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6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石爱国,刘建言可不敢像对谢静竹那样信口开河,只能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简单说了一遍,不过,这依然得到了石爱国的赞赏,因为石爱国看到了刘建言的努力,至少没有在开发区主任这个位置上得过且过。
  送走了石爱国,刘建言驾车也跟着回到了市区,但是没去开发区上班,而是去了宇文灵芝的家里,现在这娘俩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有吃的用的,都是有专人送到门口,这是刘建言安排的,反正这俩人在华锦城的城堡里也憋惯了,倒还忍得住。
  虽然祁凤竹的案子已经定案,但是那些钱去哪里了,不是林一道一个人在找,还有那些放高利贷的债权人都在找,如果宇文灵芝母女在大街上瞎逛的话,保不齐就会被遇到,到那个时候就麻烦了。
  刘建言从来没有在大白天到这里来过,所以当刘建言敲门时,把正在打二人麻将的祁竹韵和宇文灵芝吓了一跳,最后还是宇文灵芝光着脚走到门口面,从猫眼里看到外面是刘建言时,才放了心。
  "哎呦,吓死我了,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宇文灵芝拉开门,将刘建言让了进来。
  看到是刘建言进来,祁竹韵赶紧也到了门口,蹲下来解开了刘建言的鞋带,帮着他换鞋,这似乎成了他和祁竹韵的唯一交流了。
  但是这一次刘建言没有坐下,而是站着,宇文灵芝非常贴心的将刘建言的胳膊架到了自己肩膀上,就这么着,刘建言好像是古代老爷回府一样,尽情的享受着丫鬟的伺候。
  "有点急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喝酒了?快过来坐下,我去给你冲蜂蜜水"。宇文灵芝倒是不着急了,因为五年的时间足以将任何人的脾气都磨平了,况且宇文灵芝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刘建言身上,而且随着和刘建言交往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发现,这个人或许正是她要找的人。
  刘建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而祁竹韵仿佛对他们的谈话丝毫不感兴趣似得,在帮刘建言换完鞋之后,又把他的鞋重新上油,直到刷的铮明瓦亮才算完,而这个时候宇文灵芝也回到了客厅。 
  宇文灵芝的眼睛毒的很,一出厨房的门就看到了刘建言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门后面刷鞋的祁竹韵,心里不禁一叹,虽然自己已经跟了这个小坏蛋,但是这家伙还是得寸进尺,现在又把目光盯在了竹韵身上。 
  可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她不能阻止,甚至还得积极撮合,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她是宇文灵芝,是宇文家的主心骨,是皇族,所以从小她受到的教育就是目的唯一性。

  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一切都可以牺牲,所以这才是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委身于刘建言的原因,因为刘建言对她来说有用,有大用。
  "别看了,想,就去呗"。宇文灵芝揶揄道。
  "你说的是真的?"刘建言今天喝了酒,正处于兴奋点上,最受不得人激.
  "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反正我们俩都是你碗里的菜了,早夹一筷子和晚夹一筷子有什么区别吗?"宇文灵芝佯作无奈的说道。
  "呵呵,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看得出,你是舍不得,刚才呢,说的也是气话,我这个人最讲原则了,我喜欢顺从的,不喜欢强迫人家做事,尤其是这种事,我等得起"。刘建言接过蜂蜜水一饮而尽。
  "算了,别憋着了,得陇望蜀,说的就是你这样的男人,我们家族的女人向来是崇拜强者,你就是那个强者,如果你能帮我,我以前说的话还算数,我以家族的名义发誓……"宇文灵芝跪在地毯上,举起手要发誓。
  "好了,好了,我信你,说点急事,是关于你那些钱怎么回来的问题……"
  刘建言将自己的设想大致和宇文灵芝说了一下,谢氏钢铁是在香港上市的,相对于国内的证券市场,香港要规范的多,只要是正规的交易,应该是没问题,问题是怎么拿到那笔钱收购谢氏钢铁的股份,这样就可以持有大量谢氏钢铁的股票,间接的等于将钱轻而易举的回到了国内  。
  "这个办法很好,但是问题是怎么拿到那些钱,谁去外面组建公司,这都是很难操作的事情"。宇文灵芝听了刘建言的计划,也感觉可行,但是取钱必须要祁凤竹配合,而祁凤竹虽然在青海监狱监禁,很可能已经落到了林家手里。

  "所以,我们要想个办法取得你老公的信任,不然的话,这笔钱就可能永远拿不到,而且现在瑞士已经有限度的向一些国家提供储户的信息,我不知道你那笔钱在哪里,是否安全,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刘建言皱皱眉头说道。
  "我知道,可是现在至少要先见到我老公,我们这些人都不能露面,你也不能去,一旦让林家盯上,就永世不得翻身了"。宇文灵芝脸色苍白,摇摇头说道。
  因为双方心里都有事,这种情况下,两人显然都没有什么兴致,所以一个小时后,刘建言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愁容的一对母女俩。
  林一道既然想得到宇文家的钱,那么在宇文灵芝不知去向的情况下,祁凤竹就是唯一的筹码,可是光有祁凤竹,没有宇文灵芝,林一道依然是没有办法拿到钱,相比较而言,刘建言和林一道是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如果能让宇文灵芝的钱借着这个机会回到国内,那么不但解决了谢氏钢铁的资金短缺问题,还能掩人耳目的将钱运回国内,这是何其好的一个方法,可是现在就是因为拿不到祁凤竹的授权而搁浅。
  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触到祁凤竹,而且又不暴露身份,唯一的方法就是监狱的服刑人员,只有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可是,这个服刑人员怎么控制呢?找谁比较靠谱呢?

  "陈检察长,没打扰你工作吧,哦,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刘建言连门都没敲,就推门进到了检察长陈东的办公室,但是正好看到办公室主任江天荷横坐在陈东的大腿上,所以他掉了个圈想出去。
  "靠,你怎么不敲门啊?"陈东差点跳起来,而江天荷更是脸羞得通红,也没和刘建言打招呼,直接就开门出去了。
  "江主任,走这么急啊,我有事找你呢"  。刘建言坏坏的朝着江天荷的背影喊道。
  "好了好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找我什么事,坐"。陈东和刘建言那算是老相识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就连他的这个姘头江天荷,刘建言都背着陈东调戏了好几次了,也不知道江天荷有没有告诉陈东。

  "东哥,最近怎么样啊?"
  "还行吧,你说的是哪方面?"陈东递了一支烟给刘建言,问道。
  刘建言没说话,努了努嘴,方向是江天荷离去的方向,猥琐的表情让陈东很想抽他,但是这个人却给了他哥们般的感觉,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属于那种你心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想和他分享的人,是男人之间的闺蜜之情。
  "唉,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啊,不行了"。陈东摇摇头笑道。

  "呵呵,我看你啊,是虚了,没关系,我下次回扬江时给你带几瓶药酒来,保你喝了之后雄风再起"。
  "真的?"陈东眼睛一亮,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