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利刃》
第73节

作者: 北上的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补什么啊,别浪费钱了。”张爷爷说道。
  “都已经付费了,如果不补的话,就浪费了。”陈心怡莞尔一笑,说道。
  “好吧,那我这把老骨头就享一下清福,呵呵。”张爷爷笑了笑,配合起医生,很快医生便将假牙装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不喝茶了,换酒。”张爷爷将茶杯一推,对着王宸说道。
  王宸点头,将茶杯放在桌上,准备去拿陈心怡买的茅台,但却被张爷爷拦了下来。
  “不喝那个。”张爷爷说完,指着床下说道:“把下面那两瓶五粮液拿出来。”
  王宸愣了一下,按照张爷爷的吩咐从床底拿出了两瓶酒,酒瓶上全是灰尘,里面的酒水看上去都有些粘稠了。
  “这是建国时候的第一批五粮液,本来我跟你爷爷准备等你回来探亲的时候一起喝了的,但是你爷爷没等到那一天,今天就让咱们爷孙俩喝了吧,但是得给你爷爷留点儿,你走的时候给你爷爷浇在墓上!”张爷爷指着王宸手中的五粮液,笑着说道。

  “好!”王宸点头,去拿了两个小碗出来,对着陈心怡说道:“你先出去一下吧。”
  “恩。”陈心怡点头,准备离开。
  “不用了,坐下来一起听吧,权当一个故事了。”就在陈心怡要走的时候,张爷爷把她拦了下来。
  王宸对着陈心怡点了点头,陈心怡坐在了一旁的板凳上。
  将酒打开,倒满小碗,王宸坐在床头准备聆听,张爷爷喝了一小口,说道:“我比你爷爷早入伍两年,我俩都互相救过对方的命,但我只救过他一次,他救了我不下十次。”
  “那时候他刚入伍,是个愣头青,凭着一股热血,不怕死,每次战争冲在最前面的都是他!在一次战争中,他背部中弹,不过那时候的子丨弹丨打不死人,我们攻下地盘之后,我救了他一次。”
  “之后的战争里,我先后成了敌军跟以前国jun的战俘好几次,都是你爷爷单枪匹马把我给救出来的!如果那时候有特殊兵种的话,我估计你爷爷可以成为第一任特殊兵种的训练人。”
  “战争结束之后,为了躲避文ge风波,我跟你爷爷选择了退伍,来到了这里隐居,一直到现在!但你爷爷身上的伤太多了,年纪一大加上旧疾,就这么走了!”
  “哦,对了,当时你奶奶还是我们整个军的军花呢!只不过她家里关系特殊,没有躲避过文ge风波,成了牺牲品。”
  张爷爷说的很简洁,大体概括了一下,也没有说他们当时的职位,不过王宸可以猜出,能在文ge里影响到的人,职位肯定不低!
  说到这里,张爷爷将碗里的酒饮尽,继续说道:“小宸啊,你爷爷给你留的那段话,也就是我想嘱咐你的话,作为一名军人跟中华男儿,不能忘记的就是那四个字,精忠报国!”
  “我明白。”王宸正色说道,端起酒碗,一口喝干,然后给张爷爷满上。  
  王宸听张爷爷说了很多事情,午饭是一起吃的,陈心怡去村里的饭店里买的菜  。
  喝着建国时候的五粮液,吃着小菜,聆听着老人的故事,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另外这钱你们也拿着,我一个老头子用不着这些。”张爷爷指着皮包里的钞票,正色说道。
  “您自己买点吃的跟衣服吧。”王宸说道。
  张爷爷摇头,从床头下来,朝着一间黑乎乎的里屋走去,边走边说道:“小宸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你们给我买的东西我留下,钱拿走。”
  话语说完,老人进入了里屋,王宸点了点头,将皮包递给陈心怡,他知道老人的脾气,如果他再说什么的话,老人就生气了。
  没多长时间,老人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把三菱军刺以及一个瓶盖大小的小盒子。
  “军刺是我跟你爷爷的东西,这两把军刺上沾满了敌军的血,杀了不止上百的敌军!今天我把它们交给你,我跟你爷爷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张爷爷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走到王宸身前,将两把闪烁着寒光的军刺递给王宸。

  王宸接过,对着军刺打量了几眼,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岁月并没有在这两把军刺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寒光……依然逼人!
  “这个东西你收好,当初为了这个东西,我跟你爷爷差点儿把命都丢了!但小宸你要记住,这东西时刻带在身上,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要打开。”张爷爷面色严肃的将瓶盖大小的盒子递给王宸。
  “这是什么东西?”王宸接过,好奇的问了一句。
  “别管是什么东西,也压住你心中的好奇,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张爷爷表情严肃的可怕,王宸还是第一次看到老人如此严肃的表情。
  王宸皱眉,望着手中的小盒子,点头说道:“我记住了。”
  “走吧,下次有假期的时候再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张爷爷摆了摆手,转身背对着王宸。

  “那……我们走了。”王宸深吸了一口气,眸中闪烁着泪花,下次假期?就算有下一次的假期,老人还能等到那时候吗?
  “走吧,大男人的,别婆婆妈妈的。”老人说完,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眼角出现泪痕。
  他一生无子,没有后代,王宸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在另一个意义上,王宸也是他的亲人,也是他的孙儿。
  “走。”王宸拿上剩下的半瓶五粮液,拉着陈心怡的手,离开了这里。
  两人离开村庄之后,先去了一趟公共墓地,将那半瓶五粮液倒在了王宸爷爷的墓碑上,王宸跟墓碑说了几句话后,离开了这里。
  “我让我爸派人注意一点儿吗?毕竟老人年纪那么大了,万一有一天……”路上,陈心怡对着王宸说道。
  “好。”王宸点头,陈心怡说的很在理,天有不测风云,派人注意一点儿也好,这年头老死在家里,却无人知晓的孤独老人太多了  。
  “你这身基础,都是两个老人帮你打好的吧?”陈心怡回想起往日,王宸好像从上学时期开始就很厉害,起码在打架上从没吃过亏。
  “恩。”王宸点了点头,眸中闪过回忆,说道:“村里穷,我家更穷,别人的孩子都有玩具玩,我没有,所以为了不无聊,爷爷跟张爷爷便让我打桩,教我打拳。”
  “初中的时候,学校在距离我家三公里的镇子上,我每天都是来回跑步上学!高中,距离我家更远了,十公里,我也是每天早起跑步上学,但久而久之的就已经习惯了!”

  话语落下,陈心怡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军体拳都是讲究实战的,特别是战争时期的军体拳,那简直就是为了杀人!王宸没参军之前,下手很没分寸,经常把人给打骨折或者重伤,但好在有张少云跟李臣飞,这两人给王宸添了不少窟窿。
  “叮铃铃!……”就在马上驶入市区的时候,陈心怡的电话突然响了,是陈母打来的。
  “喂,妈。”陈心怡按下接听键。

  “心怡,你在哪儿?”陈母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听上去很焦急。
  “我跟王宸在一起呢,马上就要进市区了,怎么了?”陈心怡听到陈母焦急的声音,皱眉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