却显得有点青涩。
  "呃,你是在问我吗?"丁长生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间屋子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说呢?"

  "哦,我赶着上班,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丁长生猜到这可能是蒋玉蝶的妹妹,人家姐姐不在家,自己在家里和人家妹妹独处,这让蒋玉蝶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吃醋。
  "等等,我做了早餐,你吃了再走吧"。女孩说道。
  "呃,我不饿,谢谢,我真的赶时间"。丁长生说道。
  "我叫蒋梦蝶,我姐姐说一定让你吃了早餐再走,正好我有事要问你,可以耽误你几分钟吗?"蒋梦蝶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一只鸡蛋,问道。
  对于一个美丽的女人的要求,丁长生同志一向是从善如流,于是重新换上拖鞋,施施然的坐到了餐桌边,等着这位美丽的地下小姨子给自己上早餐。
  丁长生等了好久,听得厨房里叮叮当当响个不停,还以为大早晨的蒋梦蝶要做几个菜啊这是,结果端上来的只有一份煎蛋,一份煎糊了的蛋,虽然她很想做成一个心形,但是很明显,心碎了,牛奶也没有热,看来这份早餐的确是不怎么样。
  "呃,那个,丁大哥,不好意思,我没做过早饭,我姐姐也没吃就走了,让我给你做,我真的不会做"。蒋梦蝶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晋文佳→司嘉仪;晋北山→司南下;林如枫→林春晓。 
  "没关系,没关系,挺好的"  。丁长生说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煎蛋放进了嘴里,但是刚咀嚼了一下就想吐出来,但是看到蒋梦蝶一脸希翼的样子,没注意,一下子咽了下去,那个咸啊,赶紧端起牛奶喝了一大口。
  "怎么了这是?"蒋梦蝶吓了一跳问道。
  "咳咳咳,你放了多少盐啊,怎么这么咸?"丁长生一仰脖子,将一杯牛奶都喝了进去,但是还是感觉不是太解渴。
  "啊,我忘了,是不是放重了,你等等,我去帮你倒水"。蒋梦蝶真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没有做过饭,所以根本不知道放多少盐。
  蒋梦蝶手忙脚乱的给丁长生倒了杯水,总算是让丁长生缓解了一下盐巴的味道,而她则站在餐桌边,一脸歉意的看着丁长生。
  "好了,我该走了,呃,谢谢你的早餐,喝饱了"。丁长生真的是灌了一个水饱,这让蒋梦蝶感觉到很不好意思。
  "哎哎,我还有事呢"。
  "啊,还有什么事,说吧,我已经迟到了"。丁长生无奈的看看表说道。
  "我姐姐说了,你是领导,晚一会没事,丁大哥,我想问问,你和我姐姐在一起多长时间了?"丁长生没有想到这小姑娘开口就问自己和蒋玉蝶的事。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姐姐没有告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