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6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表姐,宰我不至于这样子吧,吃不完就不要点那么多,多浪费啊。”
  贺兰婷剐了我一眼,对服务员说:“来两条!”
  我急忙说:“好好好,来一条,来一条。一条就一条。”
  服务员看着这任性的顾客,也无奈了,写了单,然后去上菜。
  还好今天她不喝酒了,点了饮料,就这一餐下来,估计又要好几千大洋。
  我心疼啊。
  上菜后,我就吃吃。
  她倒是好,点了一大桌菜,这里点一下,那里点一下,倒是吃了两碗饭,菜没吃几口。
  贺兰婷说:“知道你们的计划,我就去出差,看你们乱。”

  我说:“还好你没在,不然的话,估计你也要受伤。”
  贺兰婷说:“你想让谁去做c监区长?”
  我说:“这你怎么也知道啊?告诉我,到底是谁跟你说的,兰芬?沈月?兰芳?”
  她没说话。

  我说:“我想让谁去当监区长,你难道不知道吗。”
  贺兰婷说:“监狱长忙着处理后事了,监狱闹出这种事,如果被媒体捅出去,就更麻烦。”
  我说:“那就捅出去呗,最好把监狱长也换了,然后,你来当。”
  贺兰婷说:“你以为她吃素的?她能把几百人的代表团给平息了,你没看到她的能量?”
  我说:“那媒体捅出去了,民众口诛笔伐,她还能撑吗。”
  贺兰婷说:“职位是民众给她的吗?”
  我说:“好吧,你说的也是。那现在呢,监狱长要怎么算。”
  贺兰婷说:“监狱长太忙,监狱的事暂时由我来处理。”
  我说:“怎么处理。”
  贺兰婷说:“严查这事,报警吧,让丨警丨察介入,把你们全抓了。”
  我嘿嘿一笑,说:“表姐,你不会这么做的,吓唬我嘛,我也不怕。”
  贺兰婷说:“你想怎么处理。”
  我说:“什么都不处理,反正马明月和c监区长已经被撤了,让范娟上去,就行了,哦你现在管监狱,你能开除康雪吗。”
  贺兰婷说:“你以为我不想。”
  我说:“好吧,既然不行,那就麻烦你把范娟弄上c监区监区长的位置。”
  贺兰婷说:“再说。”
  我说:“喂,要不要这样子啊,你说再说了,如果到时候监狱领导安排一个什么坏蛋货色,或者又是康雪的傀儡上去做c监区长,那我们又迎来新一轮的斗争了!我早就感到厌倦了。”
  贺兰婷说:“跟你说另外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贺兰婷说:“还记得带李姗娜出去演出,崔录闯后台,要见李姗娜,有个人出来,连雷处长都给他面子的那个人吗。”
  我说:“那个什么局长吗?很大官那个?”
  贺兰婷说:“是他。”
  我问:“他怎么了。”
  贺兰婷说:“他告诉我,严打黑社会,你小心,别被抓到,别怪我没事先通知你。”

  我说:“好吧,我又不是黑社会,我是卧底,抓我又怎么样。”
  贺兰婷说:“抓进去也不好玩。”
  我说:“知道了,谢谢。既然他那么厉害,怎么不让他把崔录啊康雪啊这些害群之马给抓了起来啊。”
  贺兰婷说:“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不会懂的。”
  我说:“怎么不懂了,说的就好像你一个人懂一样。”
  贺兰婷说道:“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真正背后的大老虎没现身,却去打草惊蛇了。最近,那位局长在秘密查一个案子,市某高官,被屡屡实名举报,便雇凶将举报人杀害,他怀疑这个高官就是这些人的背后真正靠山,但查上去,这人省里还有后台,很复杂。你以为贪官好当?他们往往是人情练达老奸巨猾,在下去查这高官的时候,他就开始四处活动,贿赂与之有关的人员一起串供。在这张权利和利益结合的关系网上,康雪也好,崔录也好,不会是单打独斗,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当这些人被查的时候,他们会送钱求助上线更加高级别的官员,那些就是他们的靠山,是他们最寄希望的稻草。他们会订立攻守同盟,对抗调查,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不可能拿下他们。他们的关系网,遍布各个单位,但想要全牵出他们的关系网痕迹,很难。官场关系确实复杂,案件都不会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背后都会涉及利益、权力之争。”

  我叹气,说:“好吧,那就只能,苦苦挣扎,万一被他们反扑整死,那也只能认了?”
  贺兰婷低头,吃虾。
  她手机来电,她看了看手机,接了电话,哦了一声,挂了电话,说:“我走了。”
  擦了擦嘴,擦了擦手,她挎包走人了。
  莫名其妙。
  我看着这一桌的海鲜,叫了贺兰婷:“等我一下,等我打包了把我带回去啊!”
  贺兰婷说:“没空等!”
  她快速走出去。
  我说:“两分钟都不行吗!”
  她已经出去了。
  买单,让服务员打包了这些剩菜。
  也不能叫剩菜,好多菜,我们碰都没碰。
  那个什么海蟹,我们都没碰一下。
  打包了十几个盒子,我像个送外卖的一样,提着出去打车回去了。
  回去了后,把这些菜,全扔王达了那里。
  他和他女朋友爱怎么吃怎么吃吧。
  c监区传来了好消息,周五开会那天,正式宣布,范娟成了c监区的监区长。
  这下,可有搞头了。
  尘埃落定,我们赢了这场仗。
  范娟上去后,立马改革,不搞女囚的钱,不分女囚家属送来的东西和钱,也不剥削女囚劳动成果,通过其他渠道弄钱,跟我们一样卖东西啊什么的。
  不过,此举一出,就和我们当时的改革一样,反对派们肯定不乐意了,因为分到的钱太少了。
  有过经验的我们,告诉范娟,把带头的,弄走,打击,想办法撸她们下去,枪打出头鸟,组织忠于范娟的自己人,对付这些人,有良知的毕竟还是大多数,把那些顽固的反对派份子头目赶走弄走几个后,剩下的,只能乖乖跟着走。

  我站在监区楼的楼顶,看着她们c监区,每个监区都一样,看下去,一派和谐的升平景象,但都是暗流涌动杀机四伏,走错一步,很可能就会踏入他人设计的陷阱。
  康雪那边,暂时没了动静,bcd监区,四个监区中,三个被我们的人控制,我看你a监区康雪还能有多牛。
  我们放风场上,一群女囚在叽叽喳喳的闹着。
  角落,柳智慧在晒太阳。
  靠,柳智慧,我马上下去。
  柳智慧现在可以在防暴队的监视保护下,偶尔不定时的出来晒太阳一会儿。

  我下楼后,过去放风场,朝着柳智慧走过去。
  见到了柳智慧后,我说:“你骗我。”
  柳智慧说道:“骗你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