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4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说,她只是得病了!”刘会计咆哮着,“放开我,我要报警,告你们入室行凶!”
  “我就是丨警丨察。”谢雨晴揉着后脑勺走过来,看着他,用劝慰的口吻,把情况用他能听懂的语言说了一遍,并特别介绍了叶少阳的的道士身份。
  刘会计仍然不信,但态度已没有那么抵触。叶少阳拿出八卦镜,对角落处的老太婆照去,说道:“我让你看个明白!”
  “我不信,我不看!”刘会计用力摇头,但被叶少阳强按到八卦镜的一边,忍不住还是看了一眼,然后表情凝固起来。
  叶少阳看差不多了,松开了掐他脖子的手,刘会计果然没再反抗,但不住摇着头,口中反复喃喃自语:“不会的,我妈没死,不会的……”
  “我还可以证明给你看。”叶少阳让谢雨晴看住他,转身朝老太婆走去,刚到面前,身后突然响起刘会计沉闷的嗓音:“叶先生……”
  叶少阳回头看去,刘会计双眼湿润的看着自己。“不要证明了,但能不能……让她不要那么痛苦。”
  叶少阳心中一动,点点头,走到被关在八字铜钱阵中的老太婆面前,画了一道凝气符,贴在老太婆的面门上。
  一遍咒语念过,灵符紫光闪动,原本还在奋力挣扎的老太婆彻底消停下来,能看到一红一黑两股气息,从她体表不断的流动,飞快的汇向灵符之中,老太婆干枯的身体,迅速腐烂,皮肉一块块掉下来,化成一滩脓水,渗入地下。
  最后,除了一具人骨,什么也没有剩下。
  “她已经死了很久,因为变做妖尸,所以身体才没腐烂,但是腐败之气一直在体内,尸气和妖气一旦抽走,她立刻就变成她应有的模样了。”为了让刘会计不怀疑是自己捣鬼,叶少阳耐心的跟他解释了一遍。
  刘会计背靠墙壁,软软的滑下去,坐在地上,喃喃说道:“谢谢你们。”

  叶少阳来到谢雨晴身边,让她低下头,检查她后脑勺被敲击的地方,起了个大包,但是没伤到。叶少阳用手掌按上去,揉了几下,被谢雨晴一把推开,红着脸说道:“你干什么呀!女生的脑袋不能乱摸。”
  叶少阳无语,心想我压根就没当你是女生,怕说出来挨打,忍住了。
  “我……其实早就怀疑了。”刘会计坐在地上,流着泪说道,“只是没有想着去验证,我以为她总有一天还能好起来。”
  叶少阳跟谢雨晴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暗暗叹息。
  刘会计哭了一会,抹了把眼泪,抬起头问叶少阳:“你是道士对吧,你既然能找到这来,你肯定知道我娘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求求你,告诉我真相。”
  叶少阳在他面前蹲下,说道:“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妖尸,所以,在老人家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我需要你先告诉我,才能帮你分析原因。”
  刘会计听了这话,陷入回忆中,突然眉头一皱,颤颤说道:“是那只老鼠,一定是那个老鼠害的。”
  叶少阳一怔,催问道:“快说说,怎么一回事?”
  “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我娘那段时间身体不好,我带她去医院检查,查出了食道癌,已经是晚期,医生说只有几个月好活,没有治疗的必要了,我考虑了一下,她年纪太大,再化疗或手术都太折腾,于是就没告诉她,想着让她安度几个月,好好把她送走……
  我们这左邻右舍人不多,但是互相都熟悉,为了怕事情传到她耳朵里,我谁都没有告诉,所以这件事没人知道。她身体原来越差,后来床都下不了,没多久就走了,当时是半夜,我也就没通知任何人,打算第二天再办丧事。
  我在她床头坐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我迷糊了一会,结果听到一阵‘吱吱’的声音,睁开眼一眼,有一只特别的大老鼠,坐在我娘的床头,低头看着我娘,冲她吱吱叫着,它个头比一只猫还大,浑身长绿毛,两只尖牙很长,是黄颜色的,眼睛却是血红色的……”
  说到这里,刘会计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谢雨晴脑补了一下那副模样,忍不住也打了个激灵。
  刘会计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往下说:“我当时觉得它亵渎我娘的尸体,特别生气,想找个东西来打它,结果它好像看穿我的想法,转过头来,用很凶狠的眼神看了我一会,我盯着它那双红眼睛,浑身立刻就不能动了。
  它在我娘的床头坐了一会,然后把脑袋伸进她的嘴里,吃起她的舌头……过了没一会,它跳下床,从窗户的栅栏里挤走了,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才恢复知觉,我不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就想赶紧把我娘埋掉,入土为安,结果我门还没出,就听见我娘在床上咳嗽,然后慢慢坐起来……
  我当时想到诈尸,但是我娘看了我一会,起来走到院子里,当时我家养鸡,她抓了一只鸡,直接拔毛吃了,把鸡血也喝了……然后又回到卧室,躺下坐着,我当时已经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办好,后来过了大半天,她一点事没有,这才慢慢接受了……”
  谢雨晴听到这里,嘴巴长的老大,怔怔的问道:“你……难道就没怀疑,就没想过找法师什么的?”
  “我当时就知道,我娘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过她毕竟是我娘啊,她能活过来,我很高兴,而且她除了爱喝血,爱吃生肉,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只是不再说话,也不出门,一天天坐在床上,我还幻想她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有一天能好过来……我没想过找法师,也不敢去想,害怕知道什么可怕的真相,这也算一种自欺欺人吧。”
  刘会计抹了把眼泪,看着叶少阳,惨笑道:“今天,你们告诉我真相,然后让我看到……我才恍然大悟,不管她灵魂在不在身上,其实这对她也是一种煎熬,人死了,就应该去阴间嘛,所以,我谢谢你们,让我解脱,也让我母亲解脱……”
  叶少阳听了他的讲述,为他的至孝感动,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母亲死的那一刻,魂魄已经去阴司了,她已经解脱了,你也尽到了责任,所以……你回头把她的尸骨埋了,就算是全了孝道,不要多想。”
  刘会计感激的点了点头。
  叶少阳走过去,把贴在尸骨额头上的凝气符揭下来,对谢雨晴使了个眼色,跟刘会计道了别,默默走出房间,拉开院子的门闩,走了出去,默默向胡同外面走去。
  “那个老鼠……”谢雨晴低声说道。

  “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慢慢说。”叶少阳打断她说道。
  出了胡同,谢雨晴叶少阳来到停在路边的警车旁,打开车门上去,边发动汽车边说道:“回市区吧,去你住的地方也行。”
  “别回市区,先去抓那个鼠精。”
  谢雨晴当场怔住,瞪大眼睛看他:“鼠精……在哪?”

  叶少阳没回答,从背包里取出一个作法经常用到的瓷碗,小心的放在座位上,然后取出之前拿到的凝气符,点燃后放进去,接着取出两道灵符,绷紧了贴在碗口,成一个“叉”的形状,用朱砂在上面飞快的画了几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