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6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才能联系上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
  "丁局,我真的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只听马桥三打电话时叫过文娜,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候二眼巴巴的看着丁长生,真心希望这消息可以让他动心,那么自己可能很快就能出去了。
  "好了,你先等着吧,我要验证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你要是敢骗我,只怕你连派出所都出不去了"。丁长生虽然话说的很轻,但是语气里好像都带着冰碴子,这让本来就穿的不多的候二不由得从外面凉到里面了  。 
  丁长生心里有事,所以谢绝了刘振东请他吃饭的邀请,开着车将刘振东送到了市局门口,接着就去湖天一色去见谢氏父女了,中午喝得不少,也不知道谢九岭醒过来没有。

  他很明白石爱国的困境,也知道近来司南下很活跃,虽然没有和邸坤成合成一股绳,但是长期下去,司南下的势力势必会大增,虽然司南下也是安如山安插在湖州的一个备用棋子,可是从司南下和邸坤成在某些事上的配合来看,司南下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这也是邸坤成恼火的原因。
  很明显,自从司南下抽冷子将林春晓捧到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上起,他就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如果石爱国还有点优势的话,这点优势就是他比司南下和邸坤成更了解湖州罢了,但是既然你石爱国是湖州的老领导了,你更应该在接下来的经济发展中起到一个班长应有的作用。
  罗明江肯定不会给石爱国太多的时间,实际上在湖州的每一派都不会给石爱国留太多时间,蒋文山时代是高压政策,导致湖州的干部对蒋文山唯唯诺诺,那么石爱国时代就是战国时代,都想将湖州的政局搅乱,从中分一杯羹。
  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一个人是不希望湖州乱的,当然也不希望石爱国有任何的闪失,那就是丁长生,所以他东奔西突,就是想给石爱国加点分,使石爱国能在湖州一把手的位置上多呆一天是一天,因为石爱国就是他的命运掌控者。

  虽然丁长生不想任何人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生而为人,怎么可能呢?
  虽然他还年轻,但是却老练成精,知道自己的屁股该坐在哪个板凳上,自从坐上石爱国这边的板凳,没有一天不是岌岌可危,但是可能正是这种原因,石爱国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也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和舞台。
  不是一路人,怎么抄近路都没有用,但是丁长生觉得自己和石爱国是一路人,所以在石爱国这条路上,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直到无路可走。
  在车里吸了一支烟,终于下了车,一车厢的烟都被他吸掉了,外面的空气已经不是那么冷冽,依稀有了春的气息,丁长生本来想张开双臂大喝一声,呼出自己胸中的闷气时,一辆宾利慕尚开进了停车场,就在他疑惑着这是哪个暴发户时,那辆车居然彪呼呼的朝他倒了过来,紧挨着他的路虎停下了  。
  还没等丁长生回过神来,蒋海洋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而且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副驾上推门出来一个女学生一样的女孩,年纪不大,也就是初中生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一丝怯怯的神色。
  "丁局长,哦,不对,是丁主任,怎么,像你们这些当官的也敢到这种地方来啊,不怕被举报?"蒋海洋嚣张的将女孩搂在了怀里,看着丁长生道.
  丁长生懒得和这样的人啰嗦,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蒋海洋本还想再说什么时,想起在省城时这家伙的狠辣手段,以及葛虎的死,都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蒋海洋也没跟着丁长生,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倒是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孩,看起来不像是被骗来的女孩子,可是这个女孩明显未成年,蒋海洋这家伙太嚣张了,居然敢对未成年女孩下手,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笑了一下,蒋海洋,我看你还能蹦跶几天。
  丁长生敲门进去时,谢赫洋正在看电脑上看报表,看的一脸愁容,眉头皱的紧紧的,形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疙瘩.
  "怎么了这是,女人不能皱眉,皱眉就会变老的"。丁长生说道。
  "唉,股价今天又跌了,再这样下去,怕是离摘牌不远了"。谢赫洋将平板电脑扔在床上,自己一屁股坐上去,盘着腿坐在了洁白的床单上,光着的脚几乎和床单不分彼此,看的丁长生眼睛都直了.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挖出来"。谢赫洋用自认为最恶狠狠的表情恐吓丁长生道.
  哪知道丁长生就是一个无赖,别说给他三分颜色就能开染坊了,借点颜色都能开染坊,更何况谢赫洋的颜色是那么的勾人。
  "呃,对了,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脚好了没有,这是伤筋动骨的事,可马虎不得"。说着丁长生一把抓住了谢赫洋的一只美脚攥进了手里,不轻不重的按摩起来,白白嫩嫩,白皙的连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丁长生握在手里都不敢用很大的劲,生怕弄破了它。

  "你,放开,痒啊,放开,痒,痒死了"。谢赫洋猝不及防,一下子躺在了床上,任由丁长生这家伙把住一双美脚,肆意轻薄起来。 
  谢九岭正在隔壁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因为这是别墅套间,所以丁长生也不敢很过分,在谢赫洋就要大声叫唤时,适时松了手,就这样,谢赫洋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饱满的酥胸起伏不定,多亏了丁长生现在的定力不错,否则还真是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事。
  "好了,不闹了,说点正经事"。丁长生退后一步,坐在椅子上说道。
  "就你,还有正经事,趁人之危,小人一个"。谢赫洋好容易坐起来,用手捋了一下自己额前散落的头发。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能帮你找到投资,你们能不能考虑在湖州建厂?"
  "你说真的?磐石投资?"谢赫洋一听这话也来了精神,问道。
  "不一定是磐石投资,但是我如果能帮你找钱来,你们和他们合作,能不能在湖州建厂,我要一个准话"。
  "这个嘛,还得我爸爸做主,我当不了家"。谢赫洋歪着头思索了一下说道。
  "眼下钢铁行业不景气,这是明摆着的事,各家都在想着转型,但是相对于国企来说,民企最大的优势就是好调头,如果你们把握不住这个优势,那么等国企回过神来,民企还是没有优势,从这几年的钢铁危机中也能看出来,国企后面有国家撑着,银行也能给贷款,但是民企呢?对吧,你们好好考虑下"。  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刚刚说完,就听见隔壁有动静,谢赫洋赶紧穿上鞋出去了,丁长生也跟了出去,推开隔壁的门,正好看到谢九岭坐起来要拿桌子上的水杯喝水。
  "哎呦,爸,不让你喝这么多,你偏喝,难受吧?"谢赫洋白了丁长生一眼,赶紧去服侍谢九岭喝水  。
  谢九岭美美的喝了一大杯子水,看到丁长生也在,笑了笑:"长生,你要是忙,就去忙吧,不用陪着我这个老头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