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6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不行,这是石书记下的死命令,你现在是湖州的贵宾,我必须二十四小时待命陪着你,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心想,要不是看着谢赫洋在这里,我才不会这么上赶着陪你呢。
  "替我谢谢石书记,他是个好官,唉,湖州虽然不错,但是我现在真的是力不从心啊"。谢九岭这话算是透露了一个意思,那就是他很想到湖州来投资,但是现在没钱,钢铁行业不景气,股市低迷,这些因素合在一起,真是够这位曾经的中南省首富喝一壶的。
  "老爷子,你也不好悲观,我刚才还和谢姐说呢,民企的优势在于好调头,如果能及时转变现在的发展模式,说不定会有好转"。
  "嗯,你说的不错,问题是现在谢氏钢铁连转身的力气都没了"。谢九岭这话有点过了,丁长生急于求成,这被谢九岭看在眼里,不单单是丁长生,包括石爱国,都是急于打个翻身仗,开个好头,所以这正是谢九岭要利用的地方。
  丁长生当然不懂这些弯弯绕,说到底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谢九岭是他请来的,石爱国也很看好谢九岭,所以成与不成丁长生都得耗在这里陪着他。
  夜幕降临,丁长生陪着谢氏父女徜徉在湖天一色度假村的小路上,谢九岭是真喜欢这个地方。
  "长生,我听说你给仲华当过一段时间的秘书?"本来话说的好好的,但是谢九岭突然间抛出这么一个话题,让丁长生大吃一惊,而谢赫洋更是露出了恼怒的神色。
  "老爷子,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事了?"丁长生讪讪道。
  "那你觉得仲华这个人怎么样?"

  "呃,我不太会评价人,但是我觉得老爷子是英明睿智的,我……"丁长生平时挺能说的,但是这会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想组织语言,都显得很匮乏,尤其是看着谢九岭那深邃的目光,他也没胆量再继续无赖下去。
  有时候,有些人,不得不得罪;有时候,有些话,不得不说透  。
  "老爷子,我知道,仲华把谢姐伤的不轻,但是你要是让我评价他,我觉得他还是个汉子,至少敢做敢当,而且他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我相信,如果他不开谢姐,凭借他家和谢家的关系,至少也该是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了吧,所以……"
  "一开始,我并不同意他和洋洋的亲事,是仲枫阳那个老家伙死乞白赖的要和我结亲家,谁知道半路会出现这样的事,长生,你看到这场联姻的结局了吗?"
  "结局?不是早就结束了吗?谢姐,你不会是还在等着仲华吧?"丁长生不信的看着谢赫洋道。
  "滚一边去,等那个混蛋,我有毛病啊我"。虽然中间隔着一个谢九岭,谢赫洋还是毫不犹豫的给了丁长生一脚,而他明明可以躲得开,但是根本没有躲,让谢赫洋尖尖的高跟鞋踢在了自己的屁股上,他感觉着力点离自己的尾巴根没有多远了,这女人还是这么心狠手辣。
  谢九岭看着身边的丁长生和自己女儿打打闹闹的,微微一笑,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爷子,你刚才说了一半,我没听懂啊,难道谢姐的婚事还没完啊"。
  "小丁,你这个人吧,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又糊涂,难得啊,这不像是你这个年纪该有的表现,所以,我说你是个聪明人,如果方便的话,替我约一下仲华,我想见见他"。谢九岭道。
  这下不但是丁长生惊呆了,就连谢赫洋也是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谢九岭已经独自向前走了。
  "谢姐,这是什么节奏?你们真要复婚了?那我怎么办?"
  "死一边去,我和你有个屁的关系,再说一遍我就杀了你"。谢赫洋狠狠瞪了丁长生一眼,加快脚步去追谢九岭了。
  "哎哎,谢姐,你不能提上裤子就不认账啊"。丁长生紧跟上去,小声说道。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谢赫洋狠狠的推了一把,饶是丁长生身形敏捷,还是被推到了路边的冬青从里。 
  谢九岭和谢赫洋就在一个别墅里住,丁长生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留下的,况且看起来谢赫洋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他也不想去碰那个钉子。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那样,需要一个巧合点,如果在一个合适的地点没能前进一步,那么再想遇到这么好的一个点就难了。
  "那我走了"。谢赫洋下来送丁长生出门。
  "赶紧滚吧,我困了,要睡了"。
  "我可真走了"。丁长生多么盼着谢赫洋能留一下自己,虽然不现实,但是至少可以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灵啊。
  "哐当"。回答他的是大门关上了,丁长生同志摇摇头,无奈的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别墅区,就看到一个女人在门口下了出租车,跌跌撞撞的向这边跑来,一把抓住丁长生的手臂问道:"先生,望海楼在什么地方,我找望海楼"。
  "望海楼?哦,就在上边,最上边那栋房子就是,你找谁啊,这么急"。

  "我找我闺女,我姑娘……"女人带着哭腔往山上跑去,说是山,其实就是一个不高的丘陵,那座叫望海楼的别墅是湖天一色度假村最高级的别墅,本来丁长生是想给谢氏父女定来着,但是当时被告知被人定走了。
  丁长生看了这个黑夜里来找女儿的女人一眼,转身向停车场走去,但是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来在来的时候遇到的蒋海洋就去了那个方向,而且他还记起来蒋海洋来的时候好像是带着一个女孩来的,难道这个女人要找的就是蒋海洋。 
  一个是出于好奇,一个是出于对蒋海洋这个人的敏感,他跟在这个女人后面,悄悄逼近了望海楼。
  此时的蒋海洋穿着白色的浴袍,虽然外面乍暖还寒,但是屋里是温暖如春,他手里端着两杯红酒,走到客厅的沙发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心里痒痒的,但是他要等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
  "你给你妈打电话时她说什么时候到?"蒋海洋问道。

  "她说尽快,打车过来也得一个小时吧,这会正是堵车的时候,表哥,你找我妈什么事啊?"女孩怯怯的问道,她母亲告诉过她,这个表哥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又不能得罪他,所以女孩在街上被蒋海洋叫上车时,根本不知道蒋海洋把她拉到这里来干什么。
  没错,这个女孩叫陈意涵,是原来交警支队的支队长陈旺海的女儿,而门外那个来找女儿的女人正是陈旺海的老婆郑兰妮。
  丁长生和郑兰妮几乎是前后脚到了望海楼,只不过郑兰妮根本没有发现丁长生的存在,而郑兰妮找女儿心切,到了别墅的门前就匡匡的砸起门来。
  "唉,小舅妈,你什么时候能学的温柔一点啊,你看看你,大半夜的,你就不能轻一点啊,砸门砸的这么响,是不是想让人都知道你半夜来我这里了?"开门的果然是蒋海洋。
  "涵涵呢,在哪里?涵涵在哪里?"郑兰妮一把推开蒋海洋,挤了进去。

  "妈,我在这里呢"。陈意涵赶紧跑了过来。
  丁长生这才搞清楚这三个人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们进了房间就听不到他们在谈什么事了,但是有蒋海洋这个渣子在,难以想象会有什么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