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阿司匹林治疗失恋。”
  柳智慧说:“不好吗。”
  我说:“实话说,不好。”
  柳智慧说:“你哪里失恋了,恋谁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脑残,这么去跟她说这些,我还说自己爱她,她一看知道我对别的女人动了心思,那岂不是我在自寻烦恼。

  柳智慧看看我,说:“你对别的女人动了情。”
  我说:“嗯,有一点。”
  柳智慧说:“不止一点,有挺多,但也没那么深。”
  我说:“嗯。”
  在她面前,无法骗她,只能老实。
  柳智慧说道:“不论男人女人,这都是本性。别怕,我不会怪你。你不需对我负责什么,因为我什么也给不了你,我一辈子出去不了,难道你要为我守寡?”

  我说:“谢谢你的宽容。其实我多想你能出去。”
  柳智慧说:“不需要说没用的话。”
  我说:“好吧。”
  柳智慧说:“让你心动的女人,一定不是简单的平凡女人。”
  我说:“的确是。”
  黑明珠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平凡女人,她有故事,神秘,她有无与伦比的战斗能力。
  对于枪械,格斗,刀棍,她全都熟练。

  柳智慧说:“从你眼中,我看出你对她的敬佩和崇拜。”
  我说:“我对你也敬佩和崇拜。我可能想太多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看到漂亮的女人,尤其是看上去越难于征服的,我就越心动。”
  柳智慧说:“人性使然。”
  我说:“和你聊这个,觉得挺对不起你的。”
  柳智慧说:“无论男人女人,看到美女帅哥,让他们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以为了底线原则控制自己**的人,和不能控制**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说:“嗯,我也这么认为的,例如一对夫妻,哪怕是结婚后,面对外界的**的确很多,整天对着同一个人,也都会腻的呵呵。”

  柳智慧问我:“你吃了阿司匹林?几颗。”
  我说:“两颗。”
  柳智慧说:“你听过一个笑话吗。”
  我说:“什么笑话。”
  柳智慧说:“灯泡放进嘴里的笑话。”
  我说:“我看过,说是一个人,把灯泡塞进嘴里,然后拿不出来了,打的去了医院,路上的士司机一直不停的笑,他还想劝告司机不要尝试放灯泡进嘴里。医院的人弄碎了灯泡,清理了碎片。在他离开医院的时候,看到刚才的的士司机嘴里塞着一个电灯泡来排队了。”

  柳智慧嗯的点头。
  我说:“可是我不相信吧,既然能塞得进去,就能拿得出来啊。”
  柳智慧说:“你要为真相献身吗。”
  我说:“算了,这个我就不玩了。”
  柳智慧说:“如果我那天,叫你用四滴敌敌畏兑牛奶喝,可以治疗失恋,你都会去试。”

  我说:“真的能治疗啊?”
  柳智慧说:“因为你蠢。”
  我尴尬的说道:“别这样子嘛。那你说那药止痛,失恋也止痛,我就试试呗。”
  柳智慧说:“敌敌畏也止痛。”

  我说:“为什么是四滴。”
  柳智慧说:“你看,你都不先想喝下去会不会死,倒是先好奇这个。”
  我看着柳智慧,盯了她许久,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去自杀,你在暗示让我去自杀,我觉得我会真的去喝四滴敌敌畏。”
  柳智慧说:“四滴不会死,要多喝。”
  我觉得有些可怕,这家伙,几句话,就能把我带进了沟里,我觉得如果我面前有一瓶敌敌畏,我会真的喝下去,但我更怕的是,我回去后,真的像上次买阿司匹林一样去买一瓶敌敌畏来试试。
  我甩了甩头,说:“好吧,你是在报复我吗。听到我和别的女人什么的,对别人动心,你就要毒死我。”
  柳智慧说:“是。”
  我看着她,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我永远无法看透她。
  我说道:“别逗我了。”
  她的头发长了一些,到肩膀处了,还是更喜欢她长发飘飘的样子。
  柳智慧侧头看了看我,神秘的一笑,然后回头过去,看远方。

  防暴队的几个人过来对我说,到时间了。
  到时间带柳智慧回去了。
  原本,朱丽花不让任何人接触柳智慧,但对于我,她们也懒得管那么多。
  柳智慧被带了回去。
  她的后背,原本有一双洁白的翅膀,让她可以翱翔在哪怕是暴风雷电的天空上。
  可进了这里,她的翅膀就被剪掉了,她飞不起来了。
  我去李姗娜文艺队排练那边,找了李姗娜。
  我告诉她,那天,那个崔录也进来了,如果那天不是因为发生那事故,那么崔录那晚一定看了李姗娜的演出,我担心的是,他会像上次一样,闯后台,或者,让人安排好,强行要李姗娜跟他见面。
  李姗娜听后沉默不语。
  李姗娜也是无奈,跟柳智慧一样的无奈,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游龙浅水遭虾戏,就是差不多这道理。
  不过,欺负柳智慧的是犬,但犬的背后是大老虎,而戏弄李姗娜的那只虾,背后就不知道是什么背景的了。
  文艺队每天基本都排练几个小时,李姗娜也仿佛得到了重生,在这边,她的笑容多了很多。
  我也为她感到开心。
  监狱长处理完了这事儿后,终于开了会议,深刻检讨了此事,然后,正式宣布开除了c监区监区长和马明月指导员,任范娟为新的c监区监区长。
  监狱长再三强调,安防工作,是重中之重。
  我懒得听她废话,眯着眼假装听着,实际半睡着。
  突然,监狱长大声的说道:“那个那个!你是在睡觉吗!”
  旁边的同事捅了我一下,我急忙睁开眼,靠,眯眼睡觉被发现了。
  监狱长指着我:“就是你,站起来!”

  我站了起来。
  环顾整个会场,好像大家都在认真的听着,做笔记,就我一个人手上什么也没拿,而且,就我一个人眯着睡觉。
  监狱长对我说道:“上台上来!”
  我走了上去。
  监狱长说道:“站这里,让你在这里睡。”
  都不是在学校了,还玩罚站这一招,无聊不无聊啊我靠。

  我老实的站直了。
  最右边,是a监区的,康雪等人,康雪低着头,做着笔记。
  过来,是bcd监区的,依次。
  前面的这些,有狱政科,侦察科等部门的人。
  监狱长对c监区的新监区长范娟说道:“范娟。我要求你,务必严惩那带头闹事的几名女囚!”
  日期:2016-05-3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