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6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当然,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而且江主任这样的,不是一般男人能喂的饱的,你要大补才行"。刘建言继续揶揄道。
  "去去,滚你的吧,你来我这里肯定是有事,不要给我灌迷魂汤,说吧,什么事?"陈东看着刘建言一副很欠揍的样子,突然想起了那么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说的是真的,好了,说个正事吧,我想问个案子的事,我听说要提起公诉了"。刘建言说道。
  "你说的是谁啊,哪个案子?"陈东问道。

  "火车站那个混混,马桥三,什么时候提起公诉?"刘建言问道。
  "怎么问起他了,这个案子有点复杂,原以为他就是为葛虎把把风踩个点,但是到了公丨安丨局之后,把这些年干的坏事都撂了,**,抢劫,拐卖儿童乞讨,最严重的是贩毒,所以新湖区检察院将这个案子上报给了市检"。陈东皱皱眉说道。 
  "是不是要重判?"刘建言心里一阵激动,如果不是重判的情况下,很可能在本省监狱就能服刑了,他就是想通过关系运作,将马桥三弄到青海去,当然了,这一切都还是设想,而且怎么控制这个马桥三他依然没有想好怎么办。 
  "按照我们现在的量刑计算,至少也得是个无期吧,要不然也不会弄到市检来"。陈东说道。
  "哦,谁在办这个案子?"刘建言问道。
  "怎么?你要给他说情?这不是你把人弄进来的吗?"陈东古怪的看了刘建言一眼问道。
  "说情?我会为这个渣子说情?别开玩笑了?"刘建言说道。
  "那你打听这个案子干什么?"
  "我想见见他,有点别的事想问问他,方便吗?"刘建言问道。

  "方便,别说见见他了,你就是接到你们家过年都没问题,安蕾办这个案子,我叫她过来"。
  "谢谢东哥,对了,最近有没有向领导们汇报工作?"刘建言问道。
  陈东很快给安蕾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看着刘建言说道:"唉,你不在石书记身边了,他那个秘书张和尘很难打交道,打电话也生硬的很,所以好久没见石书记了,再说了,石书记年后也很忙,过段时间吧,到时候你给牵个线呗"。
  "嗯,其实吧,你这个工作范畴,石书记未必懂,不过,我觉得你倒是可以向晋书记汇报汇报,尤其是在反贪污反渎职方面,他干了多年的纪委书记,我相信你们肯定有共同语言……"
  刘建言还没说完,安蕾抱着一叠卷宗进来了。
  "陈检,你找我"。
  "对,这是刘主任,你们都认识,不用我介绍了吧,刘主任想了解一下马桥三的案子,你配合一下,他想要什么,你帮他找一下"  。陈东被刘建言的话惊得不轻,要不是安蕾进来,陈东还真是想好好问问刘建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我知道了"。安蕾乖巧的回答道。
  "东哥,那就先这样吧,我和安蕾去看看马桥三这个案子,改日找你喝酒"。
  "哎哎,等等,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走了"。陈东站起来想要阻止刘建言,但是刘建言早就到了门外了。
  "我忙得很,改天再和你聊"。刘建言道。
  刘建言走了之后,陈东的脑子就乱了,他是石爱国提起来的,可以说龙海都知道他是石爱国这一系的人,而且现在正是石爱国如日中天的时候,检察院,公丨安丨局,财政局,这些要害部门都是石爱国的势力范围,可以说邸坤成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优势。
  那么作为同是石爱国这一系的中坚人物刘建言,怎么会建议自己去向一个副书记汇报工作呢,这到底是什么暗示,还是就是一句纯粹关于业务讨探的建议?这让陈东抽了半盒烟也没有想明白的问题算是彻底将他难住了。
  如果别人说这话,他肯定不当回事,但是说这话的是刘建言,是石爱国心腹中的心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虽然安蕾没有什么官职,连副科也不是,但是人家现在是检察院里的红人,而且业务水平也没得说,办了几个很叫好的案子,所以她现在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这点让检察院的很多人都很嫉妒,也在盛传安蕾和陈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检察院的人见了安蕾一般都是客客气气,敬而远之。
  "混得不错嘛,还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看来陈检很照顾你啊"。刘建言自然不知道检察院里的事,他这么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刘主任,我很忙,你有什么事赶紧说,我明天还得开庭呢"。安蕾本来脸色还不错,但是听到刘建言这么说,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好吧,我想见见马桥三"。
  "什么事?你现在不是司法人员了,这不符合规定"。安蕾考虑都没考虑就拒绝了他。
  "我知道,但是这个马桥三是我办的案子,有些事我还没弄清楚,所以我想见见他,问点事"  。刘建言没想到安蕾会不给他面子。
  "刘主任,我真的没办法帮你,这是规定,在案子没有结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见他,除了律师和公检法人员"。安蕾并没有因为是陈东的面子而答应刘建言,而且这个刘建言很可恶,自己迫于陈东的压力,好几次向这个家伙示好,都被这个家伙给推回来了,这彻底激怒了安蕾,这让她感觉自己是受大了侮辱,再也不是开始时担心刘建言会潜规则她那样子了。
  "好吧,安检察官,你真是好样的,坚持原则,我就喜欢这样的,这事算我没说,再见"。刘建言见这小姑娘居然油盐不进,也不再和她废话了,他想想去找刘振东算了,开始时他认为这个案子既然已经准备提起公诉了,就已经到了检察院阶段,不愿意再去麻烦刘振东了,但是现在看来,还真是不行。
  听着房门咣当一声关上了,安蕾心里猛然跳了一下,想着,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按说这个案子原来在公丨安丨局阶段就是刘建言负责的,他要见马桥三,应该不是为了给马桥三脱罪,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么轴呢?
  她还没缓过神来,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江天荷。
  "你怎么让他走了?我看着好像不大高兴似得?"江天荷进门问道,在检察院,安蕾也只有江天荷这一个朋友了。

  "他要去看一个犯罪嫌疑人,我没让,就生气走了,本来嘛,这不符合规定"。安蕾不想承认自己错了,所以给自己找理由。
  "唉,你这个榆木脑袋啊,他虽然现在不在公丨安丨局了,但是现在公丨安丨局上去的那些人哪个不是和他铁的很,他要是想见谁,还用得着到你这里来,再说了,陈检是不是给你打了招呼了?"
  "是啊,坏了,陈检说让我配合他呢,这下完了,怎么向陈检交代啊,你说他会不会到陈检那里告我的状啊?"安蕾这会才想起来陈东吩咐她的事。
  "唉,你这个脑子啊,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刘建言现在属于那种年少得志的人,眼界高的很,陈检给你创造了多少好机会,你就是抹不开自己的面子,等着吧,等人家磨得开面子的女孩把他搞到手了,你就是哭都没地方哭了"。江天荷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伸手在安蕾的眉头上点了点,恨恨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